假装视频app

      “若是你灵儿姐姐能够成为南诏国的新王倒是很大机会能够实现一个阶段的和平,正如当初巫后嫁给巫王那些年。”白苗族长对阿奴说道。

      阿奴坐在在族长膝前,趴在她的腿上看着族长微蹙的眉头问道“阿娘,您为什么说是一个阶段的和平呢?灵儿姐姐当了南诏国王难道还管不住自己的子民?”

      族长宠溺的抚摸着阿奴的秀发,语重心长道“两族积怨太久太深,已经不是两国国王能够长久压制的住的了。和平时期就是在积攒下一次战争的力量。只是经过上一战,我族实力大损,不光被偷袭失去了许多士兵,更是损失了大理城中半数的百姓。百姓是国家的根本,我们现在人口的数量已经不如南诏了,过些年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的。等伤疤好了忘记了疼的滋味下面的人就会蠢蠢欲动,等上面压不住的时候这仗啊就打起来了。”

      “都已经成为王了为什么会压制不住?”阿奴直起身子故作天真问道。

      殿中重臣躬身齐声道“臣等唯大王马首是瞻”

      族长见敲打大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露出和蔼的笑容道“你们都起来吧,小孩子口不择言,又不是在说你们。”话刚出口族长却变了表情,面露忧色“我担心的是南诏,灵儿只能压制一时却是不可能压制住一世。想想当年的巫王和巫后就知道了,当初拜月教主借南诏大水污蔑是巫后的作法造成的,逼巫王将巫后下狱囚禁,最终逼的巫后与水魔兽同归于尽,外人只以为是巫王受了拜月教主蒙蔽,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我大理女娲一族传承南诏百姓不清楚他巫王作为南诏国王能不清楚?在我看来这明明是拜月教主裹挟了民意逼巫王做的决定罢了而巫王最终在爱人和江山之间选择了江山而已。”

      “巫后娘娘太可怜了,被直到最后与水魔兽同归于尽的时候还深爱着巫王。难道她不明白自己已经被巫王背叛了吗?”阿奴问道。

      “以巫后的智慧她又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呢?她只是无奈罢了。这就是统治者的悲哀,有时候无论做选择什么都是对自己内心的煎熬。”族长道。

      阿奴似懂非懂道“难怪当时那树妖说话那么令人信服,估摸着当年巫王也曾经那么说过吧。”

      “哦?树妖?”

      “嗯,当时我们下了那道裂缝一直追踪到南诏王宫下面的地宫,上面王宫里只有树妖变成的巫王,当时那假巫王曾经当着灵儿姐姐的面忏悔说是他逼死了巫后,后来王宫中所有的人都弃他而去。”

      “或许这是巫王偷偷说过的话被那树妖听见了吧。巫后那么好的人,出现宫人出逃这种事情并不奇怪。”族长是见过巫后的所以对她的为人很了解。

      “嗯,灵儿姐姐也非常善良,或许就是继承自巫后娘娘吧。哦,灵儿姐姐不同意最后才放粮的方案,说是要提早放粮,林伯伯估计是觉得两种方式最终效果差不多就同意了,答应从苏州征集粮食以三倍价格分三年偿还的方式借给灵儿姐姐,走水路运输估计二十天就能到南诏。不过灵儿姐姐还是不同意,说是等粮食这二十天得死不少人。然后我答应林堡主在大理开边境接收灾民中的孤儿和寡妇降低南诏那边的粮食压力。灵儿姐姐还是觉得会死的人太多,最后在她的极力争取下林师傅答应从宜宾调集两千担粮食以三倍的价格卖给咱们然后由我们转卖给南诏国。我觉得这样会加深南诏对我们的敌意,便答应了平价转卖粮食。这中间的转手利润一分不取。阿娘,我这么做决定对吗?”

      族长抬起头看向殿中的重臣,殿中的大臣们都赞许的点头。

      唐钰更是出言夸赞道“少主仁厚大理百姓有福了。”

      族长点点头“这件事她做的究竟怎么样我心里有数,你们也不用光夸她,这样对她不好。依我看你们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怕伤了她的心,让她对政务产生厌烦。好吧,既然你们不把话说全了那我这个当娘的来说。阿奴,刚刚你说的两件事第一件接收孤儿和寡妇是对的,接收南诏的青壮年男子非常危险的,那些人很可能在吃饱喝足之后反咬我们一口。儿孤儿和寡妇就没有这个问题,小孩子可以通过教育来同化,而寡妇则是可以通过和我们族中通婚融入我族。而且在灾荒年景这两种人死亡的几率也是最大的,接纳了她们即宣扬了我族仁义之名,又增加了我族潜力此举大善。不过,后面林师傅让咱们大理间接出售粮食给南诏,其目的是削弱南诏国财力,补充我族损失。”大理城中的损失在之前一战损失惨重,民间财富几乎被洗劫一空,秦霜之所以要在大理边境开榷场单独和大理做贸易也是要补充大理国力好让大理和南诏的国力实现平衡。

      “阿娘!这我没想到。那怎么办?要不咱们还是涨价卖吧。”阿奴急道。

      “你是我们大理的少主,未来大理国的统治者。所以你说的话和做出的承诺必须兑现,这不光是我们大理国的脸面更是我们白苗一族的脸面。不过你也只是承诺了价格,并没有承诺交易的时间,这件事也就还有回旋的余地,大理城经过之前的偷袭民间财务损失过大,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点来做文章,两千担粮食每天只交易一百担,时间拖足二十天,我敢保证汉人绝对非常乐意这样做,你灵儿姐姐也说不出什么。毕竟之前的战争中我们的人力财力损失都很大,大理城重建还需要很多的劳动力,这个交易我们既不赚钱,还白搭人力无物力,所以抽不出足够人手做这个转手交易是合情合理的。”

      “那南诏不还是每天多出了一百担粮食?”阿奴问道。

      “这一百担粮食对于南诏来说虽然是可以吊住命的,但是你别忘了咱们和南诏做的是交易,交易对象可是咱们来定,咱们只要找到南诏国内的商人即可,他们才懒得管老百姓的死活一定会卖高价,而出得起高价买粮的人又是什么人呢?反正不会是平民百姓,你灵儿姐姐就算有心也不会有足够的财力力管的。这样同样也能达到削弱南诏的目的。而且还能将矛盾转嫁给南诏国内的商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