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兵

      正当午,王家葡萄庄园外的树林中,两个身上挂满草藤和树叶的“伪装者”,正缓缓向庄园行进着。葡萄庄的入口大门在南面,正对前边的乐岭村。此时两人正从北面的树林,偷偷潜入。

      “你这方法真不错,那些狗啥都没发现。”

      陈列满身“武装”、爬在崎岖的林地上说道

      “那可不,兄弟我办事,你放心。”陆渊奸笑道

      陈列看了看涂在皮肤上,陆渊捣碎了树叶、滤出来的绿汁,嬉笑道

      “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吗?”

      不一会儿,两人已经在离葡萄园的不远处的田埂处,“埋伏”了起来。

      从外观上看,这就是一丛普通杂草堆。

      陆渊看了看手腕上,利惠送给他的同款百达翡丽手表

      “现在正是饭后休息的时间,他们应该在休息。等一会儿,应该就会来人了。”

      果然,话音刚落。不远处的王家大宅旁小房子群、身着工服的人不停的从其中鱼贯而出。

      人手带着粗壮,看起来很结实的大剪刀。有些还拉着桶状、底下四个车轱辘的人拉车。

      桶车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行驶在众条葡萄架的空隙处。

      不一会儿,两人就看见了人群中,肩挎果篮,正婷步袅袅走来的王家两姐妹。

      只王娇芸身着夏装薄花短裙,头发上裹着小花巾,脚上还是穿着那一双小拖鞋,配上稚嫩绝美的脸蛋,也显得随性可爱。

      王娇丽脚上穿着一双平底鞋,丰满高挑的身材加上独特的西域美,不知是多少青年男子的梦中情人。

      只可惜此时她的手臂,此时正挽着她的丈夫。

      陆渊看了看陈列,果然、只见陈列一脸沮丧的看着远处那对夫妻。

      再加上身上的树枝树叶,此时的胖子、看起来就像是打了败仗的士兵似的。

      盯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可人儿,陆渊的心跳渐渐的加快了起来,呼吸也越来越重。

      “你冷静点,等下被发现了我们就完了,能不能像胖哥我一样沉稳。”

      胖子看着旁边的陆渊说道

      “这方面你有经验,快快教教我如何将这个小天使把到手。”陆渊盯着远处、头也不回的向胖子陈列问道

      “一回生,二回熟。哪有你这样第一次见面就表白的。”

      “像咱们这样偷摸着看肯定是不行的,得让二大爷再带我们来一次才行。总之,她没有直接拒绝你,就有戏。”

      陈列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在带新兵那般

      “让我爷爷来?,那可不行,人家又以为是来说亲事,上次说什么不外嫁,我可再丢不起这个脸了。”

      陆渊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说道

      “这种事就是要厚着脸皮才行,你在学校拒绝过那么多女生,你见到哪个女生丢了脸就活不下去了?”

      “喜欢就是喜欢,要不是丽姐有了家室,我早上了!”

      陈列握紧了胖手、奋力挥了挥。

      陆渊辩解道

      “她们可没丢脸,我只是说我妈不让我谈恋爱而已,事实也是如此。”

      “总之你不答应人家就是拒绝了。”

      “我想起来了,你看小芸她长得可不完全像是新疆人,但是她父母又都是新疆人。”

      “你记不记得前阵子历史老师说的安史之乱,自从安史之乱后,咱们中原人就对外族人很是排斥。”

      “你说她们家,是不是有过这方面不太美好的历史,才会如此。”

      陆渊边回忆着课堂上的内容边悠悠说道

      “看个美女都能想到这些东西,我看你还是适合做个书呆子,你要是能追到小芸,那可真是见鬼了。”胖子汗颜道

      两人正低声的聊着,不知觉已经到了下午。

      落日下,葡萄园里的工人人们还在各自忙碌着准备收尾工作。

      夏日的夕阳渐落,也给景色宜人的葡萄庄园带来了一丝清凉,两个猥琐兄弟已经一动不动趴了几个小时。

      陆渊盯视着远处用白玉巧手熟练的剪下一串串葡萄的王娇芸,夕阳落在她的可爱的俏脸上,不自觉地抹过额头上的几滴香汗,微风轻扬着秀发,也牵动着陆渊的心。

      在陆渊心里,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平日里,不是玩游戏就是做作业,只觉得此时的美好,胜过自己所有的热爱…

      傍晚,伴随着葡萄庄园里最后一个人的离去,两人也终于挪动着早已麻木的身体。悄悄的从这偌大的果园里爬了出去。

      “再也不去了,趴一整天就看了女神跟那个壮汉,眉来眼去的。”

      “还时不时互相喂葡萄吃,胖哥我受不了了。”

      只见胖子蹲在河边,边用河水擦洗着手臂上的绿色痕迹边说道。

      “谁叫你口味这么重,从小你就喜欢年龄大的女人,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陆渊用清凉的河水洗了一把脸说道

      “不说了,都快饿死了。要不是偷吃了点她们的葡萄,估计我们今天就躺在那儿了。

      “身上还都是些树枝树叶,直接空地变出两座坟。”

      两人大笑。

      “明天我再去找你玩,教你怎么玩新手机。”

      说罢陈列便告别了陆渊回家了。

      “今天去哪了?,中午也不回家吃饭。”

      “要是饿坏了肚子,以后你就得天天跟爷爷呆在一起,听他念那些老经。”

      李婉仪看着饭桌上狼吞虎咽的陆渊,对其不满地问说道

      “没去哪儿,我们就在村里玩儿呢,游泳去了。”

      陆渊边喝下一口汤边嘻嘻笑道

      吃完了饭,陆渊又浑身充满了活力。便想去看看爷爷,有没有什么新花样。

      书房里,陆元礼正埋着白头,戴着老花镜看书。

      “爷爷,你在看什么书啊。”

      陆渊探着脑袋问道

      “周易。”陆元礼回道

      “周易?,为啥我在书房呆了那么久,也没见过叫周易的书?”陆渊疑惑道

      “这些书对你没用。”陆元礼说道

      “哦。”

      说罢,陆渊也在爷爷竹架上找了一本《观堂集林》,坐在陆元礼边上,看了起来。

      夜渐深,奶奶李婉仪给苦读诗书的爷孙俩,端了两盏茶。

      陆渊这才醒过来,看了看身旁的爷爷,还是之前的姿势。

      陆元礼伸了伸老腰,把桌上的书本合上。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后向陆渊问道

      “看的懂吗?”

      陆渊摇了摇头

      只见一个手掌猛的一下拍了过来,陆渊还来不及躲闪,头顶上已经一阵闷痛传来。

      “哎哟,您这样天天打我,我还看的懂吗?。”

      陆渊顿时吃痛、摸了摸着被陆元礼拍过的地方。

      “看不懂也不问,活该被打。”

      陆元礼又喝口茶呵斥道

      “你小的时候,经常坐在书房里看爷爷的书,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你也常常向我提问。”

      “看书看的倦了,就和村里的小伙伴游玩。日落之时,你便会爬到院子里的枣树上,眺望着远处的夕阳。”

      陆元礼盯着窗外突然悠悠说道

      陆渊摸了摸还有些疼的脑袋不明所以,他当然还记得小时候的事。

      爷爷所说的,也不过是自己七八岁时候的事。只是不明白爷爷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长大了,很多简单的,美好的东西一去不回。

      “伴随而来的,还有本该不属于你痛苦。”

      说罢,陆元礼便叹了口气,若有所失的离开了书房。留下一脸疑惑的陆渊。

      “又是这样,每次话都说一半儿。”

      陆渊无奈的回了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