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很粗俗带肉的小说

      有了大把的硬通货,朱天赐到界州城花七千精石,买了一座小巧的上品炼丹炉,拉了一大车灵草,回来开始炼制精元丹。

      伤药赚得钱很有限,有不少人在倒卖,还是丹药赚钱。

      但他只炼不卖,只等着价格慢慢上涨。

      补气丹多是外门弟子服用,内门弟子更多地服用精元丹,为了这次会猎,各派早就囤积了不少丹药,但这些丹药总有消耗完了时候。

      朱天赐又教给苏蓉蓉疾风术,让她全心修炼,不用辅助炼丹。

      随着大队人马入山,山脚下清静了许多,大部分小摊跟在队伍后面进山,大半的店铺也陆续关了门,朱天赐为了照顾苏蓉蓉,才驻留不肯离开。

      不断地有伤员从山里送出来,但大多伤势都不太重,毕竟都还没有深入,遇到的大多是些山林野兽。

      许多人组成商队,沿着开辟的山道,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除了运送伤员,还运送野兽毛皮,少量灵草,并将疗伤药、解毒丹、灵丹等运进去。

      一个月后,苏蓉蓉已经初步练成疾风术,只是飞得并不太远。

      朱天赐加班炼制精元丹,每天能炼出五炉共二十枚,他和苏蓉蓉每天消耗一枚,他另外用五心朝元法消耗五枚精石,在大量的精石和灵丹的催动下,二人的进步都很明显。

      朱天赐决定随商队进山。

      无论剑法还是法术,在实战中进步更快。

      他很自信只要不是遇到堂主级的高手,一般的内门弟子都不构成威胁,更不用说那些外门弟子。

      唯一可虑的就是妖兽。

      妖兽并不算妖族,介于猛兽和妖族之间,与猛兽更接近,但并不是说妖兽的实力就不如妖族,妖兽比妖族更凶猛!只是妖兽灵智未开,不能团结起来形成更强大的力量,对人族的根本并不构成威胁,因此一向只是各派历练的对象,而并没有当成真正的对手。

      朱天赐倒不怎么担心自己,他担心苏蓉蓉的安全,两人同命鸳鸯,苏蓉蓉一旦出现意外,他也会因此陨命,因此,在进山之前,他做了充分的准备。

      先是花两千精石给苏蓉蓉买了一件皮甲,是用低阶妖兽麋鼠的皮制成,可以抵挡普通灵兵和低级妖兽的攻击。

      另外,给她定制了一个纱罩,不仅能够遮蔽容颜,还防蚊防虫。

      还买了开山刀和锯子等工具,准备随地搭建房屋。

      朱天赐给自己制作了一些灵针,缝制在衣袖间。

      其他的生活用品,诸如临时帐篷,水壶,肉干等,装满了一个背包。

      苏蓉蓉觉得不落意:“相公,要不再买个包,分我一些。”

      “不用,我是男人。”

      朱天赐觉得自己很有男子气概,对于自己的女人,劳累一些也是应该的,这是上一世的美德。

      进山就不能再用马车,连马都不行,只有门派中高手使用法术或飞行法器。

      朱天赐不想暴露他和苏蓉蓉的疾风术,因此随着商队徒步而行。

      山道不平,只是前面的人劈开荆棘留下的一条小路,野草也被踏平,只是险峻的地方才凿了些台阶。

      小夫妻二人跟在一行六人的商队后面,这是一个实力较强的商队,其中甚至还有一名灵云派内门弟子,是专门给一组正规队伍运送补给的。

      除了那名内门弟子,其余五人都五大三粗,每人扛着一个大包。

      那内门弟子大约二十多岁,身材高挑,眼光犀利,显得很精悍,一看就是经过长期历练的实战,他对小夫妻二人并不在意,一看就不像是歹人,而且年龄太小,他都不忍心让他们交保护费!

      每个正式的会猎队伍前后都会有一两个外门弟子的组团,也有数个商队跟随,会猎队伍之间也会通过一定的方式进行联系,以避免离得太远。

      虽然每个门派都有一些飞行法器,但也只能用来载人,或者轻便的丹药,却不能驮运沉重的货物。

      大荒山里的猛兽和妖兽遭了殃,要么逃进更深处成为其他妖兽的食物,要么成为各队伍的战利品,但总有少数逃过一劫,毕竟各队伍之间有一定的间隙。

      这些落网的猛兽和妖兽就是商队的主要威胁,所以正规商队都配一名内门弟子保护。

      朱天赐二人并没有离商队太近,大约相差五六百米,以不跟丢为目的。

      因为有一个沉重的包袱,对朱天赐的体力是个严重的考验,为了减轻重负,他不断地对包袱发动轻度疾风术,这样会不断地消耗精石来补充法力,但朱天赐不在乎。

      当夜,赶了两个小时的夜路,商队终于停了下来,在一块稍为宽阔的谷地扎帐篷休息。

      朱天赐也在离得较远的一棵大树上,用锯子将中间的枝叉清理,与苏蓉蓉坐靠在上面,周围洒抹了一些驱蚊的药粉。

      苏蓉蓉小声问:“咱们为什么要进山?”

      “这是历练的好机会,不能轻易错过。”朱天赐回答:“当然,也可以多赚一些钱。”

      “如果被妖族捉住怎么办?”

      “不怕,妖族里我有朋友。”

      苏蓉蓉凝眉想了一会儿:“相公,你告诉我,咱们成亲之前,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朱天赐眨眨眼,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答道:“我都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你跟你的师姐冷月乘船出游,与我相遇,一见钟情,结为夫妻,你师姐冷月就是咱们的媒人,后来遇到歹人,你受伤失去记忆,你师姐去追那个歹人,咱们就与她失散了。”

      “那为什么你不帮我找我师姐?”

      “找了,找不到啊!我担心再遇到坏人,你又受了伤,才躲到那个小镇子里。”

      “我师姐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你师姐很厉害的,比我厉害多了,我猜,她可能来找过咱们,见咱俩恩恩爱爱的,不好意思打扰咱们。”朱天赐早就想好了如何应答,因些回答得毫无滞碍。

      苏蓉蓉温柔地看了他一眼:“相公,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恢复记忆。”

      “何必一定要记起之前的事情,咱们向前看,只要咱俩好好的,就不枉这一生。”

      苏蓉蓉点头:“不错,我想与你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朱天赐心中暗叹,这个该死的夫妻契约是强加给他的!强行将两个人结成一个同心结,连情感都给契约了,让他都升不起一丝对苏蓉蓉的怨怼。

      前世有句名言,既然不能反抗,就要学会享受。

      他伸手揽住苏蓉蓉的秀肩,拥在自己怀里。

      苏蓉蓉浑身一颤,却没有挣扎,反而靠得更紧了一些。

      朱天赐立即警醒自己,凡事都要有个度,他早就给自己立了一条底线:在掌握足够保护两人安全的实力之前,绝不坠入温柔乡里。

      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商队六人对他们更是毫不介意,原来这是一对小情侣。

      在修炼界,一般的认知,只有专心修炼,实力才能不断地提高,一旦有了私心杂念,就再难进步,这么小的年纪就缠绵在一起,只能做一对平凡夫妻,更可能这次会猎就是两人的生命终曲。

      这一次,商队终于遇到一头落网的野猪,那内门弟子一个火雨术将野猪烤得半熟,六人将野猪刮干洗净,架在火上烧得焦黄,大餐了一顿。

      之后,那内门弟子远远地招手:“小兄弟,这里还给你们留了一条猪腿,尽管享用。”

      然后,六人拍拍屁股继续前行。

      朱天赐慢慢走过来,也不客气,拎起烤腿大啃。

      苏蓉蓉则取了些干粮,就着泉水慢慢地嚼着,她只吃素。

      “相公,为什么要受人恩惠?”

      “哦唔。”朱天赐边吃边道:“这没什么,将来还他们便是,你看,他们的手艺真心不错,皮烤得酥而不焦,肉也很烂,还特意留了些香料,这味道,啧啧,真是赞!”

      苏蓉蓉转过头去,轻声道:“我不喜欢杀生。”

      “不喜欢就不杀。”朱天赐顺口道:“到时候由我来动手,一切罪过由我一个人承担便是。”

      苏蓉蓉眼角闪过一丝忧伤的感动,她能猜到身边的这个男人很多事情在骗她,就连这夫妻关系都可能是假的,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怨忿,反而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有一个疼她爱她的男人,真的很好。

      第三天,商队突然停了下来,那内门弟子拔出长剑,如临大敌。

      “走,去看看。”

      朱天赐牵着苏蓉蓉的手,快步向前行去。

      拦路的不是妖兽,而是一个人。

      朱天赐认识,玄天派堂主魏明光。

      邪道中人。

      朱天赐立即猜到魏明光的来意,邪道想必趁会猎之机,暗杀各门派有实力的弟子,削弱各派的力量。

      魏明光远远地看到他,有些愕然,大声喝道:“我与灵云派有仇,闲杂人等请走开!”

      屁的仇!

      朱天赐很鄙视他这种说法,大声回道:“其他的人我不管,这位是我朋友,自当出手相助。”

      魏明光犹豫了一下,他知道这位虽然年纪小,却亲手力杀仙侠派掌门,实力不容小觑,何况其师又是邪道的大佬,他也得罪不得,悻悻地道:“今天算你们走运!”

      说完纵身一跃,钻入旁边的密林之中,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