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张腿给男人桶视频菠萝蜜

      一夜苦修,白信感觉内力又有进步。

      丝丝缕缕的辟邪内力盘踞在丹田正中央处,降伏了炽热霸烈的内力暖融融,活泼泼的,让人感觉丹田处一片温暖,隐隐有几分充实感。

      登峰造极的拳术修为,圆满境界的吐纳术,再搭配上童子身练功,这种配置修练任何内功都是事半功倍,更何况他修练的内功还是以速成著称的奇功。

      尽管才正式修练不过三天,内力已经有了几分根底,白信估摸着才有几天功夫,辟邪剑法内力就能充实丹田,正式开辟十二正经。

      收了架势,白信起身活动气血,舒展筋骨,目光望向旁边。

      明霁雪靠着树闭目端坐,双手放置在膝盖上,长剑放在手下横着,纤纤手指掐着某种印决,口鼻间呼吸声极其细微,若有若无。

      她显然是在修行某种内家功夫。

      这时朝阳初升,只见她一张瓜子脸,五官精致,一袭青翠衫裙,白色绸裤,满头青丝盘成垂寰分肖髻,梢尾用玉色发带系着,垂于肩上,平添数分调皮可爱。

      身躯虽然刚刚抽条,却已经有了令人神魂颠倒的娇媚可爱。

      呼!

      明霁雪轻启朱唇,吐出一口气浊气,睁开双眼。

      像是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她转头一瞧,黑白分明的剪水眸子,正对上白信的目光。

      白信修习禅法有成,心如明镜,没有丝毫淫邪之意,目光清亮,眸色纯粹,大大方方的微笑点头。

      明霁雪并没在意,收回目光,心中暗暗诧异,眼前的少年气质清冷超脱,纯粹温和,与昨晚那个普普通通的形象差别之大,可谓换了一个人。

      两人闲聊几句,明霁雪起身,带着包袱去河边洗漱。

      白信把篝火堆处理掉。

      走向河边,远远的看见一个娇俏的身影正低首照着水面的倒影梳理头发,他不便走过去,换了一个地方洗漱。

      河水清澈冰凉,洒在脸上令人不由精神一振。

      走回原地,又过了一刻钟功夫,明霁雪拎着长剑,背着包袱回来。

      白信道:“我要找本地人打听一下情况,明姑娘你呢?”

      明霁雪笑道:“我也正有此意。我不会操船,没有艄公船夫,是万万不能坐船的了。不如咱们一起走,找到本地人问一问情况再做打算。”

      “也好。”

      白信点头,正要走,突地问道:“那你的船怎么处理?”

      “当然是放在那里,看谁有缘谁拿去用了,难道我还能背着它走不成。”明霁雪道。

      白信失笑道:“是我太看重得失了。”

      当下两人出了树林,捡了一条面朝着朝阳的小路走。

      深秋时节,树稀草黄,映目一片荒凉萧瑟。

      不过白信才摆脱不净观的副作用没多久,又是第一次走出永宁县,看什么都觉得别有趣味,而明霁雪是首次踏入大赵境内,对一切都十分好奇。

      因此上,两人不但不觉得枯燥无味,反而谈性渐起,越说越是投缘,距离不觉拉近,并肩而行。

      赶了一阵路后,两人远远望见股股炊烟升起。

      两人不觉相视一笑,加快脚步。

      前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

      村子里处处是炊烟,清新的空气里飘荡着柴禾的烟味儿,整个村子上方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烟雾。

      时下农人贫穷寒苦,起的较晚,两人走在村子里时,日头已升得老高,仍然能够听到大人训斥孩子,叫孩子起床洗脸的声音此起彼伏。

      出门出的早的村民见到两人,都远远的避开,偷偷的在暗地里打量。主要是打量明霁雪,或惊艳,或赞叹,或带着别的心思,不一而足。

      当今天下尚武之风盛行,习武之人随处可见,但家境贫困的村民付不起习武练拳的薪资,也惹不起这些随身携带武器的武林中人,所以看到他们都是有多远躲多远,甚至是绕着道走。

      白信很能明白他们的心态,不以为意,明霁雪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没多问,兴致盎然的欣赏着村子里的一草一木。每一样都感觉十分新奇。

      走了两条道,白信目光一定,看到一户家境较为富裕的人家。

      巧的是这家人正办喜事,门口张灯挂彩,墙上贴着大大的“囍”字。

      白信走过去,突然察觉到一丝异样。

      院里院外帮着办事的人有不少,可每一个人都是愁眉深锁,心事重重,不愿与人多做交谈,原本是热热闹闹的喜庆事,竟是显得冷冷清清。

      院子墙角边蹲坐这一群妇人,择菜,洗碗,刷锅,手上忙个不停,嘴里低声的聊着天,神神秘秘的。

      白信忍不住好奇心,偷偷放开听力,只听一个妇人说道:“前儿晚上,铁娃又做了那个噩梦……”

      “不仅是做噩梦那个程度了。”另一个妇人打断,低声抢先说道:“我男人说,他昨晚和几个哥们一起守着铁娃,轮流守夜,没看到半个影子,可铁娃做噩梦惊醒后手里已经多了一张喜帖,谁都说不清那张喜帖是哪来的!”

      “嘶!太吓人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一张喜帖呢?”

      “谁说不是呢!”

      “你们说,那个传说……会不会是真的?”

      “保不齐……哎,那是谁家的姑娘,真的怎么那么好看?跟仙女似的。”

      正说着,她们注意到了走过来的明霁雪和白信,岔开了话题。

      乡下人从没见过这样明艳出众的少女,一个个的都看直了眼,手上的活都不顾上了,只顾着看人,那几个妇人聚在一起,边看边啧啧出声。

      明霁雪饶是性情大度,气量恢弘,也被这种前所未有的架势闹得双颊绯红,缩着脑袋躲到白信身后去了。

      任你是再如何厉害的侠女,还不是降不住三姑六婆……白信心里暗暗好笑,走上前去,找了主事的人问话。

      原来这个村庄叫做王家庄,整村人都是王,是一个祖宗,白信再细问,只知道这里属永安县,至于属于哪个州哪个路,他们就不知道了。

      永宁县更是连听都没听过。

      白信无奈,只能问他县城怎么走,准备到了县城再找人问路。

      问明道路后正要走,明霁雪突然问道:“老人家,我看你家要办婚事,明明是大喜之日,却偏偏个个愁眉苦脸,是不是碰上什么事情了?”

      “这…这……”

      老人“这”了半天,突然长叹一口气,终究什么也没说。

      他不住的摆手,示意两人赶紧走。

      明霁雪越发好奇起来,“老人家,说说看,说不定我们能帮助你呢。”

      不是我们,是你……白信腹诽,想劝明霁雪不要多管闲事。

      他从几个妇人的谈话中听出了明显的既视感,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知道多管闲事八成要碰到那种东西。

      他刚想开口,却见明霁雪径直走到旁边的桌子边,拿起碗碟上一根筷子,信手一掷。

      嗖!

      筷子如箭激射,正中数丈外的一堵院墙,径直穿墙而过。

      “老人家,你看我这一手如何?”明霁雪笑道。

      四周的村民全都看傻了,目光呆滞,难以相信眼前这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用一根普通的筷子就能打穿这么远的墙壁!

      老人最先反应过来,激动道:“原来两位是身怀武功的高人,刚才是老汉看走眼了,请两位高人千万不要介意,务必救一救老汉的儿子媳妇。”

      老人越说越激动,双膝一软,就要跪在地上。

      白信吓了一跳,可不敢让老人给自己下跪,连忙伸手搀住他的双臂,用了两分力,让他跪不下去。

      “老人家,使不得使不得。”

      说话间,一道业报涌入体内。

      白信无奈一叹,知道纵然再如何关心馆主和师兄的安危,这种情况是走不掉了,只能希望事情简单一点。

      “有什么困难请直说,只要是能帮的,我们一定帮忙。”

      “好好好。”

      老人直起身子,让人搬来椅子,请两人坐下,说起一桩怪事。

      周围人见了,连忙围了上来。

      原来事情的因由源自老汉的儿子,王铁娃的婚事。

      王铁娃与隔壁村的一位姑娘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适逢今年十六岁,两家人订了亲,开始操办两人的婚事。

      不想,婚期将近,王铁娃突然开始作起了噩梦,梦到一个穿着喜服的女人坐在婚房里哭泣。

      刚开始王铁娃只能在房外看到屋里的情况,后来每做一次梦,出现的地方就距离女人越近,梦境越真实,耳中能听到从未听到过的曲子,还能听到脚步声,真是越来越诡异吓人。

      直到前天晚上,王铁娃再次做噩梦,梦到自己走到那个女人身前,那个女人突然掀起盖头,下面是一个满脸伤疤的吊死鬼在朝着他怪笑,手里拿着一张喜帖,一下子塞进他的手里,挣扎着醒来时,手里真的就多了一张喜帖。

      “如果只是这样,老汉等人只会把这当成一件怪事,可是昨天村里人去县城赶集,听到了临乡的怪事,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哦,怎么说?”明霁雪好奇道。

      “其他地方早就出现过这种事情,而且还不止一次哩。”一个嘴快的妇人插口,多看了明霁雪几眼,爽快的说:

      “其他乡里也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而且还出了人命,有年纪大的人说这是怨鬼索命,跟二十年前发生在他们村里的一桩惨事有关。据说那桩惨事,被他们村老辈人称作——”

      “鬼剃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