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俱乐部(上)

      韩元闻言微微挑了挑眉,然后询问道:“那不知...贵国主打算求娶哪一位公主呢?”

      “这个无妨,只要是大唐皇帝钦封的公主就成!”

      禄东赞听到韩元的话,马上解释道。

      这么粗糙?

      一点都不挑剔啊?!

      这里面有鬼!

      自己好像是疏忽了什么,身为后世的历史系学生,韩元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禄东赞看到韩元的表情变化,以为是让韩元有些不快了,但是想到自己吐蕃的情况,还有临行之前,松赞干布对他的要求。

      就只能够强子按压下内心的浮躁,静静的等待着韩元的沉思。

      韩元的确是在沉思!

      而且是沉思,吐蕃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一般要是来求娶公主的话,起码得知道大唐有几个公主,几个公主那个娶回去最合适!

      但是现在呢?

      禄东赞竟然说什么公主都成,一点都不挑剔,而且好像还微微的有些急切。

      这就让韩元抓住了漏洞了!

      吐蕃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有些记不起来了。

      现在想,也暂时无于事无补,韩元就笑了笑说道:“原来是求娶公主啊,这件事不是本侯能够决定的,不过倒是能够和陛下提一句,看看具体什么情况。”

      “应该的,应该的...”

      禄东赞非常的好说话。

      他也理解韩元的意思,毕竟,公主可是对他那个皇帝李二的女儿。

      皇室内部的事情,韩元一个外臣顶多是建议,想要怎么样,还是得最后李二决定!

      暂时没有想出来什么头绪,韩元就和禄东赞开始胡扯,两人随便的闲聊着,也是在相互试探对方。

      禄东赞试探大唐现在的情况,尤其是大唐和东突厥颉利可汗的摩擦,他可是清楚的!

      而韩元呢?

      他则是试探松赞干布现在在干什么,多大了等等。

      然而,两人都是狐狸!

      要说韩元是年轻的小狐狸,那禄东赞就是一头老狐狸!

      双方几乎试探了两个多时辰,但是收获却是寥寥无几。

      韩元最后有些口干舌燥的,直接提出了告辞,禄东赞也没有挽留韩元,笑着把他送出了别院!

      等到韩元从吐蕃使者的别院出来后,顿时暗骂了一句道:“呸,老狐狸!”

      同时的,禄东赞等到见不到韩元的身影后,也是脸色变得严肃了不少,眼中精光爆闪,“小狐狸!这大唐真的是人才辈出啊!”

      ...

      没有任何所获,韩元直接告辞了驿馆的小吏,然后回到了家中。

      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面后,他就开始细细的回想,自己到底是遗忘了什么呢?

      能够让松赞干布如此着急的,显然是吐蕃发生了危机。

      而吐蕃的危机,无非是内部和外部!

      内部的是...

      韩元抓起桌子上温润的茶水,狠狠的灌进了嘴里面。

      突然!

      他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一拍桌子!

      砰!

      “原来是这件事...”

      刚刚端着茶水,打算给韩元重新换一杯茶的韩依依,正好推门进来,一进来就被韩元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砰!

      哗啦啦...

      韩依依端着茶盘茶水的手一抖,直接就把茶盘给掀翻了,上面的茶壶直接摔在了地上,成为了碎片!

      不仅如此,她的手也被滚烫的茶水给烫红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外加韩依依弄翻茶壶摔碎的声音,韩元这才回过神来,目光落到了韩依依身上,一眼就扫到了她被烫伤的小手。

      “怎么样,有没有事?”

      见到韩依依那小手被烫的红彤彤的,韩元马上起身,一下子窜到了韩依依的身边,抓过了她的玉手,帮她吹了吹。

      手被韩元突然抓住了,韩依依白皙的俏脸上一下子浮现了一层红云。

      大唐还没有那么开放!

      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

      尤其是被韩元抓着的小手,拿到了韩元的嘴边吹动,感觉痒痒的,更是让她羞涩了不少。

      “少爷,没...没事了!”

      韩依依的声音轻若蚊蝇,脸颊红扑扑的,就是娇小可爱的小耳朵,都红成了兔子一样!

      见到韩依依羞涩了,韩元也知道刚刚的举动,可能稍微有些孟浪了一下。

      低头看了看韩依依的手,被烫的地方已经好了一些了。

      顺着韩依依想要抽手,就直接给放开了!

      见到韩元放开了自己的小手,韩依依连忙把手抽了回来。

      “依依,一会儿找点冰块敷一下!”

      韩元笑着叮嘱道。

      “嗯!”

      韩依依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羞涩的低着头,对韩元说道:“少爷,我再去给你准备一壶新茶。”

      说完,还不等韩元张口,就直接拿着托盘,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逃走了。

      ...

      韩依依离开了,韩元也终于记起了吐蕃这段时间应该发生的事情,回想起之前禄东赞的面容,韩元的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丝弧度!

      哼!

      看你这一回还想要求娶公主?!

      韩元心里面,有了对付吐蕃使者的杀手锏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韩元就好像是忘记了对方一样,再也没有去过驿馆见禄东赞。

      而吐蕃使者也的确是有些急了!

      他们来之前,家里面可不是很安稳啊,禄东赞之所以被松赞干布派到大唐来,目的自然是希望万无一失,让大唐答应他们的条件。

      然而,无论是李二,还是韩元都不见他们,那他们还谈个屁啊!

      原本还有些平静的禄东赞,左等韩元不来,右等韩元不来,去给李二提出请求接见的要求,也被宫中的内侍随口给敷衍掉了。

      禄东赞那胜券在握的脸上,也终于浮现了一丝烦躁!

      “来人!”

      在书房里面来回踱步的禄东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自己主动的话,那主动权就是落到了那个小狐狸的手中了。

      但是没有办法!

      大唐拖得起,他们吐蕃拖不起啊!

      而且谁叫他们是有求于人呢?

      很快外面扶着守卫的一个吐蕃侍卫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禄东赞弯腰施礼。

      “大相!”

      “嗯,拿着我的请帖,送到蓝田侯韩元的手中!”

      禄东赞郑重其事的,把桌子上一张刚刚写好的请柬,交给了这个吐蕃侍卫的手中。

      吐蕃侍卫接过来后,脸上马上浮现了一丝郑重之色。

      “喏!大相放心!”

      “嗯,去吧!”

      禄东赞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