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影阁

      “世子殿下伶牙俐齿,本官说不过你,但还好本官也不是光凭一张嘴过来的。

      你要物证,有!”

      王侍郎冷笑地看着他。

      企图从这世子殿下看出震惊,疑惑,猜疑的惊讶表情。

      果然,当他这句话说出来后,他很明显的察觉到,陈岱林小嘴微张,瞳孔一缩,虽然很快就恢复平静,但还是被他这个精明的老狐狸给洞察到了。

      “哼!小兔崽子也敢跟我斗,这次晋王来了也救不了你!”

      王允赞眼神得意,还好自己手脚快,先把这世子殿下给传到衙门过来,这样对方也做不了什么手脚。

      不仅如此,他还特意到那座院落先监视着,不让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靠近。

      “昨日你派遣两个手下将我儿给擒走,虽然给他蒙上了眼睛,但还好我儿聪明,以上茅房的名义迫使你两个手下给我儿松绑。

      感谢你那两个手下吧,要不是他们如此蠢笨,我儿怎会重见天日,让他在短短时间内熟悉那里的地方环境!”

      王允赞越说越是得意,因为对面的世子殿下随着他的话语而渐渐不堪,眼神怕得仿佛要求他别说了一般。

      他胜券在握,犹如斗赢敌人的铁公鸡一般昂首挺立,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的世子殿下。

      三司长官也开始注意到了堂下两人的神色,云尚书率先问道:“那个地方就有王侍郎你说的物证?”

      王允赞点头应道:“下官不知,今日犬子才带下官去找到那个地方的……想必那里的证据应该早就被陈世子销毁了。

      他看了陈岱林一眼,继续冷笑道:

      “但是,他可以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销毁,但有些东西可就销毁不了!

      那座院落若是陛下早年赏赐给陈家的,宗人府那边肯定会有档案记载,若是世子殿下自己去买的,那么牙行那里就会有相应的购买协议!

      这两样东西,我想世子殿下就算再手脚通天,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销毁,恐怕也做不到吧?”

      王允赞嘿嘿冷笑着看向陈岱林,他心中大势已定,感觉对方在他这番话出来应该已经六神无主,手脚冰凉了吧?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世子殿下这次却没他料想的那般不堪了,他的神色一片平静。

      “若确定那座院落就是我的?哪便可以定罪啦?”

      陈岱林眉头一挑,他指着王浩飞对三司长官说道:“自始至终,可都是他的一面之词。”

      云尚书皱眉回道:“也不能说是王浩飞的一面之词,毕竟当初他在大街上逃避追杀,也有府尹衙门的衙役作证。

      想来他总不可能提前就知道那座院落属于何人,要故意栽赃陷害世子您吧?”

      “这个也不是不可能。”

      陈岱林没关于这个话题纠缠下去,他转头看向王允赞:

      “这么说,王侍郎已经确定那座院落是我的了?”

      陈岱林眉头一挑,饶有兴致地问道。

      “是……”王侍郎有些迟疑,对方怎么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他现在不应该是吓得对我唯唯诺诺才对吗?

      陈岱林突然笑了,笑得如沐春风,和熙阳光。

      “我不反对你们去宗人府或者所谓的牙行查,看看我或者晋王府名下有没有那座院落的什么协议。”

      世子殿下眼神变得锐利,他盯着王允赞沉声问道:“但是,若你所说的这些都没有找到,又当如何?!”

      “我乃晋王嫡长子,大燕世子殿下,若我平白无故遭人污蔑,王侍郎,你可知道后果?”

      王允赞被这句话说得有些慌乱,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想起,他竟然没有提前去查那座院落名义上的主人是谁!

      能做到侍郎,尤其是户部这种油水衙门的侍郎,靠得不仅是能力才干,更要有着眼力劲以及对细节的敏感嗅觉。

      所以王侍郎可以被人私下诟病他是个怕老婆的软蛋,但却不能说他是个没有能力的官员,任你是恩荫乘凉或者是卖官鬻爵,都没法做到户部侍郎这个位置。

      而如此一个精明的人物,居然连细节工作都没有做好,可想而知,外界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以至于让他失去了应该有的判断。

      首先是自家儿子的哭诉,夫人的责骂,接着便是外界同僚的暗示,打击政敌的机会……等等。

      当然,若是没有这些压力影响到户部侍郎的判断,那么这件荒唐的案件也就不会受审了。

      王允赞开始冷汗直下,他隐隐有股感觉,自己貌似被人算计了。

      而且还是他自己主动跳的陷阱!

      三司长官相互看了一眼,其中御史中丞张寻说道:

      “陈世子,既然王侍郎如此说了,哪我们便只好派人到宗人府或者京城牙行那边查查档案或者购买协议,以确定物证。”

      世子殿下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既然要以这座院落为物证的话,哪我也无话可说。

      你们接下来就自便吧,要怎么查都没问题,能证明那座院落是我的就行。”

      “但是……”陈岱林顿了顿,皮笑肉不笑地对王允赞说道:“若是这座院落不属于我的话,王侍郎可就有大麻烦了。”

      王允赞做官十余年,自然不会理会这种威胁,但他已经有股不安的预感。

      ……

      “启禀大人,属下等去宗人府查了下,里面官员回复,那座院落并未有在他们那里的备案。”

      第一个消息传来,令王允赞心中咯噔一声。

      “启禀大人,牙行那边对那座院落的购买协议找到了,经属下确认,那座院落并不是世子殿下的。”

      第二个消息传来,王侍郎已经六神无主,手脚冰冷,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座院落竟真不是陈岱林的,亏得他还让人守在外面,不让人有做手脚的机会。

      如此一来他岂不是算污蔑王侯弟子?这个罪名可不轻啊!

      正当王侍郎已经考虑要如何应对这个污蔑的罪名时,那位来禀报的捕快却是再次补充了句:

      “那座院落,是户部侍郎王大人的。”

      声音如同平地起惊雷一般,将除了陈岱林以外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片刻后,王允赞率先回神过来,他癫狂喊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是从牙行那里拿来的购买协议。”

      捕快将手中资料递交给三司长官,最终王允赞才在三人的古怪神色中,颤抖着拿起那张轻如鸿毛的协议。

      看完后“啪”的一声,王允赞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那座院落真的是他的,是他当初为了刺杀陈岱林的几个杀手而购买的。

      他们在信里称,要带一个比较大的铁笼子,请王侍郎给个环境偏僻,最好是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让他们放个几晚。

      京城就这么大,王侍郎也想不出哪个地方符合条件,于是财大气粗的他就派人在如意街那里买了座院落,因为那条街是京城人气最低的居住区,相对来说安全。

      这座院落虽然是他派人去买的,但王允赞并不知道具体是如意街的哪一座,而且他也就起了临时存放物品的心思,哪里会一直放在心上?

      这会可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