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免费账号

      荒原之上,狂风大作,一声惊雷过后,雨终于落了下来。

      方言躲在屋内,看着屋外师父孤军奋战的身影,心里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助。

      少年往往只有在被人保护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弱小。

      要是没有手臂上这个可恶的咒印,自己灵力兴许早已突破赤虹,到了黄道境,那样说不定还能同师父并肩作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袖手旁观。

      想到此处方言忿忿地看了一眼手臂上的衔尾蛇咒,拳头紧握,心里暗暗决心:“以后一定要想办法破除这个咒印,让自己变得更强,决不要再像个胆小鬼一样躲在师父身后。”

      他这般想,只是今日这劫能否平安度过却也难说。

      前方,魏天公持剑站在乌泱泱的鸦群之中,面色苍白,背上长衫早已被鲜血浸染,黑了一大片。

      他感觉肩膀逐渐发麻,先前摇光那箭上涂有剧毒,恐过不了多时,他的手臂将完全不能动弹。

      对方是黎渊皇朝暗杀组织暗七星中身法最为灵巧的刺客,一手飞星神箭诡秘莫测,出神入化。

      魏天公此刻如同一只笼中困兽,摇光则是那持弓藏身于黑暗中的猎人,不知何时射出手中那支致命箭矢。

      大雨逐渐迷糊了视野,朦胧中,又一支飞箭疾速射来,位置依旧是瞄准魏天公的背部。

      这次魏天公心有防备,提早侧身躲避,无奈这剑破雨而来,速度奇快,又加上他身中剧毒,行动有所迟缓,肩膀还是被划破了一道口子,登时血流不止。

      漫天群鸦的惊叫像是地狱恶鬼的哀嚎,魏天公心神已有些恍惚,雨雾中,他仿佛看见了皇后樱离的面容。

      “魏将军,皇子的安危就拜托你了!请你务必保护他的的安全。”

      “皇后放心,末将定不负使命。”

      他回想起那日领命时的场景,这是他以龙神卫大将军身份领的最后一个命令,这个命令他守护了十四年,今日决不能在此中断。

      想着眼神逐渐变得坚决,他反手毅然拔下背上的毒箭,任由鲜血喷涌而出。

      他知道,面对摇光这样的强敌,决不能抱有任何一丁点侥幸,唯有拼死一搏方才有一丝胜机。

      想到此处,体内灵力顿时如潮涌动,一道紫气自破影剑上无声腾起,很快便包裹了全身。

      龙魂剑意!

      鸦群中摇光神情诧异,心中震惊道:“魏老头疯了吗,中了我的毒箭还敢气运全身,施展足以耗尽元神的龙魂剑意,真不怕剧毒攻心!”

      诧异很快转为恐惧,只见磅礴大雨中,伴着一声雄浑龙吟,氤氲紫气瞬间化为一条巨龙,翱翔于空。

      天地间登时霞光万丈,宛若黎明。

      霞光所照之处,那些鸦群纷纷化为黑烟,随风消散。

      摇光此时已是原形毕露,无处藏身,只见他面色铁青,眼中惧色显露无遗。

      他如何也想不到魏天公竟会舍命施展出龙魂剑意,霎时只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吓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下方,魏天公迎风而立,面如钢铁,雪白的须发在风中肆意飘扬,好似一团熊熊燃烧的白色火焰。

      破!

      只听一声断喝,魏天公举剑一指,天地间顿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苍白电光中,紫光大盛,龙吟震天,巨龙挥舞着利爪,以山呼海啸之势笔直冲向摇光。

      巨大的冲击激起阵阵气浪,茅草屋被吹得猛烈摆动,摇摇欲坠,方言也被震飞了丈远。

      一时只觉头晕目眩,天旋地转。

      片刻后,一切归于平静,方言艰难起身,迷迷糊糊走到门边,望向门外,屋外此时已是一片狼藉,断树残枝,砖墙石块散落一地。

      待烟尘散去,只见魏天公倚剑单膝跪在地上,面色惨白,满身血污。

      在他前方不远处,摇光也是瘫倒在地,腹部被洞开了一个碗口大的圆孔,鲜血不断从里面流出,背上的墨绿色长弓已然断成两节落在一旁。

      受如此重伤,摇光心知命不久矣,弥留之际,他用尽体内最后一丝灵力,在掌心幻化出一只乌鸦。

      “不好!”

      魏天公眼见乌鸦展翅向西方飞去,想要阻止,无奈身体受伤太重,刚才那一招龙魂剑意也已耗费了全部灵力,此刻根本无法起身。

      “没有人能逃脱暗七星的追杀,我会在黄泉路上恭候两位大驾!”

      摇光血眼凸鼓,表情狰狞,发出癫狂的大笑,随后一口鲜血喷出,当即气绝身亡。

      这一刻,魏天公也再支撑不住,握剑的手一松,侧身倒在血泊中。

      方言连忙冲到师父跟前,见师父唇色乌黑,气若游丝,眼中仅有些许生机,一时手足无措,只能无助跪下,一遍一遍呼喊着师父。

      魏天公微微抬了抬手,示意方言靠近一些,方言赶紧将耳朵贴近,听师父虚弱地道:“方言,你本是阴风之境上黎渊皇朝的皇子,在你出生那年你父皇被奸人所害,皇朝内有人想乘机夺权,皇后大人在危难之际将你托付于我……随后师父为了躲避追杀便带你逃到这尘域大陆来,隐姓埋名,不料今日还是被他们给找到……想必过不了多久那些人还会再派刺客过来,你一定要赶紧逃离此处,逃得越远越好。”

      “还有…”魏天公咳嗽了两声,强撑着身子,接着道:“你切记不要向其他人表露自己的身份,尘域大陆上的那些宗门一直视我们黎渊皇朝为邪魔妖道,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

      方言含泪点了点头,他第一次从师父口中知晓了自己的身世,震惊之余此刻更担心的仍是师父的身体,他带着哭腔道:“师父,我们一起走。”

      魏天公微微一笑,低声道:“能陪殿下度过十四年的平淡时光,末将已十分满足了。”

      这是魏天公首次以臣主身份与方言对话,他心中一暖,接着道:“殿下天赋异禀,待到他日破除咒印,灵力飞升,重返黎渊皇朝,夺回皇位,末将在天之灵,也无遗憾。”

      话音刚落,魏天公双眼一闭,便此溘然长逝。

      “师父!”方言扑在魏天公身上,泪流不止。

      心中悲痛欲绝,可留给他伤心的时间却并不多,那只向西飞去的乌鸦不知何时便会带着新一批的刺客追来,他得赶紧逃离此处。

      时间紧迫,方言擦干眼泪,回屋取出锄头将师父的遗体埋在茅草屋后的山丘上,用木板简单做了一块墓碑,碑上书“尊师魏天公之墓”七字。

      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方言缓缓起身,此时只见月从东边起,正好照在师父的墓碑上。

      回想起从前与师父相处的点点滴滴,日子虽过得清贫,却也温馨闲适,这样的日子以后恐怕都难再有了。

      想到这儿心中不禁泛起一丝酸楚。

      “再见了师父,徒儿答应您,一定会好好修炼,他日夺回皇位,慰籍您在天之灵。”

      方言手持破影剑,背上行囊,最后看了一眼师父的墓碑,转身大步向岭下走去。

      至于去哪儿,他自己也不知道。

      月光清亮,一路披星戴月,方言沿着大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赶,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师父,独自远行,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说不出什么滋味。

      夜里寂静无声,偶有稀疏的虫鸣鸟叫声,让人内心平静。

      他渐渐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开始认真分析起自己目前的处境。

      现在首要任务自然是要先逃离此处,越远越好,方言估摸着至少要离开现在所在的沧州才行。

      然而一直逃也并非良策,以那些人的追击能力迟早一天会寻到自己,最好的办法是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一来可以安心修炼,抑制咒印发作,二来也有精力想办法破除手臂上的咒印。

      一个摇光实力已如此恐怖,不知道以后还会碰到怎样可怕的强敌,自己必须快速变强才行。

      至于重返阴风之境,夺回皇位,那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非一朝一夕之功。

      分析完目前形势,方言抬头起,望着夜空星星点点,月似银盘,眉头稍稍舒展,心情也豁然开朗。

      身处绝境,他反倒越心怀希望。

      他回想起师父的临终遗言,知道父亲已死,而母亲则是生死未卜,很可能已落入敌手。

      说不定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母亲,一想到这儿,方言身体不禁激动地微微颤抖,脚下步伐也变得轻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