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张杰仗着自己是炼器师境界高,压榨我们,让我们上缴元力丹,说是后面会为我们炼制上好的兵器,还欺辱我们队伍里有姿色的女子,我们大部分敢怒不敢言。“周芬然色敛内厉,不加掩饰。

      “剩下来的人都是看不惯他的为人,不与他为伍的。跑走的是他的狗腿子,这个你放心。“周芬然接着说。

      “你之前说有见到杨驰,说说在哪里见的?”杨秦一边自行疗伤一边问。

      “就在昨天,他一直跟着我们后面,后来被我们发现,张杰赶他走了。”周芬然说。

      “张杰对我不友善,怕是有个中缘由吧。”杨秦道,一开始张杰表现的敌意确实让人寻味。

      “后来呢?“

      “后来杨驰跟上了另一批后面赶上来的队伍。对了,那个队伍的负责我认识。”

      调息片刻,周芬然召集剩下的人。

      “诸位,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杨秦问,“有想法的请举手,一个个说。“

      “我准备回去,这一趟没有什么意义。“一名男子颓废的说,说完他拉着另外一名女子退出,随着他的离开,又走了十来人,剩下三十来人围城一个圈。

      “你既然能够打跑张杰,说明你的实力比他强,他都能去遗迹,你怎么不能去?作为我们的领头人,我们会向你提供资源。“一人举手说,他精明俊朗,声音具有不小的穿透力。

      “我们既然选择留下来,自然想去遗迹,跟张杰是去,跟一个更强大的人去有什么不好?“另外一个人举手说道。

      “杨秦,你需要什么,尽管提,我们力所能及的满足你,包括到了遗迹,收获的宝藏分配。“

      “行不行给个痛快话?大家有心去,就不要整些虚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自己的想法。

      “之前跟张杰一战,乃形势所迫,现在大家已经知道,杨某无心去遗迹,来此也是为了寻找我兄杨驰。若是我兄去了遗迹,我自然要去。“杨秦,“我希望大家明白,我的初衷,至于你们的领队,从一开始没有这个想法,目前也没有。“

      “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先前说话的那个男子说,周芬然告之,他叫徐毅,“你找杨驰,我们找遗迹,而杨驰也是在找遗迹,我们最终的目的地相同,你有实力,毕竟是单枪匹马,而我们人多,人多力量大,组队可以提升我们的效率。“

      “我能提供你们什么帮助?“杨秦说,他觉得这个徐毅是个人才,考虑到他的意见,可以实施。

      “你的实力,还有你的眼光!“徐毅说。

      杨秦哈哈一笑:“有趣!“他不需要问为什么,聪明人眼中有些话是不需要说明的。

      以真流的实力愣是敢打腾空,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还有敏锐的洞察力,觉得可以一战张杰,完全没有必要冒险,直接认怂,逃跑,张杰本无心与他一战,见到杨秦跑了,也不会花精力自己追。

      徐毅主动拉杨秦入伙,还有一个原因是,千里寻兄,重情重义,这样的人不会轻易抛弃同伴。

      实力,眼光,重情义,不知道比张杰强多少倍,这么一个宝贝在这里,错过,天大损失。

      简单认识彼此,分配任务,一行人整装上路。

      “你们既然有心去遗迹,也知道兵贵神速,遗迹这么大的事,去的人很多,怎么还在路上慢悠悠?“杨秦虽然猜到了一些,但还想求证一下,现在杨驰情况不明,他归心似箭,三十几人全部徒步,这样的脚力没有个把月哪里能到?到了,只怕黄花菜也凉了。

      “还不是张杰,说什么,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贸然前去,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说是慢慢走,让前面的人鹬蚌相争,我们渔翁得利......“

      听完徐毅的话,杨秦说:“我已经声明,去遗迹找杨驰,必定以最快速度赶到,就算他没有到,我在那里等,守株待兔也是好的,所以,我的建议是加速前进。你们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听到全速前进,大家明显精神亢奋,他们早就想去遗迹看个究竟,无奈一直被张杰打压,压制内心想法。走到现在还在队伍中的,都是一些对遗迹有很大愿望的人,能早一天到是他们最大的渴望,杨秦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哪里不高兴?

      但是,杨秦随后的话让他们泄气:“拿出你们的交通工具啊?“

      “本身的条件所限,没有多的资源购买昂贵的交通工具,而选择比较廉价的组团,说到底就是穷,才选择遗迹探险发横财!“徐毅作为代表说了心声。

      “既然和你们组队,也是缘分,我有一个主意。“杨秦说。

      “什么,你说?“徐毅来了精神。

      “我可以借钱给你们,立下字据,收取一定利息,待你们寻得宝藏,回到玄门在还我。“杨秦说,他炼制了大量元力丹,有一部分换取了学分,换取了一些世俗流通的货币,他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但也不能无偿送钱给别人。

      这些人,没有一个熟人,也谈不上认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无偿帮助,借钱收息是一种很好的手段。

      杨秦不怕他们赖账,任何赖账建立在力量不对等的情况,他相信以现在自己的实力,足以让他们掂量不还钱的后果。

      另外一方面,杨秦意识到一个问题,应该培养自己的势力,随着深入了解,玄门之中拉帮结派,组建团体的情况非常严重,这些势力很有话语权,自己也不能人单势薄。在磨难中建立友谊,在经济上一定帮助,收聚人心,未尝不是好事。

      面前的这些人,没有什么背景,短期没有什么资源,但是他们努力,敢拼,是庞大的潜力股,好好发展,会是不错的力量。

      最终每人借了十万学分,每天一百学分的利息。

      然后在学分牌中的交易平台换取了交通工具,在附近的城市中的传送阵收取交通工具。当然使用传送阵的费用还是要大家出的,由于是组团,人数较多,整体费用多一点,平摊下来每个人才一百铜币,这点费用根本算不上钱。

      幻元世界的世俗货币是铜币,银币和金币。换算是一金币等于一百银币,一万铜币。

      三十几人人手一匹马,他们花费的学分不如杨秦的多,质量差了些,但是,至少比他们自己徒步奔跑省力省时。

      团队形成,大家一同处出力,三十几人中各有自己的朋友和同堂门生或多或少的先行出发,他们彼此间有联系方式,他们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很快打听到杨驰的信息。

      杨驰跟上另外一支队伍,到了遗迹不足五十里的城镇,休整一晚,准备探索遗迹。

      这个信息让杨秦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更加紧张。因为他知道,以杨驰的性格,能安安稳稳的休整一个晚上才是最放松的事,而事实,只怕不是那样。

      快马加鞭,一伙人风尘仆仆,一天时间到了遗迹附近的城镇。

      山清水秀,麟芗镇,传说这里曾经有神兽火麒麟出没,留下有足迹,因而得名麟芗镇。

      往日人群并不多,但是近日,因为传出此处有上古遗迹,而吸引了很多修士。涉及到不世之境,感兴趣的自然不会少。

      杨秦没有闲工夫了解上古遗迹,带着一伙人气势汹汹的追到了.白驰所在的团队。

      “杨驰?他不久前还在的啊。“晏英,腾空圆满,便是她收留了杨驰,此女虽然长相一般,心肠却不差,“罗青,你带他来。“

      “多谢!“杨秦抱拳谢了一声,出来,剩下徐毅跟晏英了解细节,同时洽谈接下来可能的合作。

      罗青曾经和杨秦一起做过任务,有些了解,很快出去寻找。

      杨秦跟着罗青后面:“多谢你们照顾。“

      “举手之劳,我们之前还不知道他是你的兄弟。“罗青对杨秦的态度比较好,她是非常清楚杨秦的手段,“但是你们也太大心了,没有实力怎么能让他到处乱跑呢?“

      “此时说来话长!“杨秦自不会跟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罗青推开一间客房,因为杨驰没有元力,没有跟其他人一起,晏英单独给他留了一间房。

      “没人,他能跑哪去?“罗青和杨秦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踪迹。

      杨秦四处观察,很快发现蛛丝马迹,一言不发的走出房门。

      “出发--“门口,徐毅和周芬然一行人牵着马没有安顿,听到杨秦的口令,调头离开客栈,跟着继续前进。

      上古遗迹在一处山头,传说这里有宝藏出现,已有十来天,每日出没的人不少,只是虽然传言,并伴随着古怪的光芒出现,却始终没有人找到具体位置,这也是为什么晏英一行人和之前到达的人还能住客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