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向日葵视镢

      张平抱着楚依依软软的身子,一步步向点兵台高出走去。

      后面有妖族见状以为有机可乘,就想要追击。结果追了两步就被点兵台上巨大的压力压趴下,然后被后面的人族剁掉蹄子,惨叫着滚了下去。

      沙小晴在张平抱着楚依依走了之后,就高呼一声:“走,杀妖族去。给张平留一点空间吧。”

      大家路过张平时,眼神都有点……可怜。大家下意识的认为:楚依依已经活不了啦。

      一会,大半学生都杀了过去,要清场呢。妖族这边在金云天射完最后两支箭矢后,就开始逃窜。

      金云天也想明白了:先战略性撤退。

      现在士气低沉,继续战斗下去损失更大。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会,补充之后回来再战。

      于是妖族灰溜溜的跑了。学生们一路追杀,却也干翻了三十多个妖族,最终杀到了妖族军团前面,站在点兵台的最后几级台阶上,对妖族军团挑衅。

      最后学生们甩出一个个妖族头颅,哈哈大笑而归。

      这边,张平抱着楚依依越走越高,越过一层层点兵台,竟是直奔顶端。对于周围的祭庙和传承,张平视而不见。

      且不说此时张平眼中只有楚依依,就说此前接受的那个‘应地无疆’的绝学,哪怕点上五十多滴功德,也才学了点皮毛,实在是不划算的很。

      五十滴功德,要用来促进修行,足以氪金到金丹、甚至元婴境界了。有‘金’也不是这么氪的,这是糟蹋。

      仙人级别的传承是好,但看看也就罢了。

      点兵台顶层,是一个宽阔的平台,但在正中央却有一个三层的朱楼。朱楼简洁素雅,一支翠绿如翡翠的莲叶探出。

      竟然真的有青莲?

      张平抱着楚依依向前走去。

      忽然有一个身影出现,那是一个张平熟悉的身影——太白鸿羽。这是张平第三次见到这个身影。

      第一次,是被妖族围困后的雕塑,并在意识空间见到的;

      第二次就是点兵台开启的时候。

      这是第三次。

      张平浑身绷紧。

      太白鸿羽看了一眼张平和楚依依;楚依依转头看了一眼对方。而后太白鸿羽幽幽叹息一声,用古老的语言说道:

      “公主殿下,您终于来了。”

      这话语,是直接出现在脑海中的,并不是真正的‘开口说话’,更像是一种灵魂的直接交流。

      张平眼睛陡然尖锐起来,一些零星的碎片在张平脑海中回荡、组合,却怎么也不能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可张平却觉得,有些事情要发生了,而这事情让自己的感觉很不好。

      太白鸿羽身影快速消失,留下悠悠的话语:“无数年的等待,我已完成了自己的诺言。祝来生的你平安、幸福。

      永别了。”

      张平看着太白鸿羽消失的身影,微微皱眉。尤其是太白鸿羽最后看自己的眼神还有话语,让张平和不爽。

      而后张平低头看向楚依依,楚依依靠在张平心口,回以温柔的眼神。

      张平深吸一口气,缓缓向前面走去。当跨入朱楼的瞬间,张平直觉眼前空间变换,朱楼消失了,他抱着楚依依站在一片莲池前方。

      莲花如同玉雕,白色的、青白的、粉红的、淡紫的、姹紫嫣红的莲花开满了一片百米左右的池塘,翠绿的叶片在微微摇曳,叶片上有清澈的水珠滚动。

      空气里蕴含了难以想象的生机。只是呼吸一口,张平就有一种感觉——延寿十年!此前的疲惫、伤痛等等,似乎在迅速消失,身体根基似乎也在壮大中。

      而在莲池上方,悬浮了一个精美秀丽的小小房屋,四周轻纱在微风中飘荡。

      在张平抱着楚依依出现这里的时候,那小小的房屋前面,有一片片姹紫嫣红的莲花瓣似蝴蝶般翩翩飞起,渐渐形成一条缤纷绚丽的台阶,就这样悬浮半空。

      张平有些懵逼、更有警惕。但最终还是踏上了台阶——虽然心中有万般疑惑和淡淡的不安,但楚依依现在灵根和紫府被毁,张平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踏上台阶,走入小屋。里面竟然烟雾缭绕。仔细看去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一个床榻,隔着细密的珠帘,是一方白玉雕琢的……浴池!!!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浴池那边有氤氲的气息翻滚。这里的生机浓郁的超乎想象,张平只是呼吸一口,体内的真气就躁动起来——想要突破。

      楚依依指着浴池,“去那边。”

      张平抱着楚依依,眼神深邃,“你……真的是楚依依?”

      楚依依沉默了一会,脸上出现一点说不出什么味道的笑容:“是!”

      看着那柔柔的眼神,张平掀开珠帘,将楚依依放下,就准备离开。

      “帮我……帮我……脱衣服……”细如蚊蚁的声音飘来。

      张平顿时愣住。

      楚依依别过头不看张平,“这是脱胎换骨池,可以重塑身躯。但不能有外物干扰。我现在浑身无力……嘤嘤嘤……”

      是吗?可我感觉现在全身力量奔涌啊,这片空间的生机很磅礴的。你……

      张平就要说点什么,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第一次狩猎的时候,刘少兵很应用的将兔兔的脑袋拧断,自以为很英勇;结果女孩们纷纷躲避。

      不行,我要引以为戒!

      张平心脏不争气的跳动起来,然后……省略中……

      许久许久,楚依依双手捂着身前,紧闭的眼睛激烈颤抖,有些哆嗦的问道:“我……我……现在美吗……”

      张平吞了一口口水压压惊:“嗯。”

      除了肚子上的结痂和血迹。

      楚依依努力扬起下巴,双手缓缓放开……

      张平看懂了,他抱起楚依依,缓缓放入前面的‘脱胎换骨池’中。

      楚依依愕然的睁开眼睛,却只见烟雾朦胧,一道结界出现,张平的身影看不真切。楚依依陡然急了,喊道:“如果我忘了你,你还会记得我吗?”

      然而结界已经生成,楚依依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去。

      就在楚依依进入脱胎换骨池的瞬间,四周有一层层繁杂的阵纹浮现,磅礴的生机凝固了成了晶体。从外面看去,楚依依似乎一个琥珀,晶莹剔透、纤毫毕现。

      张平看的目不转睛,许久许久……忽然啪的一下拍了自己的脑袋:“我刚刚做了什么!狗脑子想什么去了!

      现在反悔来来得及吗?

      这可是脱胎换骨池啊!

      为什么不自己跳进去!

      对了,楚依依对自己用美人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