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晚上叫我亲她下面

      第二天早上八点三十,民政局门口。

      冷文斌:“沁沁,现在我们是合法夫妻了,以后是不是得改一下称呼了啊?”

      冷文斌本意是想让沁沁缓解一下心情,可惜效果很差,没办法只能立刻赶去医院。

      医院里。

      沁沁:“爷爷,你还好吗?”

      见到爷爷后的第一句话,说完泪就落下来了,老爷子看上去不像是不行的样子,这个时候还一边给沁沁擦眼泪一边安慰沁沁,这让冷文斌很诧异。

      冷文斌看着边上的一帮人,就连自己的大哥都过来了,冷文斌凑了过去。

      冷文斌:“大哥,老爷子什么情况,看上去气色还可以啊?”

      这个时候冷文斌的大哥四处扫了一眼,缓缓吐出几个字:“回光返照。”

      老爷子把沁沁安慰好后,看着屋子里的人,缓缓的说到:“我想和我孙女她们单独聊聊。”

      一句话,除了沁沁和冷文斌其他人陆续出了房间,冷文斌的大哥出去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弄的冷文斌莫名其妙的。

      老爷子:“来,文斌也过来,我的意思想必李雪那丫头已经和你说了,看在我这个老头子要走了的份上,希望你可以理解。”

      冷文斌一听吓了一跳,二话不说赶紧把证拿出来给老爷子看,老爷子接过后看了有一会儿,才把证还给冷文斌。

      老爷子:“唉!沁沁,爷爷参加不了你的婚礼了,好在以后有文斌照顾你,我放心多了。”

      “文斌,沁沁这丫头从小就在我身边长大的,以后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你可以多多包容她,算是一个即将离开的老人最后的请求了!”

      沁沁这个时候泪水已经止不住了,要不是用手捂住嘴,又怕哭出声来影响老爷子,她早就放生大哭了。

      冷文斌:“爷爷你放心就是了,她是我的妻子,我只有爱她,护她,绝对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我保证。”

      老爷子很欣慰,他关注冷文斌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然也不会突然就让自己最疼的孙女和其订婚了。

      老爷子:“好了,我知道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把沁沁交给你吗?”

      冷文斌一愣,这当时到真没多想,但是听老爷子这话的意思,信息量有点大啊!

      老爷子也不管他,而是继续说到:“我知道你和冷家的关系,我也见过你养父母,他们俩在商界里能力什么的没得说,但是说到教育孩子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个时候冷文斌才算彻底明白,姜还是老的辣。

      老爷子这个时候从一个皮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然后递给了冷文斌。

      老爷子:“看看这份文件,然后签个字,它就属于你们小两口了。”

      冷文斌拿着手里的文件,翻开以后,只见写着:心声金融。

      冷文斌看着这个简单的名字非常意外,不论是对于名字还是这份文件代表的东西。

      老爷子:“这份产业李家除了我之外谁都不知道,这是当初集团公司上市后不久创立的,而且之所它能出现也是因为冷家的缘故。”

      “当时冷家突然出现重大变故,急需一大笔资金才有可能挺过去,冷心月也就是现在冷家老太太找到了我,正好赶上集团公司最好的时候,资金非常充裕,我当时用股份弄了一比钱出来,然后就直接把钱给了心月。”

      “等到冷家缓过来的时候,这钱就是闲钱了,正好当时冷家有个项目非常不错,心月为了还人情就像带上我,就这样开始有了这家金融公司。”

      “只不过钱是我出的,法人是用的心月的名字,现在都留给你们了。”

      说到这里老爷子似乎陷入了自己回忆中,通过老爷子的只字片语,冷文斌知道他和自己的奶奶有些非一般的关系,要不然谁会把法人的名字写其他人。

      老爷子:“人老了就爱回忆,文斌,现在这个以后就属于你们俩了,现在就把名字签了,让老头子我安心。”

      冷文斌看着老爷子面色突然发红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和沁沁把文件签完,然后拿到老爷子面前给他看。

      老爷子:“沁沁,爷爷不行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好在有文斌可以依靠让我放心不少,等爷爷走了之后,你们俩立刻去心月那里,爷爷的后事儿不需要你们,特别是沁沁,千万要听话啊!”

      随着老爷子的手无力的落在病床上,这一刻他真的走了,哪怕最后一刻,放心不下的仍然是他最爱的孙女。

      冷文斌虽然不知道老爷子最后为什么这么安排,但是作为最后遗愿他必须执行。

      沁沁已经哭的不行了,冷文斌收拾一下,然后把沁沁抱起来,就开始往外走,出门后看着外面一群人的时候,只是和他大哥点了一下头就走了。

      直到冷文斌和沁沁走了一会儿,看着仍然安静的病房,没人去触碰霉头,这个时候作为李家的现任当家人才缓缓来到,进去后很快传出大哭的声音,虽然很假,出来后宣布老爷子离世。

      医院这边的纷纷扰扰,冷文斌和沁沁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家里,冷文斌先把沁沁安顿好,立刻就来到了自己奶奶这。

      看着忙前忙后的奶奶,冷文斌突然沉默了,本来家里的工作什么的都有人来做,但是今天老太太的反常已经说明问题了,看着不断莫名重复打扫的奶奶,冷文斌有点心疼。

      冷文斌突然感觉嗓子有点哑,轻声喊了一声:“奶奶!”

      老人听到后浑身一顿,然后继续,只不过冷文斌却看到空中有水珠落下,他明白这是奶奶哭了。

      过了好一会儿,老太太才叹了口气,“唉!走了也好!”

      冷文斌:“奶奶,老爷子走的很安心,只不过不让我和沁沁去处理后事儿,而且还让我们立刻回来,孙儿一直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

      老太太:“他是怕了,怕有人再次不择手段的出手了,你应该知道,沁沁的父亲和现在她的二叔不是一个母亲的,可是你知道沁沁的奶奶是怎么没的吗?”

      “虽然没证据,但最可能的就是沁沁二叔的母家出的手,只有沁沁的奶奶没了,那个女人才能进入李家,之后沁沁的父母又出意外,所以老头子怕了啊这是!”

      冷文斌听到了什么,让他突然意识到,原来危险离自己很近,他沉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