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二维码二维码

      今天周末,温可以打算回自己租的房子看看,估计落了一层灰了,也应该打扫一下,

      谁知还没有到家,就收到室友藤漫漫的微信。

      藤漫漫:【亲爱的,我不能和你一起合租了。】

      藤漫漫:【你也知道我好几个月前就辞职了,出去玩了一圈刚回来不久。】

      藤漫漫:【前几天刚找到工作,和咱们现在住的地方还挺远的。】

      藤漫漫:【你看,你是还想继续租下去的话,就得再找个室友了,你还得出一下房子的押金。】

      藤漫漫:【如果你不住了,正好房子也到期了,我就直接退掉了。】

      藤漫漫:【真是不好意思,这么突然的和你说,但是你也体谅一下我,不要生气哦。】

      这…

      等温可以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发现藤漫漫的东西早已经都不在了。

      房子有些空洞,有些凌乱…

      温可以突然想到有人说过…

      人生好像一辆公交车,你永远在车上,总有人上车,也有人下车。

      这辆叫温可以的公交车,停留在这里这一站,藤漫漫下车了。

      车总要继续往前开,那是自己上了仲淮的那辆车,还是仲淮上了自己这辆车呢?

      人生总是追究不出个结果,温可以收拾好行李就离开了,

      虽然还是有些眷恋这里给她带来过的温暖…

      给藤漫漫发微信,让她把房子退掉吧,然后那边也没有再回消息。

      某一天某一时,收到藤漫漫微信退回来的房租,真的就是银货两讫了。

      ---

      看到温可以拉着行李箱回来,仲淮也没有问什么,大咧咧的穿着五分大裤衩在办公室里晃悠,

      和平常在外面见到精致的他,还真是天差地别,

      都邋遢成这样了,丝毫不见丑相,真是老天对他的厚待。

      给他这么一副好皮囊。

      温可以:“我把房租转给你吧!”

      行李都搬来了,不给房租自己都觉得脸红。

      这家伙不知道那里弄得方便面,坐在豪气的办公桌上大吃特吃,好像三天没吃饭一样。

      仲淮点点头说:“还算你有良心!”

      看到我都穷得吃方便面了吧!

      话说他说她这是办公室,可是从来不见有别人来,好像这里就不是对外开放的。

      这时候温可以的电话响起,

      居然是好几天没有联系的卓以沫:“小以以,你从县城回来了吧?”

      那边好像很吵的样子。

      温可以想,都回来好多天了,你是不是大脑回路太慢了点,但是还是说:“是啊!”

      温可以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拉着行李箱进了自己的房间。

      仲淮说反正他也不爱睡那个床,太硬,正好整个房间都租给她了。

      卓以沫:“我现在和齐放哥在一起,怎么样吃惊吧?”

      齐放是温可以的发小,她在初中的时候他们都在一个画室所以卓以沫也认识,

      没想到现在他们的关系,貌似比自己还要好,

      齐放和温可以一个年纪,都是三十三岁了。

      温可以假装生气的说:“他居然从美国回来也不找我!”

      也许他找过,只是她换了联系方式。

      齐放:“这不是找你了,怎么样?哪天有时间?咱们三剑客聚聚?”

      电话那边是齐放久违的声音,明显带着笑意。齐放在她去南方工作那年就出国了,

      期间他几次通过聊天软件和她联系,温可以都没有回复。

      她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

      对于仲淮是这样,对于知道她更多秘密的齐放也是这样。

      温可以:“今天刚搬了家,要不就周三吧,周末哪里都人多!”

      看着自己手里的行李,温可以都觉得对不起它,总是跟着自己到处奔波。

      齐放:“你还是老样子,不喜欢人多,不喜欢被关注!”

      那边的齐放语气是愉悦的。

      让温可以的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这么多年过去了,倒底是这么多年的朋友。

      老是躲着,温可以都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是齐放看得比较开。

      温可以:“嗯,习惯了!”

      温可以就站在门口打电话,没有关上门。

      她也没有注意到仲淮的一碗面早就见底。

      手里虽然拿着手机,但是浑身每个细胞都在意着温可以这边的动静。

      卓以沫:“哎呀,你别总是和小以以老生常谈的,把电话给我!”

      那边的卓以沫不干了,把手机抢了过去。

      卓以沫:“那就定在周三你下班后见吧,地方你来订!”

      那边利落的挂了电话。

      温可以整个人变得有些忧心忡忡,妈妈打来电话,齐放又突然出现,

      很久以前的事情,是不是要被翻出来了呢!

      想都不敢想…

      头又开始疼…

      扔下行李箱,温可以痛苦的蹲在地上,两个胳膊紧紧的夹住脑袋。

      疼的好想把它砍下来。

      仲淮赶紧走过来,“好了,不要想了,过来躺在床上!”

      温可以感觉一只有力的手好像救世主一样把她从地上给捞起来。

      躺在床上那一刹那,头疼一下子好了不少。

      本能的伸手想找什么。

      仲淮:“不要总吃止疼药!”

      意图一下子被仲淮看穿。

      温可以:“谢…谢!”

      这么狼狈的自己,总是被仲淮看到。

      仲淮:“怎么,你周三晚上不加班了?”

      仲淮岔开话题。

      偷偷看他的脸色,还是那副死样子,温可以的心稍稍放下不少。

      但是心里隐隐还是有些担心的,自己最近发生这么多事情,仲淮没有问,但是那么聪慧的他不可能不看出点什么。

      他没有问,她更没有那个勇气主动提。

      温可以:“嗯…”

      接过仲淮给她倒的水,有些尴尬的一口一口的抿着。

      仲淮:“有约会?”

      仲淮的眉毛往上一挑,感觉他的心情不是那么美丽了。

      温可以随意的回着:“齐放从美国回来了,总要去看看!”

      其实她只是在强迫自己去面对。心理医生孔右右说她的头痛,是因为她总是把过往关起来。

      当那些和过往有一点关系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她的神经就会经不起压力,导致她神经性的头痛,

      所以想要治好头痛,就要勇敢的面对过往,

      仲淮:“齐放?谁?”

      仲淮另一个眉毛也不悦的挑了起来。

      温可以:“你不记得他了吗?初中的时候你们不是还打了一架嘛!”

      所以以为仲淮会记得很清楚。

      仲淮:“哦,完全不记得!”

      他明明记得,就是高傲,好像装作不认识,他就能高人一等。

      温可以:“你们那时候多孩子气,居然为了一点小事打架!”

      想起那时候,温可以笑出了两个梨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