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一扇轻收txt

      “嘶~”

      头好痛……

      在余良恢复意识的那一刻,立刻就清晰的感受到有一股剧痛在他额头蔓延,像是动过开颅手术似的,痛的他连连咧嘴。

      “这是哪?发生了什么来着……”

      他坐起身,疑惑的扫视着周围有些陌生的房间装扮,又因头痛而闭眼捂着额头连吸冷气。

      但在眼皮开合间,察觉到视觉异常的他立刻惊醒。

      “这股视力,怎么回事?”

      余良又尝试着睁眼闭眼,他惊讶而欣喜的发现,额头青幽瞳竟然会随着他自己的眼睛一起睁眼闭眼。

      “我成功掌握它了?!”

      他忽视了额头那股疼痛感,不敢相信的连连眨眼,又四处转动眼球,发现青幽瞳真的会随他眼睛一起运动,不再自己乱转,而且一如既往的为他提供着鬼怪般的视力,也让他看到了这里是哪里。

      正是研究所的大楼某处,视线在有些地方会受阻,不过弄清了这里是哪里,余良暂时就将注意力继续放在青幽瞳上。

      他发现,无论自己是睁眼闭眼,还是看向哪,青幽瞳都会立刻同步,就好像这真是他自己的眼睛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欣喜之余,他开始回想之前的事。

      “好像是进了青幽瞳的鬼域,然后发现它好像伤痕淡了许多,能力似乎也恢复了,居然可以幻化出令我恐惧的事物,而且特别真实……”

      余良印象中,自己最后的记忆就是被青幽瞳幻化出的医生拍了一下肩头。

      但是后面呢?我恐惧的逃跑,后面呢,怎么完全不记得了。

      余良扶着头,还是有些疑惑。

      “难道真就和裹尸人说的那样,掌控恐惧,我这就算掌控恐惧了?”

      他眼神四顾间,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插着针头,旁边吊着不知道什么成分的吊瓶。

      余良不太敢直接拔出来,他回头看了看,果然在旁边发现一个按钮,于是试探着按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余良通过透视看到不远处的梁成调头走了回来。

      很快,房门被打开,梁成挑了挑眉,笑道:“我刚准备走你就醒了,可真快,感觉……咦?”

      “梁医生,我觉得,我好像可以控制这东西了。”余良指了指额头青幽瞳,四只眼睛齐齐眨了一下。

      梁成似乎对此并不吃惊,而是问道:“你额头另一只眼睛什么时候睁开的?”

      “啊,睁开了吗?”

      余良也下意识的反问,随后眼睛交替着一睁一闭,发现真是如此,不管他闭着哪只眼睛,这鬼怪般的视力依然存在。

      梁成随手从口袋掏出一部手机,扔给余良,“诺,你的手机,你可以照一照。”

      余良接过手机,用屏幕当镜子,看着镜像中的自己。

      额头刘海之下,两只没有睫毛的青瞳眼睛也睁开着,但仔细看,还是能在其中一只眼睛上下眼皮看到一条因眼睛睁开而断裂的淡淡纹路。

      那是刀伤,被幸福小区那个女鬼用菜刀砍出来的伤痕,但相比之前那狰狞的样子,此刻刀伤很淡,不近距离看根本看不出来。

      恐怖的视觉能力,能灼伤女鬼的鬼火,黑暗的鬼域,还有强大的回复能力……余良心中越发的感觉青幽瞳不一般。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看向梁成,问道:“那个梁医生,我是怎么回来的,是裹尸人把我带回来了吗?”

      梁成抬头瞄了眼房间上面墙角处的监控,莫名一笑:“是他带回来的,不过你这事,嘿嘿……”

      “什么叫我这事?你笑的我有点没底,我任务失败了,要被移除探员资质了?”

      余良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不太喜欢梁医生这种老是莫名其妙就笑的习惯,看起来总有种故作神秘的感觉。

      但他又知道,对方这绝不是故作神秘,而是真的知道很多,可他不知道啊,这就很难受了。

      “不,不是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不用多想。”梁成笑意不变,但话音却是一转,接着说道:

      “我已经在准备给你安排新身份了,既然你可以控制额头这眼睛了,那你的探员资质也差不多可以转正了,只不过还要检测一下你额头的眼睛,而且……你以后就要去探灵所了。”

      “探灵所?”

      “是的。”梁成双手插进白大褂两边口袋中,“反正都是官方组织,而且和这边算是一体的,只是职务上有所区分。”

      “我们现在待的地方,属于‘灵研所’,主要是研究灵异事物和神秘现象,也是档案所,事物处理中心……所以也负责给探员和研究员发布任务、薪资什么的。”

      “而你们探员的机构,则根据探员职务区别,分为几个部分,比如以巡视任务为主的‘巡视所’,探员被动接受任务,然后完成,裹尸人就属于这个。”

      “以调查都市怪谈、灵异事件为主的‘探灵所’,则是探员主动探索灵异之地确认真实情况然后上报,也就是你要去的。”

      “至于其他的,我知道的也不多,你现在也不需要了解,级别到了自然就会知道了。”

      余良听完,习惯性的点点头,但还有点疑惑:“探灵所负责调查都市怪谈、灵异事件,都市怪谈虽然不少,但绝大多数都是假的,那这感觉比裹尸人的巡视所是不是要安全点?”

      梁成又嘿嘿一笑道:“这可说不好,这东西危不危险,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运气和……好奇心。”

      “不过吧,有时候,了解真相的那种感觉,的确很令人痴迷……虽然可能要付出一些代价就是了。”梁成笑眯眯的看着余良。

      他那仿佛看透了自己内心一样的眼神,让余良有点害怕。

      但他不是害怕梁成这个笑容,而是怕自己真的是梁成说的那样,他总感觉自己自从知道世界上有灵异事件之后,人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他之前看那些充满猎奇意味的档案时,在习惯性的紧张刺激之中,竟然还产生了一种想亲身体验的好奇感。

      “行了,你身体没什么不适的话,针头可以拔了,跟我过来一下,我给你把探员身份转正,探灵所的职务,就不需要人带了,自己看看职务信息就可以了。”梁成招招手,转身出了房门。

      “哦哦,好的好的……”余良听了他的话,伸手拔下了针头,下了床,穿上旁边的风衣,拿起一个新的头带,跟上了他的步子。

      但他摸了摸额头,感受着青幽瞳的冰凉,心中仍然在自己问自己。

      明明遇到我鬼怪的时候,怕的要死,可为什么我对这方面的求知欲、探索欲始终压不下去?

      “这些猎奇、危险的事,真的如此令我好奇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