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

      终于,老人清醒了,看见满地狼藉,连电视机都被砸碎了,不由叹息一声:“唉~,这人老了,火气不够旺了,吃了几只松鼠,就做这种梦!镇不住邪祟!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啊,哪像年轻的时候在乡下,天天打鸟,天天搞野兔子吃,天天剥黄皮子,也没事儿!”

      人人都怕黄皮子,说的神乎其神,但老人年轻的时候可不怕,常常剥皮卖钱,肉吃不完还腌制晒干了留着过年。

      老人只以为自己老了,也没放在心上,反而一股狠劲发作了,小松鼠啊,小松鼠,不就是吃了你几只吗,居然还敢来找我索命,看我不再去杀几只来压压惊!

      第二天,老人又背着他的弓箭进山了!跟松鼠们杠上了!

      老人的小女儿过来看他,发现冰箱里还有未吃完的松鼠,阳台上还晾晒着松鼠皮毛,顿时吓坏了,质问父亲之后,知道了事情真相,对老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

      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这位女儿也不好报警,只能千叮咛万嘱咐,可千万再别干这种犯法的事儿了。

      你说你又不是没钱,我们每个月都孝敬您好多钱,您还有退休金,去超市买点儿牛肉、羊肉甚至是经过检验检疫的兔肉吃吃,不好吗?干嘛要打野啊?

      老人说不过女儿,只好勉强答应了。再说,他玩了那么些天,新鲜感也过去了。而且,连吃了好多天山珍野味,老人感觉太滋补,都流鼻血了,也就消停下来。

      当然,这种事儿也是不能对外说的,就说那鸟儿吧,绝对是珍稀保护动物,吃了要被抓起来的,松鼠多半也是。反正不能让人知道。

      所以,老人女儿叮嘱老人,一定要保密,平时对公园里那些老头老太太也不能说。

      老人也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很听话,愣是憋着没跟人分享,差点把他给憋坏了!

      这一天,老人在湖边打太极,跟一群老头老太太吹牛,说起抹黑传武的某东来,老人就很气愤:“就那个大冬瓜?有个屁的本事?就他也敢说传武是花架子?也就是老子现在老了,要是年轻个三四十岁,非得找过去打得他满地找牙,连他妈妈都不认识他!”

      但是有个老人不认同:“我说老哥啊,人家都说了,咱传武就是花架子,强身健体就行了,何必争这个呢?”

      “什么花架子,你再说一遍?”老人立马就火了,站起来怒视那老人,然后,他的眼睛一花,面前的老人哪里是什么老人,分明是一个顶着硕大松鼠头的松鼠精,在嘲笑他!

      只听那松鼠妖怪摇头晃脑地说道:“死老头,你活不了几天了,还在这里得瑟呢,你怎么不早点去死?”

      其实,人家老人根本没有这般骂他,但是,这位老爷子出现了幻觉啊,立马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狠狠一脚就将面前的老人给踹倒!

      其他人见状,纷纷指责,老人环视一眼,这哪里是平日里的玩伴,都是一只只大松鼠啊!

      “好啊,原来都是一群松鼠精,披了人皮在作怪!看老夫来降妖除魔!”

      他怒吼着,使出王八拳就冲了上去,见了松鼠就拳打脚踢,把不少老人打得头破血流,大家纷纷逃跑。

      周围有路过的年轻人想要来制止,哪里料到,这位老人力量出奇地大,把那年轻人一下子就给甩了出去,摔懵了。

      见状,大家都不敢上前来了。而且,这万一打伤了人家老人,人家家属过来要碰瓷,噢,不,要赔钱,那哪里赔得起啊?

      所以,大家只是远远地围了一圈,守住主要路口,防止这老人逃跑,同时打电话报警,这种时候,是时候请出警察叔叔了!

      老人怒吼着,他视线中,一波一波的松鼠精拿着兵器冲上来,老人血气激发,拳打脚踢,击飞了无数松鼠,浴血奋战,但是,没有兵器实在是憋屈,他看到有一把大刀横在沙场上,于是一个翻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捡了出来,与松鼠们奋力厮杀。

      在旁人眼中,这位老人已经彻底疯了,拿着根不知道哪个清洁工人逃跑掉落的扫把,在那里挥舞个不停!

      “呔~,你这个幕后黑手果然出现了!看老夫万军之中斩敌酋首,如探囊取物尔!”老人大叫着,朝一座雕像冲了过去,用大刀猛砍,用脚猛踹,结果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啃泥。

      雕像被他弄到,顺势砸了下来,老人心中一惊,连忙翻身一躲,可是他毕竟年纪大了,折腾了这么久,早就筋疲力尽,哪里躲得开?被雕像将小腿砸中,很远处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警察们到来,将这老人制住,连忙送往医院急救。就算是精神病,也得先去急诊治外伤不是?

      所以,他们将老人送来了省一医急诊科。老人的小女儿也被警察给叫了过来。

      陈俊:“大爷这是怎么了?”

      然后,就有警察忍着笑,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还有一位现场的老人作证。好多老人也受伤了,都过来包扎、处理伤口的。

      这医药费,定要那老人赔的!

      老人的小女儿简直气死,但是没有办法啊,只得去取钱,先给其他老人垫付了医药费再说。

      陈俊:“伤得倒挺重。另外,精神方面可能也有疾病,我让同事帮忙联系我们精神心理科的专家吧。”

      处理外伤他拿手,但是,精神科的事情,还是得精神专科的医生来才好。急诊科也不收这种病人,所以,他叫进来凌晓晓,让她帮忙先办理转科手续。

      老人这时候已经清醒了,一听这话简直气坏了,当场就骂陈俊:“谁有精神病啊?你他吗才有精神病!你个小伙子搞不搞得灵清啊!懂不懂得尊老爱幼啊!……”

      后面,一连串骂词,特难听不说,还像机关枪一样。

      陈俊正要发火,突然,系统提示:“温馨提醒宿主,给病人处理外伤,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病人感染了传染性蛋白朊病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