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的化身18

      “不!”

      头颅爆碎。

      内中蕴藏的意念同时像剥了壳的鸡蛋,随时都要化为齑粉,彻底烟消云散。

      只是至死,梵仙尊都想不明白,好端端地楚玄为什么会出手。

      而且,他难道是个傻子?

      看不出现在的局势?

      亦或者是个疯子?

      甘为玉碎,不为瓦全?

      太多太多的疑惑,太多太多的理由。

      可惜最终还是没能解开,没能说出。

      蛟影飞旋间,彻底把所有意念,甚至还有献祭掉的那些神魂,都给搅灭个干净。

      “终于……清静了!”

      梵仙尊被轰杀,就好像拍死了耳边飞鸣的苍蝇,蚊子,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是的,梵仙尊,不管她身份有多高贵尊崇,样貌身材有多惊艳曼妙。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个俘虏,还是个仅剩下塞满了混乱神魂意念脑袋的俘虏。

      身为俘虏,就该有俘虏的觉悟!

      偏偏还在那大言不惭,如果不是觉得她还略有些价值,早就捏死了。

      这无关对于局势的判断,也无关情绪变化。

      纯粹就是一种本能,下意识的动作。

      蚊虫叮咬,飞蝇搅扰,烦不胜烦,索性拍死。

      梵仙尊或者要比蚊虫,飞蝇高级点,因为她还知道威胁。

      对此,楚玄就一个想法,先干死你完事,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但干死梵仙尊之后,耳朵是清静了,心中却依旧不曾平静。

      这倒和梵仙尊的死没有什么关系。

      纯粹是因为……

      当那密密麻麻的幽冥鬼物撕裂虚空屏障,如越狱般,走个干净后,楚玄心中居然浮现出一种无比愉悦,像是祛除心腹大患的感觉。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老树发新芽,枯木始逢春。

      或许只有这样的词句,才能略微形容出。

      但很快这种感觉又被烦躁、憎恶、恶心、仇视等情绪代替。

      而这一次,楚玄感知的分外清楚,就是在梵天神宗高手降临的时候才出现的。

      “看来,我在这里待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只把他乡作故乡。”

      思索片刻,任然不得其解,略微感慨一句,转身就走。

      开玩笑,梵天神宗现在差不多有数以千计,后续甚至还有更多高手,将要降临。

      自己才斩杀了对方神女,虽然仅仅是愿力法身,但仇怨已经结下,不走,绝对会被打成飞灰。

      “梵天神宗,天命神印,看来,我得尽快找寻出天命司的秘密所在了,不过在这之前,先得通知镇上,要不然是祸非福。”

      “我的愿力法身竟然被彻底斩灭,不可饶恕!”

      “不管你是谁,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护得住你!”

      “找出他,带到我面前来!”

      “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就在楚玄离开小半个多时辰后。

      霍地,远空有声音响起,威势激荡开来,四野皆震。

      随后无数身影横贯长空。

      但这些人没有第一时间响应梵仙尊的命令,而是四散开,不知将什么东西不断抛下。

      随后,昏黄天色,突就陷入黑暗。

      可奇诡的地方就在于。

      即便是楚玄,不开启瞳术,甚至不用刻意去感知。

      分明都能看到,听到,无数玄阵凭空生成,滔天灵气自冥冥中灌入,疯狂搅动下,与四周天象,地势融合。

      就如同封闭很久的屋舍,打开门窗,清浊气息交汇,形成轻风,轻风席卷,扫落尘埃,感官上立刻就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何况,比起打开门窗,灌入新鲜空气,梵天神宗所做的事,委实恐怖,某种意义上说是开天辟地都不为过。

      “好深的底蕴,竟连这等神物都轻易抛了出来!”

      楚玄猛地回头,就看到,在梵天神宗高手经过的地方,突然就有高山耸起,有溪流汇聚,有鸟兽啼鸣奔走。

      当这些地方发生变化,整个天地大势,都像是随之而改,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

      短短十数个呼吸的时间,所有山川地貌,哪怕生活了很久,楚玄都有种茫然未知的感觉。

      “洪水滔天,鯀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

      楚玄低声呢喃,想到传说中一种能够自生生长的神土。

      可随后就摇摇头,因为太过虚幻,倒是另一种说法与现在的状况比较吻合。

      “殁阳镇,几乎与世隔绝,原以为是被各类妖魔邪魅封堵住出路,现在看来,或许本就如孤岛,根本没有任何出路!”

      楚玄目光扫视向远空:“这群人利用神物,再造乾坤?不,也有可能是开启了某种玄机,显露出过去隐藏的区域,现在才是本来面目!”

      但不管真相如何,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就是梵天神宗无穷无尽的追杀了。

      “未知的才精彩,即便充满危机,游走于生死之间,大恐怖充塞天地,我也要杀出个灿烂辉煌来!”

      楚玄唇齿间泛出森冷肃杀,豪情无限。

      毕竟周而复始的日子,早已感到枯燥难耐。

      只是很快他就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因为梵仙尊的第二道命令。

      不,应该说,是第一道命令的后续,补充,被颁布了下来。

      而这道命令,没有任何文字、声音,仅仅是一副模糊画像。

      飞雪连天,横卧大江之上。

      天生杀机,都视若等闲,稍稍动弹,威压八荒。

      在其四周,伏尸过万,血流漂橹,煞气升腾间,形成云城,黑压压一片。

      那等姿态,简直有霸绝天下的气势。

      平心而论,这样的画面,这样的姿态,这样的气质。

      楚玄觉得差不多已经有两三分和自己相似了。

      只是那体型,那模样,怎么看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倒是蛟瑞完全吻合!

      “蛟瑞?就这?就离谱!”

      楚玄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倒是有股冲动,想要当面问问梵仙尊,这啥意思?!

      瞧不起楚某人?

      可想想对面数以万计的人马,最重要的是,真要能彻底斩杀蛟瑞,也算除去一大祸患,才勉强止住了内心深处的冲动。

      “蛟瑞,你就自求多福吧。”

      楚玄为蛟瑞默默祈祷几句,随后大踏步离开。

      “楚哥哥,你去了哪里?”

      天地变幻,今非昔比,过去熟悉的地方,现在已全然不同。

      楚玄足足等到月上中天,才回到镇上。

      殁阳镇,日出而息,日落而作。

      换作正常地方,差不多该算晌午十分?

      抬头看看天色,再看看无比热闹的镇子,即便早已熟悉,依旧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先去趟秦府,看秦老回来了没,以他在此地的威望,让大家搬家避祸的话,应该会听从,再者,要去天命司,众人齐齐祭拜,把握更大。”

      四周凶兽盘踞,妖魔横行,现在又有梵天神宗降临,短时间内,哪都去不了,也没个庇护。

      除非去天命司。

      那处地方,神秘异常,说不得就是生机所在之地。

      只是刚刚转向秦府方向,半路就被一名身穿旧衣,脸蛋脏兮兮的小女孩给拦住。

      “嗯?元瑶啊,你怎么在这里?”

      楚玄上前,怜惜的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李元瑶,年仅十四,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

      可惜,她的父母在昨天,被蛟瑞吞食。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令自己愤而出手,斩杀恶蛟。

      要知道,在自己刚刚来到殁阳镇,正是碰到李元瑶一家,才免于饿死的悲惨局面。

      虽说随后,为了修行,再加上镇中日出而息,日落而作的习性,双方交集非常少。

      可这一饭之恩,却始终铭记于心。

      所以时常也会猎取些兽类,赠予对方。

      现在自己斩杀了蛟瑞,多少也算报了大仇。

      不过,想到某事,脸色非常不好,再去看李元瑶,更是充满了怜惜。

      可接下来李元瑶的话却让他悚然一惊。

      “楚哥哥,怎么办,我的爹娘被赤水中的恶蛟给抓走了!”

      “什么?”

      PS:修改的欲仙欲死,嗯,顺便再试验试验,嗯,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