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里面有啥

      国子监学子来了。

      弘文馆学子来了。

      诸多诗文名士,以陈子昂领衔的方外十友都来了。

      神都城声名远扬的大儒皆赶来了。

      这一天。

      一个二十岁青年,在宫城端门前发出了惊雷般的声音。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他们只听一遍,便醍醐灌顶、震耳发聩、满腔热血,顿生豪气。

      整个人都彻底得到升华。

      这才是读书人的最高理想追求。

      不仅为了入仕求取功名,更为了致君尧舜、泽被万民!

      纵观史载,竟无一句可与之媲美。

      这四句话就算千百年的时间依然会闪耀天地间!

      人间绝句!

      竹亭里。

      陈长卿望着广场上被堵的水泄不通,汇聚着成千上万个衣冠端正的读书人。

      以往子唯作首诗,最多引发士林传播,谈不上震惊天下。

      可现在呢?

      短短一个时辰。

      神都城的读书人全来了!

      这就是圣言的魅力么?

      陈长卿暼了一眼神色平静的张易之,语气酸溜溜道:

      “贫道怎么看不透你有这样的思想境界?”

      整天装哗。

      就硬装。

      好似姜太公直钩钓鱼、吕布辕门射戟一般,装哗还让人叹为观止!

      贫道真的好羡慕。

      张易之轻抿一口茶,模样淡然,丝毫没有欣喜之意。

      “子唯,子唯…”

      外面响起了孔志亮的呐喊声。

      这老头愣在原地呆滞了一个时辰,终于缓过神来。

      张易之闻声迈步而出。

      只一瞬间,无数道虔诚的目光落在他脸上。

      场中的孔志亮眼眶泛红,老泪几近夺眶而出,他喃喃道:

      “老夫格局狭小,浑浑噩噩几十载,方才顿悟,委实惭愧。”

      他现在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才真正明白什么叫井底之蛙!

      所有人皆有同样的愧疚之感。

      说出这句圣言,需要什么样的胸怀才能有这样的气魄?

      需要什么样的格局才能有这样的思想?

      需要什么样的人格才能孕育出这样的人!

      相比张督作,他们这些人格局是多么的渺小啊!

      狄仁杰苍老的脸庞带着惆怅之色,喟然长叹一声。

      他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子唯,历史上哪个读书人真真正正能担当起这四句圣言?”

      话音刚落,广场上的喧哗顿止。

      众人屏气凝神,不敢发出声响。

      他们都在期待答案。

      因为纵观史册,竟无一个人能做到。

      那这四句圣言岂不是空话?

      张易之负手斟酌,稍默一会,缓缓吐出两个字:

      “无人!”

      悠悠千古,唯一勉强满足的,或许就是前世那位开国太祖。

      无人……

      这个答案虽在意料之内,但还是让所有人默然。

      这四句圣言热血澎湃正气凛然,但还是会觉得太过于高大上。

      天地、生民、往圣、万世这些一个比一个沉重的名词,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抗的起。

      他们都是凡夫俗子。

      狄仁杰暗叹:“吾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张易之环视着众人,见儒生们眼神有些迷茫,便声音洪亮道:

      “不奢望为万世开太平,但我等读书人应该。”

      “为民族立孝,将炎黄子孙的传统孝道继承下去,能不能做到?”

      “能!”

      众儒生齐声大吼。

      张易之大喝道:“为国家立功!为苍生立命!为子孙立言!能不能做到?”

      “能!”

      众儒生激动的心好似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他们热血沸腾!

      张易之轻轻笑了笑,敦敦教诲道:

      “一生很短,我们能做的,就是为这个宏图大志略尽绵薄之力,不负自己。”

      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黑发如墨随风飘舞。

      在旁人看来,那是一团炽热耀眼,来自浩然正道的光。

      无人有资格靠近。

      那嘴角微扬的弧度好似绽开的白兰花,是那般风姿卓越。

      又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谪仙。

      他本不该属于人世间。

      人间不值得。

      在孔志亮看来,子唯的身影却是孤独寂寥的。

      崇高的思想走在了时代的前面,所以才会孤独。

      但他孤芳不自赏,用四句圣言为读书人指明方向。

      给了天下读书人一个希望,一个目标。

      能激励一代代的儒生学子。

      功在千秋!

      眼见场中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一些大儒把姿态放得很谦卑,就要出声请教。

      张易之眉头微皱,再装下去我可就词穷了。

      于是他将手往下压,大声道:“诸位且散了,莫要耽误天枢施工。”

      ……

      与此同时。

      甘露殿。

      太平公主进宫陪武则天聊天解闷,母女俩互相依偎靠在锦榻上。

      “启禀陛下!”

      一个宫婢疾步入殿。

      武则天头也不抬,慵懒地道:“讲!”

      宫婢恭谨道:“陛下,成千上万个儒生聚集在端门前。”

      端门?

      武则天蹙着凤眉,这不是巨蟒的地界么。

      这小男人昨天才在朝殿上杀人,又闹甚幺蛾子?

      武则天问:“何事?”

      宫婢回道:“人们称张督作说了一句圣言。”

      圣言?

      不仅武则天错愕。

      连太平公主也惊讶了,圣言可不是随便能冠上去的。

      那一定是极为发人深思的话。

      宫婢没有迟疑,用轻缓的语气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轰!

      轰!

      武则天霍然起身。

      此刻一代女皇神色震惊无比!

      她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在燃烧,这四句话一直在她耳畔萦绕。

      她是天下至尊,最希望百姓安身立命,最盼望万世太平。

      由朕开创的国家,传承万万年的太平盛世!

      一旁的太平公主微张着樱唇。

      实在太震撼了!

      听完这四句话,她甚至感觉胸膛壮阔了不少。

      可是,开太平……

      太平公主的脑回路转过一个九曲回肠弯。

      张巨蟒要怎样开本宫呀?

      陶渊明的《归园田居》有一句话:“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开,有开垦,拓展的意思。

      难道张易之……

      他想开拓本宫这亩肥田?

      好一个狼子野心!

      放马过来,本宫等着你。

      武则天回过神:“传朕旨意,将这四句圣言镌刻在文庙、国子监,贡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