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神模拟器用app的视镢

      女子醒来后,睁开眼睛,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距离她最近的老司鸡。

      这女子捂着额头,眉头微蹙。

      屈赢也来到女子面前,打量着女子的穿着模样。

      这女子,穿着一身淡粉色丝质长裙,半卧在地上,宛若初放的粉黛樱花般明艳。

      一双白色布靴鞋底沾满了泥土,白色的袜边绣着梅花,半截白皙的小腿宛若奶油般柔嫩,是那么的醒目,那么的显眼。

      纤细的手腕宛若柔嫩的花柄。一对银镯上似乎已经被少女的体香沁透。

      目光再往上看去,鹅颈如嫩藕般柔嫩,白色的衣领有一种让人情不自禁想要扯开的冲动,就像那苞米的包衣,里面藏着最香甜,最可口的玉米。

      只是,这女子的五官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屈赢完全生不起任何兴趣。

      这女子眉目流转,目光正好落在傀儡身上。

      她见到傀儡的样子,口中不由得发出惊呼之声,随即蜷缩身子,一脸恐惧。

      屈赢见此,没好气的说:“我救了你,你就这种态度?”

      女子急忙摇头,目光的余光中,她看到躺在地上的尸体,小脸儿变得更白了。

      老司鸡突然抱住女子的脚踝,不停地用脑袋磨蹭着。

      女子急忙爬起,然后冲着屈赢跪下,连忙说:“恩人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来生做牛做马来报答您。”

      老司鸡一听,便口出人言,说:“得,小蝇子,如果你好看一点儿,她肯定会腆着脸得说,哎呀,恩人救了俺,如此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但是,你太丑了,所以她才说要下辈子做牛做马。”

      屈赢立马反驳,道:“老子不丑!她是对着我的傀儡说的!”

      女子被说的小脸一红,她看着,老司鸡,说:“你竟然会说话。”

      老司鸡嘿嘿一笑,挥动了一下翅膀,对女子说:“你看我们救了你,你也不报答一下?我们不需要你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不需要你以身相处,只是希望你能把衣服脱掉,让我康康……”

      话没说完,屈赢就急忙大叫:“停!别说了!你个老司鸡,收起你龌龊的想法!”

      “去去去,大人说话,小屁孩一边儿呆着去。”老司鸡一甩脑袋,随后走向女子,催促道:“快!让我康康。”

      女子哪里听不懂老司鸡的话,她脸一红,说:“不行。”

      老司鸡见女子态度挺坚决,便继续说:“那脱掉鞋,让我康康你的脚也行。”

      女子纠结片刻,随后便褪去了白色布靴。

      就在老司鸡快要扑上去的时候,屈赢急忙操控傀儡,一把拽住了老司鸡的脖子,将老司鸡提了起来。

      “够了!你这个猥琐的老司鸡!”屈赢感觉很是丢人,他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司鸡这样的奇葩。

      “放开我!小虫子!人家女娃都没说什么,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老司鸡挣扎着,大叫着。

      屈赢仔细一想,哦,是哦。随即便松开了老司鸡,老司鸡一脸猥琐,迈开双腿,飞奔至女子身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刹那间,便抱住了女子的小腿。

      屈赢摇了摇头,心中感叹,这个德行,能是一位大乘强者?

      “几千年了,几千年了。”老司鸡不停地嘟囔着。

      女子也没有对老司鸡无礼的举动产生厌恶,她看着地上的尸体,向屈赢说出了她的经历。

      原来,她本是一名凡人中稍微有点闲钱的商贾世家的一名小姐,因从小痴迷修行,便接触了这些散修。

      曾经,她家里也曾出钱,送她去各大门派修行,只是她的天赋实在是太低了,根本没有门派愿意要她。

      无奈之下,她只得接受这些散修的教导。

      就在半个月前,这两名散修将她约出来,说是要带她寻找灵药,教她炼丹之法,顺便再历练一下她。

      一路上,两人都对她挺好的,向她传授各种修真常识与经验。

      可就在刚刚,这两人突然有了歹心,竟要侵犯她。

      幸亏屈赢出现的及时,要不然,她就惨了。

      说着,这女子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屈赢最见不得女人哭,便想安慰。

      就在屈赢整理语言,准备出言安慰的时候,老司鸡突然松开女子,说:“现在想回家了吧?”

      “嗯。”女子连忙点头,像一只懂事的小猫咪一样。

      “以后就不要修真了,修真界太复杂,你根本适应不了。哎,不修真好啊。”老司鸡突然正经,感慨起来。

      “可是我家离这里太远了。”女子说着,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傀儡。

      “你在在何处?”老司机问道。

      “河谷镇。”女子说。

      老司鸡点了点头,说:“正好顺路,你跟我们走吧。”

      屈赢看的一脸疑惑,他问老司鸡:“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心了?”

      老司鸡轻轻地哼了一声,道:“小虫子,我的境界,岂是你能够理解的!”

      说着,老司鸡就突然变了脸,笑眯眯的对女子说:“条件是让我康康。”

      女子没有纠结,急忙点头,说:“如果你们能送我回家,我不仅会满足你的要求,还会让我的父亲给你们报酬。”

      “凡人金钱,我看不上,你只要送我去那风月场,帮我掏钱就行了。”老司鸡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地说道。

      屈赢就知道老司鸡没个正行,说到底,还是为了那个。

      屈赢操控着傀儡,对老司鸡竖起一根中指,随后走到尸体让,解下尸体的衣服,穿在了傀儡身上。

      虽然傀儡没有生命,没有意识,但怎么说,傀儡也在某一方面代表了屈赢,屈赢自然不能让傀儡穿的那么邋遢,那样和自己穿的邋遢又有什么区别呢?

      衣服虽然有些小,但总归能够穿的下去。

      接下来的路程,因为有了个女人,屈赢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但却比之前有趣多了,一路上也有个能够正经聊天的了,如果老司鸡那家伙不打岔,那就最好了。

      旅程中间,路过一条溪流,屈赢操控傀儡洗了个澡。

      嘿,还别说,洗干净之后,傀儡的模样真是看着顺眼多了。

      那女子看着干干净净的傀儡,不由得怦然心动,心中还是暗暗后悔,如果当时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那该多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