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操色和尚大香蕉

      赵昕的两个月婚假,他终究还是没有全部用来造娃娃,毕竟他年龄还小,过多的缠绵床笫之欢并非好事。

      在他向赵祯再三请求后,赵祯方才应允,于是赵昕便开始着手挑选禁军组建他的禁卫团。

      北宋检选禁兵时,初有“兵样”,按身长、体魄划分若干等,分送诸道,令如样选募。以后用木梃代“兵样”,差以尺寸高下。对应召者,根据身长、体魄以及技巧等确定等级,再按等级编入不同部队。

      凡“亢健者”拣入禁兵,“短弱者”即入厢兵。

      应募以后,家属可以随营,本人须黥面涅臂为号,中途不得退役,实则终身为兵。兵员空缺则有时从子弟中补选。如果逃亡或犯罪,惩罚极重,甚至株连亲属和乡里。

      每遇凶年饥岁,就大量招募破产农民,又往往收编“盗贼”为兵,即所谓“除盗恤饥”。在兵源缺乏时,也捉民为兵。罪犯也成为兵士的来源之一。

      宋朝的士兵大多是穷苦农民出身,即便是禁军也不例外。

      当赵昕将征兵条例往禁军大营一贴的时候,八十多万禁军都沸腾了。

      每月二两饷银不说,且一次性就是发放半年,若是在训练中取得好成绩还会有另外的奖赏,绝大多数禁军士兵都磨拳擦掌,以求能通过考核,获取丰厚的饷银来改善家里的生活。

      垂拱殿内。

      庞籍出言道:“官家!听闻太子殿下给士卒开出每月二两的饷银,且一发就是半年,这么高的饷银,闻所未闻,臣怕禁军会因此事哗变啊!太子殿下如此做?是不是有些过了啊?”

      韩琦出言道:“回官家!古语有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臣以为太子殿下是想以高军饷来吸引禁军参加新军训练,没有不妥之处。”

      文彦博出言道:“可若禁军因此事要求加饷银,若朝廷应允的话,国库必定难以支撑,若不应允的话,难免禁军会因为此事而哗变啊!望官家三思!”

      赵祯笑了笑,将一本奏折扔到文相面前,说道:“文相公不妨先看看这个。”

      “据下面一众禁军将领奏言,说太子整这么一出后,禁军非但没有哗变者,反而自愿出勤操练,这又是为何啊?”

      赵祯看着一众大臣问道。

      文彦博虽是文臣,但在军事上也颇有建树。

      庆历八年,王则以“释迦佛衰谢,弥勒佛当持世!”为口号,在贝州造反,建国号安阳,自称东平郡王。

      宋仁宗慨叹说:“大臣无一人为国了事者,日日上殿何益?”

      于是参知政事文彦博自请政压。宋朝虽然在对外战争上不行,但在对内政压人民起义时,确实非常迅速而有效的,不出月余,起义军一众首领就被抓捕了,文彦博也因破敌有功,被仁宗提拔为同平章事。

      “文相可是看出什么来了吗?”

      赵祯笑问道。

      文彦博拱手拜道:“官家!殿下这封告示中有言:凡入选之禁军,每月必经考核,排名后一百名者,必遭淘汰,如此一来,就等于没有选上的禁军士卒依然有机会再次被选中,若想被选中,必定得勤练武艺,如此一来,朝廷为从耗饷,数十万禁军的战斗力却能提升,太子殿下这招尤为高明,老臣心服口服。”

      ......

      演武场上,一对对士兵比试着武艺,骑马,射箭等项目,赵昕和两位营长以及三十位连长都在挑选着合格的士卒。

      而演武场的外面还有一对对整齐的禁军站在外面,等待着前去考核。

      禁军的体质方面还是不错的,所以三千人没用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挑选完毕了,见此剩下的士兵只能叹息一声,返回各自的营地,等待一个月后再来竞争那一百个名额。

      而被选上的禁军自然是倍加珍惜这次机会,定会加倍训练,争取不做那最后一百名。但光是队列操练就让赵昕头疼不已。

      因为眼前这群大老爷们中,几乎百分百都不识字,按照后世的方法来整训军纪根本行不通,见此赵昕便亲自前往国子监,言明来意,请国子监生前往禁卫团中,教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禁军们读书识字。

      但没想到国子监里一众书生高傲的狠,竟然没有一人愿意来当教书先生,毕竟在他们眼里,这些士卒只是一群丘八而已,教他们实在是太掉身价了。

      见此,赵昕对这些国子监生也是失望不已,只好与开封市集之处张贴告示,高薪聘请先生,无论有没有功名在身,只要能识文断字就成。

      开封城外一处偏僻的村庄内。

      一个身材瘦弱,黄肌瘦妇人,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衣服的妇人看着空空如也的粮缸,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眼下的日子该怎么过才好呢?自己平时省吃俭用,替大户人家缝缝补补,所赚的钱都拿给丈夫去考秀才去了,可不知为何,一连多年,丈夫都未能考中,却依然执意要考,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己又该怎么办才好呢?不若死了算了。

      就在妇人产生轻生的念头的时候。只见一个瘦弱的落魄书生手上提着肉,拿着几串钱兴冲冲的推开了门。

      “娘子!快开门!且看为夫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官人!你这莫不是洗劫了谁家吧!这可是要杀头的!我们家虽穷,但万不能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妇人见自家丈夫如此不争气,顿时泪如雨下。

      “夫人!你想哪里了,我今儿个去市集,本想寻个临时差事干干,却没想看到太子殿下张贴告示,寻找识文断字的读书人,每月薪俸四贯钱,这不我就报名了,没成想居然还先发了两贯钱,我想家中缺粮,夫人已多日未尽米食,便买了些肉还有米。”

      落魄书生赶忙解释道。

      “官人!你莫不是骗我的吧!”

      落魄书生正色道:“娘子,我虽然没考中秀才,但好歹也是一读书人,岂能编谎话来骗夫人呢?”

      见此,妇人才相信。

      而后说道:“官人!你且歇着!奴家给您做饭去。”说着妇人接过肉和米便朝着厨房走去。

      “好勒!我再去打些酒来!”

      半个时辰后,书生和妇人酒足饭饱后。

      妇人将一贯多钱收藏好,走到落魄书生面前,娇羞道:“官人!眼下你有了正经差事,也不应为一日三餐而费神,奴家想给你生个娃了!”

      落魄书生看了一眼自家的夫人,说道:“夫人,生一个怎么能够,生它十个八个的!”

      说完,朝自家夫人扑去!

      ......

      烟花若殇:求收藏!推荐!

      书友群:545444277。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