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莱弗利

      在这一刻,不仅是整个广场位置,帝威的扩散弥漫,已经覆盖到了太初仙宫八方范围。

      十七座山峰,上千座宫邸,近万洞府等等所有位置,都有人蓦然感受到了这一股撼天波动的降临。

      面色瞬息变幻而起,大量目光纷纷投向了仙宫广场位置,瞳孔带起惊异。

      “仙典召开在即,由九峰峰主执掌,这眼下前来的存在,是何方神圣?”

      “真龙盘旋,具备无上帝威,莫非是一个亘古帝朝?”

      “快去看看!”

      ……

      风云肆意而起,太初仙宫被笼罩在深沉磅礴的帝威当中,就在广场位置方向,九爪金龙蜿蜒降临。

      它那金光缭绕的巨大眼眸,无情俯瞰着下方所有人,蒙恬和王翦矗立在皇辇之外,神色清冷。

      “你……你是?”文正卿瞳孔惊颤不断,他被眼前的尊威画面,给轰的心神颠覆。

      就在所有人目光凝滞下,苏锥起身,朝向皇辇,铿锵之音传荡而开:“微臣叩见陛下!”

      “正是这封禅剑宗的人,妄图欲盖弥彰,强行抹去青鼎的起源!”

      话语传达,在场间掀起了一番波澜,很多人面色再度产生了变幻,相视一眼后皆从眼中看见了震惊。

      这乘坐金龙前来的皇者,竟然就是龙国帝王!

      封五行死死盯着皇辇位置,像他这种级别的强者,已经能够清晰的感知到,某种极为深沉的古老皇威。

      直觉告诉他,这里面坐着的人,绝对不简单。

      但封禅剑宗又岂非是寻常势力,今日在这满堂之下,他又焉能退让半步?

      “本座不论你是龙还是虫,青鼎乃是由本座换取而来,就是本座之物,若敢染指,本座绝不罢休!”

      封五行冷喝出声,和莫大的苍穹威压产生了对峙。

      而文正卿早已是心神颠覆不断,始终直勾勾望着皇辇,想要看透里面的存在。

      “龙国皇帝亲临,实则让太初仙宫受宠若惊,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产生,不如先坐下仔细攀谈一番?”

      他的话语完全无人问津,明明是太初仙宫的主场,可却早已失去了一切威信。

      皇辇当中的秦风望着下方的青铜仙鼎,双目闪烁不断的同时,脑海中也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这的确是龙国一尊上古遗迹,它的来历起源可以追溯到炎黄时代,在那个时代中,具备着演化天地熔炉的能力。

      相传,乃是火神祝融的一件法器。

      它为何会流露在外,秦风尚且不得而知,不过从苏锥传回来的信息看,是日天国和封禅剑宗的交易品。

      并且除却这尊鼎,封禅剑宗内还有很多龙国遗迹。

      日天国的胆子大不大暂且不说,他们如何偷盗了这些遗迹,那也是事后再算。

      眼下,这封禅剑宗拒不归还就是另一码事了。

      “你可以选择不还,但朕要拿回来,也没说需要经过你的允许。”秦风平静话语落下,大须弥已经持鼎,端在掌心之间。

      封五行额头青筋暴突,浑身罡气无风自舞,化作漫天凌厉至极的剑意,甚至于遮天古剑上,那所有剑宗弟子,齐齐起身,冷冷盯着皇辇位置。

      “好,既然你不讲道理,那本座今日便也不再为人师表,别说你们都要染血当场,择日所谓龙国,必将被万剑穿心!”

      满含杀机的话语如雷霆轰鸣,落在全场之下,所有人面色呈现惊惧,步步后退。

      仙典本是八方盛宴,可随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故,已经成为了血宴。

      封五行和龙国因为一件物品的归属,产生了极端的冲突和杀机。

      却见得那一句话落下,封五行双掌挥袖,便有恐怖锋芒诞生,无尽罡气汇聚两柄寒光天剑,狠狠砍向了皇辇的位置。

      王翦纹丝未动,蒙恬冷笑而起,一步奔腾踏出,长戟横扫两击相碰引发雷霆轰鸣炸裂。

      波澜滚滚肆意,封五行的两柄寒光天剑,居然就在蒙恬的长戟中,活活崩溃成七截!

      “剑来!”封五行双目杀机再闪,那凌空而立的庞大遮天古剑,轰然一震的同时,当场倒卷。

      它的体型堪比九爪金龙,乃是封禅剑宗内,排行前三的超级法器,拥有着万般可怖的锋芒程度。

      它若发动,不屠一城不回头!

      “好家伙,这才过瘾!”蒙恬双目一亮,哈哈大笑直接奔去没有任何退缩。

      而就在此刻,距离太初仙宫不远的位置,忽然暴掠而来一股极致的古僵煞气。

      这个气势的横扫再度掀起了万重波澜,仙宫外的大地上,山林腐朽成为枯木,黑色的光泽滚滚席卷,速度快到了无法形容的程度。

      有人注意到了这个变故,纷纷神色惊惧转头看去,当即就是瞳孔剧缩。

      “是阴尸!是阴神山的阴尸!”

      “阴山进攻太初仙宫了!”

      “那是什么东西?我等从未见过这种级别的阴煞气息!”

      ……

      狂冷席卷,阴灵爆发,古僵肆意,将臣浑身化作了黑光,以常人根本无法看懂的速度,一瞬降临而来。

      他的登场刮起了恐怖的瘆人气息,更是一句废话都没有,顷刻间降临在遮天古剑的面前。

      那冰冷无情的眸子,映衬着幽光之色,让满含杀机暴怒的封五行,一刹浑身陷入冰窖寒冷!

      轰!

      骨爪无情暴扣,将古剑的狰狞锋芒死死掐住,竟是无法再前进半寸的同时,遭遇到了无边巨力的震荡!

      “你是何人!”封五行瞳孔急剧收缩,眼前出现的将臣,无论是面貌亦或者是气息,都带给人一种吓人的胆颤感。

      只是话语落下,变故再度产生,遮天古剑作为封禅剑宗三大法器,就在将臣骨爪的暴扣下,裂缝赫然出现。

      随即咔擦声细密响起,不可阻挡的顺势弥漫全身,便在封五行满目骇然的目光下,轰隆一声化作了碎片!

      寒光四溅,漫天飞舞,全场气息死寂,文正卿的神色更是彻底凝固了。

      僵意滚滚扩散,看在那下方驭尸宗宗主的眼里,同样形成了某种深深的收缩。

      将臣面无表情望着封五行,缓缓深沉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陛下叫板……也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