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草夜夜草

      夜幕降临,时间来到了酉时结尾。

      喀拉湖如墨镜一般,只能听到丝丝浪水敲击岸石,只能看见繁星点缀,残月湖中映。

      孟天浩的别院里一片黑暗,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别院旁边的草原,羊群集中一起,偶尔发出叫声,不时,牧民家的狗叫了起来,声音很凶。

      旋即,男牧民身披着衣服,手拿油灯走出了帐篷,他说着听不懂的方言,手拿着鞭子,在灯光下张望。

      羊群没事,牧民又查看了一下其他方向,随着狗叫的方向,牧民在星光下看到了远处聚集的人影。

      人数一共两拨,都有数量众多的人骑着马,这些人在星光的黑夜下默不作声,如同黑夜下的魅影,散发着不善的气势。

      啪嗒!

      牧民手中的油灯落地,慌张的钻进了帐篷,同时他还拉着狗一起躲进了帐篷。

      牧民看到的是颜西北与马家帮。

      原来,马远华正在想办法接近别院的时候,颜西北也赶了过来,而且,这一次到来的人还有艾则孜为首的边兵五十人,伊吾卢为首的水鬼四十人。

      如此一来,颜西北手下的人超过了百人,也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势力。

      随着颜西北的到来,马远华也猜到了他们的身份,旋即,别院中的人谁是当即暴露无遗。

      接着,颜西北的人默默靠近别院,停在了五百米之外,马家帮见样,也不甘示弱的接近到五百米距离,这才让牧民的狗发现了他们。

      ……

      “颜郎将,就是这里了”张维现身,抱拳道。

      颜西北点了点头,看了下别院,又看了看马家帮,脸上还没好利索的伤在隐隐作痛,马家帮的恶言恶语又在耳边出现。

      因此,颜西北难得平静两天的心中又生起了无名之火。

      “那些吐蕃人上哪去了?”当然,颜西北也没忘记行为奇怪的吐蕃人,又对张维问道。

      张维道:“他们已经离开了,不过我已经让人盯着他们了”

      潜伏在草皮下的吐蕃人,因为担心波及到自己,已经早早退出了这里,但他们依然在周围转悠,寻找联系达昂的机会。颜西北的下属也盯着这些吐蕃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吐蕃人依然没离开的行为,让监视的人越感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伊吾卢问道:“颜朗将,对面的人是马家帮吗?”

      颜西北言语不善,回道:“对,正是他们,我们此次的最大敌人”

      颜西北说了一句棱模两可的话,因为他不希望现在就让伊吾卢发现他要对付的是两拨不同人。

      不过,颜西北此举也只是多此一举,仇天魁他们杀了水鬼烧了船房,花俞又袭击了伊吾卢,再加上假消息的散布,使得双方都跟伊吾卢有死仇,伊吾卢就算同时面对这两拨人还是会对付他们。

      旋即,伊吾卢恶狠狠的说道:“来的好,这次我带来了人也善于陆地战斗,定会让马家帮血债血偿”

      细看,伊吾卢带来的人中,有一个曾经仇天魁也见过,此人正是蹲在巴丝玛街边,与仇天魁对视过的那人。

      同时,马家帮中间,马远华也说道:“聂军也来了,看样子他又拉拢了一大批人”

      兀格台点了点头,道:“不过,聂军既然以这种方式出现,那就说明边兵跟伊吾卢也投靠了他”

      “哼!不过才百多人而已”达昂拔出武器,冷笑道:“如此也好,这一次就让聂军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共同的敌人出现,马家帮出奇的团结。

      “说的是!”…马家帮做好准备的时候,马远华再道:“这次大家齐心点,别让聂军在把我们看扁了”

      此时,马家帮心里都憋了一口气,王凯当时嚣张的样子他们不可忘记,火气颇重的与颜西北对峙。

      倒是真正的聂军,心里正偷着在乐,马家帮有如此态度,这也是王凯运筹的好。

      “我与恩师的戏在今日起到了奇效,照目前情况来开,只要一动手,马家帮与颜西北双方,绝对都会把对方往死里打”聂军心中无声说道,眯着眼睛混在马家帮中间,免得颜西北认出了他。

      该来的还是来了,随着两帮人的对峙,王凯远远看着这一幕,让自己的部下们做好了准备。

      此时,王凯能做的全都做了,剩下的一半看天意,一半看仇天魁他们自己处理,如果实在不行,王凯才会考虑参与进去。

      与此同时,孟天浩的院墙上,乌依古尔正手持弓箭盯着外面。

      “魁哥,马家帮与另一拨人都到了”乌依古尔道。

      院子里面,女孩们身上披着黑布,正与全副武装的仇天魁一行等待着。

      “我知道了!”…仇天魁看天计算时间,道:“时间正好,也该我们出发了”

      一切计划开始。

      只见卑路丝于黑暗中悄悄大开房门,孟天浩持刀门口张望,无人,门前漆黑。

      旋即,孟天浩顶着黑布,无声踏门而出,手一招,女孩们也鱼贯而行。

      “你们先过去,我们很快就过来”卑路丝背着黛绮丝,仇天魁拦下来说道。

      黛绮丝气息喘促,依依不舍,道:“仇郎,我等你!”

      仇天魁轻捋黛绮丝秀发,温柔的说道:“等我!”

      旋即,卑路丝郑重的点头,与仇天魁无声告别,也跟着走出了院门。

      等到院里只留下三人,仇天魁才说道:“我们做好准备!”

      “等一下敌人要是发现了孟翁他们,我们就立刻骑马冲出去,引发混乱掩护他们离开”

      普刺巴尔斯将马全部牵出,乌依古尔依然在院墙上。

      “好!”两人轻声回到。

      院子外面,不消几步就能走到喀拉湖边,但就这点距离,孟天浩他们走的格外谨慎。

      只见所有人用黑布掩护,每走一步就会停顿一下,确定没人看到后在继续前行。

      如此一来,所有人在孟天浩的引导下,都平安来到了湖边。

      这里是被破坏的码头,孟天浩先无声下水,只见他在水深齐腰位置,于水里摸索了一下,两手轻轻一拉,一艘渔船就从水下翻了起来。

      原来,三艘渔船就藏在水下,他们被故意灌满水,沉入了喀拉湖,也正是这个原因,达昂带人在孟天浩别院前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水下的渔船。

      说起来,无声水下拉船也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这需要巧劲,需要先将渔船在水下倾斜,然后死死抓住船舷,顺着拉出水面,在清空船里的积水。

      旋即第二艘渔船也被孟天浩拉了起来,他精准的控制力道,让响动微乎其微,完全被湖中浪声掩盖。

      孟天浩又拉出了第三艘渔船,接着他慢慢将船推回到岸边,全程都没有被对峙的两拨人发现。

      除了一个,此人正是成一。

      成一也来到了孟天浩别院这里,他在马背上亲眼看到了十多个黑影钻出了院子,也看到孟天浩下水拉船的全部过程。

      但成一全程一言不发,也不告诉颜西北,这才让仇天魁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要走就快点,凭你们今天做的事,我绝不会出卖你们”成一心道。

      旋即,成一的目光在伊吾卢与颜西北身上游离了一下,刹时,成一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牙冠紧咬。

      “颜西北,本以为你最多跟我们这些败类搞在一起,没想到你连这些杀人劫货的水鬼也收”

      “从今日起,我成一绝不会为你所用,也绝不会给你提供必要的情报”

      成一对水鬼的加入非常不满,他来到巴丝玛之后,也多少知道水鬼们干过多少丧尽天良的事。

      截杀商队,勾结边兵,绑架女子,残杀无辜,这些事都是水鬼们干的。

      成一耻于跟这种人同流合污,同样也耻于跟颜西北同行,甚至,成一在水鬼加入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离开的想法。

      “离开之前,我想通知科斯一下”旋即,成一的目光看向了马家帮。

      此时,科斯也在其中,正安静地坐在马背上。

      有成一的掩护,孟天浩接引女孩们登上了船,同时,卑路丝上船时,也将黛绮丝放在了船上。

      全员登船完毕,孟天浩这才用绳子把船连在了一起,形成三艘渔船首尾相连的格局。

      此举是因为划船的人不够,相连之后,孟天浩就可以划头船,卑路丝划尾船,依然能带着三艘船离开。

      但是,如此举动,又是登船,又是连接船,闹出的响动太大,连浪声都无法遮掩,也让周围的人发现了他们。

      “有人!”马家帮,一人指着湖面惊呼。

      “他们想从湖面逃跑!”颜西北阵营,也有人如此说道。

      旋即,几百双眼睛看了过去,呼吸之间,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别让他们跑!”颜西北道。

      “拦住他们!”马远华道。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响起,两边总人数足足超过三百人一起行动,手持武器冲了过去。

      马蹄响起的时候,旁边的牧民全家正拥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祈祷着。

      王凯也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神情严肃的盯着远方。

      就在这时候,孟天浩别院里面又冲出了三人六马。

      “乌依古尔,先放箭射他们,让他们混乱,给孟翁他们争取点时间”仇天魁道

      旋即,乌依古尔抬弓射击,同时招呼了马家帮与颜西北。

      “贤侄,跟我一起稳住,抵挡一下后我们直接突围,先离开这里再说”仇天魁再道,他与普刺巴尔斯手持战兵,做好了短兵相接的准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