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豆奶短视频类似的app下载

      如果要问这个世界海里最令人讨厌的精灵是什么?暴鲤龙无论在什么地方想必都一定榜上有名。

      这种精灵凶残、强大、不惧怕人类船只,而且还极富攻击性,是出海时人们最不想遭遇的野生精灵之一。

      而且最令人头疼的是,他们的数量还完全无法控制。

      与暴鲤龙同样凶残的巨牙鲨虽然也令人惧怕,但它们的初始形态利牙鱼并不泛滥,在一些主要航路附近,人们可以通过定期捕杀和驱赶利牙鱼的方式来控制巨牙鲨的数量。

      然而对待暴鲤龙人们却没法这么做。

      因为它们的初始形态正是大名鼎鼎的全水域制霸、钓鱼佬的噩梦、全世界任何一处江河湖海都必定不会缺少的“纯水之王”——鲤鱼王!

      这种在哪儿都能泛滥,环境适应性堪比小强的咸鱼类精灵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数量。

      所以无论多么繁忙的航线附近都随时有可能突然冒出一群以前从没见过的暴鲤龙群,带给过往商队船新的航海体验……

      因此定期巡逻港口附近的航线,驱逐航路上的暴鲤龙群就成了各国海军的日常任务,全年都不得停。

      这次克利夫兰号主力舰会突然决定出航,也是因为前方一带海域传回了暴鲤龙的目击报告。

      齐格飞对穆的寻宝行动没有任何意见,只是提醒他注意安全即可。

      再往前,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遭遇野生的暴鲤龙群。

      穆当即点头表示理解。

      随后他离开船长室,有了齐格飞的首肯,他直接去找了舵手长克莉姆德丽,和她商定接下来的航行路线。

      得益于他这次特意选的是贴近巡逻航线的宝物标记点,所以并不需要偏航太远,到第三天早上,他们便顺利来到了穆寻宝地图上的标记位置。

      只是克莉姆德丽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海水,十分怀疑的问道:“宝贝在哪儿?”

      穆佯装淡定,“应该在水底下吧。”

      其实这个时候他也不是特别有底,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使用系统的寻宝功能,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靠谱。

      克莉姆德丽回头望向齐格飞。

      这种时候肯定还是得听船长的。

      齐格飞倒是洒脱,只见他耸了耸肩,道:“那就下去看看呗,收帆,下锚,派几只精灵下海瞧瞧。”

      船长下令,众人自然行动了起来。

      “收帆!!”

      ……

      “下锚!!”

      ……

      水手们通过接力呐喊的方式很快将船长的命令从船头传到船尾。

      克利夫兰号随即慢慢停下,接着“噗通”、“噗通”,一连好几只精灵从甲板上跃下。

      穆的乘龙也混在其中一起潜了下去。

      十几分钟后,陆续从精灵从水中浮上来,但带上来的都是些寻常的海草、贝壳。

      穆站在甲板边缘,面沉如水。

      老实说此刻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至少,视野中标记宝物距离的数字在这十几分钟里仍旧没什么变化,说明东西应该还在海底才对。

      就在这时,数字突然间开始跳动了!

      来了!!

      他心中一喜,但表面依然不动声色,主要是不想暴露系统的存在。

      很快随着“哗啦”一声,海面再次破开,这次探出头的恰好是穆他自己的乘龙。

      出水的乘龙腮帮子鼓鼓的,一看就是在嘴里含了东西,当她浮出水面不动后,穆视野中的数字也随之停止了跳动。

      果然宝物就在乘龙嘴里。

      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得看自家的精灵!

      船上的众人很快也发现了这边的收获,登舷战士队的队长派出他的大力鳄去接应。

      在大力鳄跳下水之后,乘龙将嘴里的东西吐出,交接给大力鳄,接着穆用精灵球的光束将其收回,直接把她快速带回甲板之上。

      随后大力鳄单手捧着一堆类似珍珠的白色珠子,另一手拉住船上抛下来的一根缆绳,三两下便敏捷的重新翻上甲板。

      待大力鳄把东西带上船,甲板上的一众军官全都围了过来。

      “这是什么?”有人问道。

      随着一个人带头,很快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人群之中一个好似教书匠的中年大叔。

      包括穆本人,他虽然是这次寻宝的带头人,但系统地图上只标记了位置,并没有告诉他宝物具体是什么。

      被众人目光锁定的中年大叔是船上的航海士吉姆,也是整艘船上的百科顾问。

      航海士一般都是船上最有学问的人,他们平常负责的就是阅读海图、辨认航路,在船只迷失时负责找回航线。

      在这个识字率极低的时代,很多船长都是文盲,离了航海士他们可能连地图都看不懂,一旦迷航搞不好就只能随缘漂流了。

      所以别看吉姆大叔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精灵也只有一只弱小的灯笼鱼,但实际上他可是船上地位仅次于船长的核心人物。

      仔细辨认了一下,吉姆大叔道:“这应该是刺甲贝一类的精灵死后留下的能量结晶,看色泽内部应该以冰系能量为主,可以直接喂给精灵吃,对冰系精灵帮助很大。”

      末了他还不忘补上一句,“也能卖不少钱。”

      听他前面说的众人都没什么兴致,直到听到最后一句,大家顿时眉开眼笑,一脸你说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的表情。

      世界可能不同,但世俗的欲望总是相通的。

      “总共捞上来多少颗?下面还有吗?”齐格飞问道。

      “这里是八颗。”

      “再派精灵下去看看。”

      随后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其他精灵又先后捞上来了三颗这样的珍珠。

      直到近半小时没再有新的收获,船上的众人这才放弃。

      这时齐格飞大手一挥,豪迈的分配道:“我拿两颗,带四颗回去卖了给船上人分,剩下的穆你都拿去吧。”

      穆连忙推脱,“这不合适吧?不用分我这么多的。”

      齐格飞这一下分了他近一半。

      可紧接着大副遍带头劝道:“没什么不合适的,这本来就是你带我们找到的宝贝,我们还得感谢你呢。”

      舵手长克莉姆德丽也紧跟着补刀,“船长让你拿你就拿着,在这艘船上不用客套,我们的船长也就只剩这一个优点了。”

      虽然她这补刀也不知道究竟是意在劝说穆还是想戳齐格飞……

      “你放心拿着吧,再说我们也没有冰系精灵。”就连他的直属队长也劝道。

      一时之间,穆的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这艘船上虽然船长室里的氛围总觉得奇怪了些,但其他方面,似乎还挺让人暖心的。

      然而正当众人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时,一直待在上方瞭望台上的科宁斯突然大喊了一声。

      “左舷方向,目击到暴鲤龙,数量至少三只!!”

      刹那间,甲板上的笑声戛然而止,气氛宛如风云变幻——

      接下来该认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