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怡春院

      刀尖轻轻划破脓泡,一股黄色的脓液便流了出来。我来不及拿东西擦,用手指把脓液抹掉,又挤了挤,直到流出鲜红的血液才开始找医药包包扎。包扎完毕,把匕首还给了她。

      傅佩佩穿好衣服,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后悔?”我被她问得莫名其妙。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你为什么不动手?”

      “动什么手?”我心中一惊,她难道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我这把匕首吹毛立刃削铁如泥,即使是防弹衣在它面前也是破布一片。刚才你只要动手我是不会躲的,你刚刚犹豫了一下说明你有过这想法,但是最终你选择了放弃,所以你更应该选择相信我。”

      “你在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杀你?”

      “不是你要杀我,是胡月计划杀我,你只是她的棋子。”

      “她为什么要杀你?”

      “我不知道她具体对你说了什么,但是我能猜到她的目的,本来以为你们演戏是给白梦茹看的,后来白梦茹的反应不是正常情况下应该有的。昨晚在房顶胡月和你偷偷说话,我就在旁边,那么大的雨你们没有发现我。”

      我们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了?她如果真是胡月说的那种人,那么胡月和小白是不是已经死了?我想到这里,忍不住激动起来,问道:“她们不会已经被你杀了吧?”

      “哼!她们已经死了,就在外面躺着呢!不过还有一口气,你要想救她们,只有过了我这一关!”

      “你到底想干么?”

      “我最应该杀的人就是你,你敢骗我?我说过骗我的人会付出代价的。”

      “反正你早晚都要把我们杀了!计划失败了,你要杀就杀吧!”

      “我为什么要杀你们?”

      “我们对你没用了,不杀我们留着也是隐患。”

      “都是胡月对你说的吧?她对你都说了什么?”

      “你想知道是吗?这个时候我也给你说实话吧,你的身份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也是为了宝藏想要接近我,关键时刻能够帮你的老板得到宝藏。你是隐藏在我们中的吴家卧底,更是一个危险人物。”

      “我明白了,和我想的差不多。你想救她们就去救吧,但是你要先杀了我。我就站在这里不动,给你一分钟时间。”傅佩佩转身走到门口,双手扶着门框背对着我。

      我拔出匕首冲了过去,奔着她后心刺去,刀尖刺破了白色的衬衣,扎进肉里了半寸,我再也无法继续刺下去,手僵在那里,她没有动。

      一缕鲜血流了出来,渗透了衬衣,在衬衣上形成一个红晕,慢慢散开。看着不断扩大的红晕,我放下了手。

      傅佩佩慢慢转过身来,微笑着望着我,两颊已流满了泪水,缓缓地说道:“我赢了。我知道你下不去手。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

      “我不想杀你,但是我想救她们。”

      “为什么要救她们?她们和你本来就不是一起的,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你的帮手,她们都在利用你。我们三个人中,不管你为了谁去杀其他人都是不值得的,况且现在我们才是真正的朋友,还将会是亲人。”

      “你说得很对,但是有一点你错了。她们有一个是我的家人,我必须救。”

      “家人?谁是你的家人?”傅佩佩惊愕道。

      “胡月是我姐。”

      “胡月是你姐?哈哈……”傅佩佩本来已经擦干了眼泪,这下笑得眼泪又流了出来。

      “你笑什么?”

      “难怪难怪,原来还有这个故事。你怎么会相信这么离奇的谎言?”

      “你又怎么知道是谎言?”

      “这个胡月是假的,真的胡月已经死了,你说你姐是这个胡月还是那个死去的胡月?”

      如果我说是这个胡月,那么她肯定会知道胡月已经对我坦白了,追问下去,我说谎她肯定能看出来,要是让她知道胡月是日本派过来的,就可能会引出别的麻烦,我说道:“不知道,他这个人像。”

      “她哪里像?她虽然是假的,但是和真的差不多,因为那个真胡月是我杀的,现在她确实也叫做胡月,因为名字已经改了。以前叫郑珂,她两年前还是个警察,现在和我一样是个杀手,至于为谁卖命现在还不清楚。”

      “之前你说和她认识三年了,如果她两年前是警察,你怎么会和她认识?”

      “因为我也是警察。”

      “你——是——警——察?”我快彻底崩溃了。

      “不像吗?”

      “那你现在是警察还是杀手?”

      “现在?现在我也不知道,再回警队已经没有可能了,我也不想再当杀手了。”

      “你是警方派到吴家卧底的?又被吴家安排到马沅手下卧底?”

      “基本上是这样。”

      “那你要证明我的清白啊,我和她们不是一伙的,也没想杀人。我这不算犯罪吧?”

      “这个我帮不了你,能帮你的只有这里的宝藏。”

      “什么意思?”

      “就是说得到了宝藏杀人灭口,谁也不知道这里的事,吴家更不会报警,也不会说出去,我们就可以找个美好的地方一起生活了。”

      “你要和我一起?”

      “我自己的清白都无法证明了,你对我的感情既然是真的,我又为什么不能和你一起呢?”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杀她们啊?我们可以团结起来,得到宝藏我们各自飞,她们和我们相处这么久了,多少都有感情了,你怎么能下得去手?”

      “人都是有情感的,她们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为什么要杀她们?”

      “什么意思?你刚才不是说把她们杀了吗?”

      “你们在屋里干么呢?出来做饭了。”小白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我看看傅佩佩,又望向外面的小白,小白后面还有胡月。我不由得笑了,对傅佩佩说道:“你厉害。”

      “该我们演戏了。”傅佩佩轻轻说道。

      我和傅佩佩来到外面,一眼就看到了她们抬着的竟然是一头怪狼。狼已经死了,皮也已经被扒了下来,五脏也都清理干净了。

      “你们……你们怎么?它们是帮我们的,你们怎么能把它们杀了?”我吃惊之余带些愤怒。

      “你别激动,它们差点把我们吃了,不打死它我们就回不来了。”胡月说道。

      “这些狼疯了,它们又在自相残杀了,那边死了一大片,他们的行动路线像是来我们这的,但是跑到一半就被其他一些狼拦住了,然后就互相撕咬。”小白说道。

      “她们内部出现分化了?一部分要来攻击我们,另一部分不同意,就来拦截它们?”傅佩佩说道。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这一只就是要攻击我们的其中一个,它很凶猛的,还是靠后来的狼帮忙才把它打死的,其他的尸体都被那些狼运回去了,只留下这一只,可能是留给我们做食物的吧。”胡月说道。

      “这肉能吃吗?别再吃出什么问题。”我担心道。

      “照你这么说,这里什么东西都是不能吃的,可是我们已经吃了那么多了。出问题就出吧,你不吃我们吃,你吃你的鱼吧。”胡月说道。

      熊熊烈火熏烤得狼肉油脂乱滴,飘散出来的味道很特别。我忽然又想到这些狼有可能就是人变异的,那我们就是在吃人肉啊。

      我心里想着,就觉得眼前烧烤着的狼突然变成了人。我顿觉一阵恶心,摆了摆手说:“我还是吃鱼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