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坊黄色网站

      连着五六天,四爷都宿在汀兰轩,李氏气的不停的摔东西。

      四爷这是明晃晃的在打自己的脸。

      正院。福晋听说苏纯这几日恩宠不断,没有什么反应,但是神色有些阴沉,秦嬷嬷看着心里不安,却是不敢再劝福晋抬举苏纯了。

      这天,四爷突然来了正院,福晋都有些恍惚,四爷真是好久没来了。

      秦嬷嬷和张嬷嬷很是高兴,“主子,您可要抓住机会,再生个阿哥啊!”

      福晋心里没什么波动,四爷无事是不会来正院的。

      果然……

      吃饭的时候桌上寂静无声。

      秦嬷嬷在一旁暗暗着急,福晋就不能主动一些嘛,唉,和主子爷端着做什么,白白让那些狐媚子钻了空子。

      四爷打破沉默,“今年中秋不在宫里过了,皇阿玛准备秋猎,到时候一起办了,你备好礼物,叫上李氏,去宫里拜见一下娘娘即可,带着和大格格、二阿哥,娘娘会随圣驾,这次秋猎就不带他们两个了,让他们进宫给娘娘请安。”

      福晋虽说心里对四爷已经不抱期望了,但是也想缓和一下关系,只是平时一直端着架子,表情严肃,已经深入骨髓,已然形成习惯,一时也转变不过来,“妾身知道了,妾身会尽快准备好,进宫给娘娘请安。”

      四爷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一时间又是一阵沉默无言。

      苏培盛暗暗摇头,福晋这架子真大,怎么着,还想主子爷主动搭话吗,真是……且端着吧,早晚把主子爷端了。

      乌拉那拉氏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看着四爷吃。

      四爷觉得有些倒胃口,就吃这么几口能吃饱了?看了乌拉那拉氏一眼,耐着性子问:“吃好了?”

      乌拉那拉氏恭敬道:“主子爷,妾身吃好了。”

      这说话真是累,四爷都受不了,明明是夫妻,却是一点都不像,倒像是上下属。

      一时没了胃口,放下筷子。

      福晋想着秋猎,心下有了计较,“爷,这次随行是不是需要带几个人伺候着?”

      四爷看向福晋,“只带一个,就苏氏吧。”

      乌拉那拉氏咬牙,心有不甘,不过心里也知道这苏氏正得宠,肯定是要随行的,想了想还是不甘心,“爷,只带苏格格是不是不太合适,要不再带上宋格格吧?”

      李氏不能去,尹氏身份不够,斗不过苏氏,宋氏总能斗上一斗,虽然心里不想承认,但是宋氏是四爷的第一个女人,跟着四爷时间最长,对四爷来说终归是不同的。

      四爷皱眉,宋氏?“不用了,宋氏身体不好,不必折腾。”

      “好了,没什么事歇着吧,爷有些累了。”

      今天四爷倒是没走,在正院留宿,但是没做那事儿。

      乌拉那拉氏躺在床上,感到悲哀,嬷嬷总说要再怀一个,可是四爷不碰自己,怎么怀。

      刚刚自己都主动了,可是四爷都拒了,自己实在是再做不出更出格的事来。

      乌拉那拉氏在闺阁时被教的有些过了,乌拉那拉氏是大姓,福晋身为嫡女,自是以正妻来培养的,正妻都是端庄的,教的都是贤良大度,要为夫君开枝散叶,三从四德深入骨髓,或者说更为夸张。

      穿着不符合年龄的服饰,过于死板,乌拉那拉氏自己现在都觉得自己老了,不符合年龄的老化,但是已经形成习惯,想改,难了。

      乌拉那拉氏一夜没睡,就睁着眼到天亮,早上伺候四爷穿衣,送走四爷,才松了一口气。

      乌拉那拉氏有时候都自暴自弃的想,四爷要不干脆别来了,来正院除了说正事,就是盖棉被纯聊天,自己还不自在,不敢乱动,怕惊扰了四爷,也睡不好。

      其实后院的女人侍寝都战战兢兢的,睡不好,只不过有的为了承宠,睡不好也眼巴巴的盼着四爷去。

      第二天,后院知道中秋不大办,四爷要随圣驾,都有些蠢蠢欲动。

      听到苏纯随行,又是咬牙切齿,恨不能代替苏纯去。

      苏纯也很高兴,自己能随行不是很意外,意外的事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啧啧,没想到啊,自己在四爷心里还是有点儿位置的。

      苏纯嘱咐道:“出行之前都低调些行事,就在院子里,收拾行李,不要惹事。”

      玉莹有些激动,不过能按捺住性子,“放心吧格格,奴才一定谨慎行事。”

      苏纯闻言欣慰:“嗯,我对你还是放心,小豆子也比较稳重,就是玉环,你呀,以后可得好好收一收性子,别动不动就冲动,说话办事稳重些。”

      玉环呐呐的:“奴婢知道了,奴婢会改的。”

      苏纯敲打道:“以后什么样我也不能保证,即使我得宠了,也不许处事乖张,仗势欺人,不说主子爷和福晋会不会罚,我就不能轻饶,我这儿容不下仗势欺人的奴才。”

      “奴才们记下了。”

      玉环和玉莹忙着收拾行李。

      苏纯看着,有些好奇:“格格随行都能带多少行李?”

      玉莹愣住,玉环也停下手中的动作,好像……不知道。

      “奴才也是刚进府不久,之前在内务府,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清楚,左右不会超过三个箱子,应该也就两到三个箱子。”

      苏纯想着还是问问四爷比较稳妥,“小豆了,你去前院问问,能带几个箱子。”

      不一会儿,就见小豆子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个苏培盛,带了人抬了两个大箱子。

      苏纯不解,“苏公公,这是………”

      苏培盛笑着说:“主子爷想着格格进府不久,东西想必不甚齐全,主子爷让奴才给您带话,这次伴圣驾出行,行礼都是有规制的,按规矩您只能带两个箱子,不过主子爷让奴才送来的箱子大些,苏格格可以稍微多带一些东西。”

      苏纯面上带笑,喜不自禁,“真是麻烦苏公公了,劳烦主子爷挂念。”说完朝着前院盈盈一拜。

      苏培盛赔笑:“不麻烦,不麻烦,苏格格没什么事,奴才就先告退了。”

      苏纯道:“苏公公慢走。”

      玉环拿了一个荷包,塞给苏培盛,把苏培盛送了出去。

      苏纯绕着箱子转了一圈,好家伙,这箱子真大,一个箱子,两个人都能装进去。

      箱子这么大,装的东西就多了,空间也宽裕了。

      一个箱子装了衣服首饰,另一个箱子苏纯准备全装吃的,把之前做的辣酱和肉酱装进去,才把箱底儿盖住。

      离着出发还有两三天,够了,苏纯带着俩丫鬟做了好多面包糕点,又炸了肉干,把箱子装的满满当当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