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喜欢在学校里做

      司匡长时间赶路。

      到了之后,为了节省时间,未曾休息,就直奔稷下而来。

      如今,早就已经饥肠辘辘。

      见无人回话,他顾不上嘲讽了,长呼一口气。

      “呼!”

      也不嫌脏,把脚下的小石块踢到一旁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双腿盘膝,被褥团成一团,放于大腿。

      本来以为,最先出战的应该是脾气比较暴躁的兵家之人……没想到,竟然是小说家。

      这费了半天的劲儿,撰写的《孙子兵法》,一时间竟无用武之地。

      可惜,可惜呐!

      司匡摇摇头,感慨了一会儿。

      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衣服的褡裢。

      左手伸进去。

      抓了一抓。

      便掏出来一把早就已经凉透了的粟米。

      紧接着,右手拿着挂在腰间的竹筒。

      用牙齿轻轻咬住盖子上的麻绳。

      用力一拔。

      “嘭!”的一声,盖子被拔了出来。

      放到嘴边,轻轻吮吸。

      “吸溜~”

      甘甜的凉水透过牙齿,冲刷着口腔,随后,又从咽喉滑落,润了润嗓子。

      司匡做完这一切,也不管旁人的目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啊猛~……啊猛~”

      ……

      稷下门口

      皇甫休见到司匡的行为,气的浑身发抖。

      竟然在挑战的时候进食,欺人太甚了吧?

      你就不能早点吃东西?

      礼节呢!

      或者,比完了再吃?

      皇甫休气的跺了跺脚,转过身,凝视众人,声音朗朗,“哪位师兄弟去一雪前耻?”

      然而,却无人吭声。

      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诸位师兄弟,尔等对自己所学,竟无信心?”

      他义愤填膺地抬起左臂,用左手食指指着狼吞虎咽的“狂妄之徒”。

      “此子仅一乡野粗鄙之人耳,不曾学习我百家之学!其虽刚才凭借一篇小说,战胜了小说家,然,小说家在我诸子百家中,仅派末席!”

      他越说越激动,脸色通红,额头的青筋都已经鼓出来了。

      “况且,谁人知晓其朗诵的小说出自何处?说不定,是从他人之处偷来的……或者,为小说家自己主导的一场闹剧。吾等,只需要应战,打破这场……”

      不等他说完,一愤怒的声音冲破人群,“皇甫休,你别欺人太甚!”

      众人散开,一穿着黑色汉服的青年出现。

      青年指着皇甫休,像是一只愤怒的公牛,气的破口大骂,“什么叫我小说家主导的闹剧?若是我小说家有此人所述之经典文章,还需要在此浪费时间?早就传颂于天下了!”

      “输了就是输了,我小说家不至于输不起,不需要把此人强行划分到小说家阵营!倒是你,口口声声让吾等出战,你为何不去?”

      此言一出,百家诸生纷纷应和。

      “是啊,皇甫休为什么不去?”

      “依在下拙见,恐怕他害怕了!”

      “呵呵呵,这就是黄老学派的高徒?虚有其表!”

      “是啊,想当初,其先祖拜于庄周门下,也算是仅次于道家宗师的大人物……他呀,把祖宗的脸都丢尽了!”

      “渍渍渍,我倒是觉得,这道家打得一手好主意啊,竟想让吾等当车前卒,摸清此子虚实。”

      “尔等!”皇甫休脸色苍白,急了。

      气的后退一步,盯着各怀鬼胎的百家诸生,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严遵黑着脸,挥了挥手,吩咐道:“师弟,你先退下!”

      皇甫休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众人一眼。

      才对师兄拱手行礼。

      “诺。”

      “咳咳咳。”严遵低声咳嗽,分散众人注意力,“诸位,吾等的敌人,是此子!切勿自乱阵脚!”

      孔安国冷笑,双手环胸,诘问,“少废话,你们黄老学派,要不要代表道家应战?”

      有褚大撑腰,他可是不惧怕在场任何人。

      论辈分、论资历,场中高于褚大的,还真没有。

      严遵也知道这一点,只能一头黑线,抱怨,“褚师兄,安国师弟有些无礼呀。”

      “哈哈哈哈,你们聊,你们聊,我就看看。安国他性子急,你作为师兄,多担待。”褚大挠挠头,哈哈哈地笑着,丝毫没有要管的意思。

      公羊学派护短!

      孔安国虽然不属于公羊学派,但只要是儒家之人,就够了。

      在这个百家共存的场合,只要是儒家子弟,褚大都会罩着。

      想让儒家内讧?

      不存在的!

      儒家所有学派,在数十年前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了——一致对外!

      要不然,怎么可能在黄老之学的欺压下流传下来,还成为百家的老大哥?

      严遵的算盘,终究是落空了。

      有人撑腰,孔安国更加有底气了。

      他冷笑连连,语气讥讽,“严遵,赶紧撂个话,你们黄老学派,去还是不去?”

      “吾黄老讲究顺其自然,有理有序。”严遵把头扭回来,望着驰道上的司匡,沉声道:“此子前来,挑战的是整个诸子百家。今九流十家,末家的小说家已败,即便出战,也应该是末流先出战!”

      一直沉默不语的周霸出声了,“何谓末流?”

      严遵毫不客气地说道:“自然是纵横、杂、农、名其中一家!”

      孔安国看了看场中纵横、杂、农、名,四家的门生,发出一阵冷笑。

      他注视着严遵,喝问,“呵呵呵,君之言论,可是来自主爵都尉?”

      “……不是!”

      孔安国笑容不减,“呵,不是就好,若此乃主爵都尉所言,恐怕,今日过后,百家将会开战了!”

      “严遵,今日之事,吾纵横家记住了!来日,必定派人去主爵都尉府问个明白!”一蓝衣青年现在人群中,用冰冷刺骨的声音,斥责,“别以为有汲黯,我纵横家就怕了你们!别忘了,中大夫主父偃,可是出自纵横!”

      “今日之事,我名家也记住了!”陈须向前迈出一步,阴沉着脸。

      此后,又有一人走了出来,“来日,吾必书信请淮南王,亲自拜访道家!”

      “哼!”严遵抬着头,满不在乎。

      “没想到,黄老之学失去地位之后,还是一副高傲的样子。”

      人群再次散开。

      一个穿着灰色麻布衣裳的青年,慢悠悠地走出来。

      青年手上沾满了黑色的墨汁,嘴角弯弯,笑容不减。

      “落下闳?”严遵眯着眼睛,“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啊,你这个疯子怎么出来了。”

      落下闳停在人群前,双手交叉,插在袖口,仰天大笑,“哈哈哈,我再不出来,你就要欺我农家无人吧。”

      “师兄!你可算来了。”一直不敢发言的农家子弟,看到了落下闳,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似的,都满面笑容,一拥而上,将其拱卫起来,“黄老欺人太甚了!竟然称我农家为末流。”

      落下闳虽然一副少年模样,实际上,已经二十六岁。

      他摆摆手,无所谓的回应,“毋慌!是否为末流,交给天下人评判就好。”

      “诺!”

      打发完不满的师弟,落下闳都懒得看严遵。

      目光直接落到了远处,吃完饭,坐在地上,昏昏欲睡的司匡。

      他压低声音,向旁边问道:“就是这个人,把虞初弄的垂头丧气?”

      “正是!”

      “相貌平平,竟然能吟诵新文体,有趣。”

      “师兄,您这是……”

      “嗯。”落下闳点了点头。

      他挥挥手,示意农家弟子都退下。

      然后对着褚大点头,笑了笑。

      一步迈出。

      ……

      驰道

      司匡因为赶路累的,困得都快睡着了。

      他盘膝坐在寒风中,眼皮耷拉,时睁时闭。

      在一旁看热闹的行人,也困得不行了。

      忽然,

      稷下学宫门口的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

      出来一个人?

      司匡急匆匆地站了起来。

      一只手拿着被褥,一只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直起身子,

      望着远处,

      再次扯着嗓子,高呼。

      “自小说家后,诸子百家,何家应战?”

      “若无应战之人,那应算吾胜了!”

      “自此,诸子门生,都是徒有虚名之辈!诸子学说,只是孩童玩笑之言!”

      落下闳在百家诸生注视下,举起手,挥了挥,高声回应,“毋急!吾来应战!”

      司匡眯着眼睛,质问道:“君乃何人?”

      “哈哈哈,‘君’字不敢当,吾乃一无名之辈罢了。”落下闳微笑着,缓缓走来,“若君愿意,可直呼吾名——农家——落下闳!”

      他走出稷下学宫的大门。

      踏上驰道。

      距离司匡十几米的时候,就拱手行礼。

      礼节过后。

      落下闳又不急不慢地走着。

      直至来到司匡面前三米的位置,才再次开口,“敢问兄台,何名何姓?”

      “胶西司匡!”

      “原来是司兄!久仰久仰。”

      落下闳笑吟吟的客套完。

      面向驰道看热闹的人,行礼,高呼,“诸位等着急了吧,吾农家有罪。”

      众人连忙回礼,声称不敢。

      落下闳“咯咯咯”地笑着,

      转回身子,双手重新交叉,伸进衣袖,上下打量司匡,感慨万分。

      “自齐灭亡之后,稷下学宫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吾忽然有一种回到了百年前稷下大讨论的错觉。”

      “王霸之辩、义利之辩、天人之辩、人性善恶之辩……稷下四大辩论已然过去多年。尤其是,百家本以为人性善恶之辩将会是稷下辉煌的终点……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出现百家学说作用之辩……”

      “能够参加这场辩论,是落下闳的荣幸!”

      落下闳一本正色,双手拿出。

      拱手。

      声调提升到最高。

      一字一顿,高呼!

      “幸蒙兄台相邀……”

      “今日!”

      “吾农家!”

      “参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