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架空>

      本来交战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开始变暗!不过还能看得清楚情况,经过双方的激烈交战以后。

      毒贩发现后路也被堵死,特别是迫击炮的炮弹也没有了。

      随着齐桓战斗结束,战场上几乎听不见枪声。

      剩下的毒贩明显都是经验丰富的家伙,隐蔽在丛林中一动不动,等待时机看看有没有脱困的可能。

      周向杰和郑光武也换上了夜视仪,为了避免受到毒贩炮击,两人特意换了位置。

      考虑到马上就要天黑,两人各自爬到一棵树上,选择的树非常有讲究,树干稍微倾斜,两人用工兵铲划出一个架枪的凹槽,身后有比价大的树枝,可以很舒服地坐着,最关键的如果遭受到毒贩射击,面前的树干就成为了天然的掩体。

      周向杰打开头盔上的红外夜视仪,从高处寻找毒贩的位置,半天没什么声音,就让郑光武先补充体力。

      “队长,非要抓活的吗?咱们先几发榴弹炮射过去,再借助震撼弹围歼早就结束了。”周向杰嘴里啃着牛肉干,补充着体力顺便建议袁朗。

      “任务很明确,眼前这个毒贩你看到他们的武装实力,这些毒贩非同一般,我们只要抓到源头,接下来顺藤摸瓜就可以这条线上所有的相关人员一网打尽。”袁朗作战经验丰富,对于任务要求也门清。

      “如此多的毒品,送到城市少说也要祸害上几千人吧。”

      “这些都是高纯度的毒品,到了工厂还要加工稀释,我代表千万个家庭谢谢你们,特别是你剃刀,第一次任务表现的很出色。”袁朗说完,第一次出任务的众人都难以置信,没想到这些毒品危害范围这么大。

      “谢谢,队长,你让我感觉好一些,守护自己身后这片土地的感觉真好。”周向杰嘴角上挑带着满足的微笑。

      “不用谢我,我也要感谢有你们这些出色的队员跟我一起守护我们脚下的土地。”

      “义不容辞。”吴哲默默地听着两人的谈话,语气沉重回答。

      “义不容辞。”周向杰听完吴哲的话又重复一遍。

      “义不容辞。”伍六一

      “义不容辞。”齐桓

      ……

      天色完全黑下来了,虽然周向杰他们已经无数次训练过夜战,但这次是真枪实弹。

      黑夜像是吞噬理智的巨兽,要不是还有话筒中的战友,这种环境长时间待下去真的让人抓狂。

      对面的敌人也展现出极高的求生欲,想要趁着夜色突围,可惜在红外线夜视的观察下,这些行为跟找死没有区别。

      尝试突围失败,又有两个人中枪,这两位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子弹都没有打中要害,夜深人静就听着两人痛苦地哀嚎。

      惨叫声也吓退了毒贩想要借着夜色突围的念头。

      可是毒贩又没办法投降,毕竟中国人对毒品深恶痛绝,中国法律对毒品更是严惩不贷。

      就算是投降,他们这些人也死定了。

      求生的念头让他们犹如黑夜中受伤的野兽,低头舔食伤口看似孱弱,实则随时准备发动雷霆一击,想要杀出重围逃出生天。

      昏暗的黑夜,慢慢渗出光亮,双方已经僵持不下。

      袁朗清楚走投无路的毒贩是多么丧心病狂,当然不会冒险采取近距离围歼。

      不过袁朗也不急,像是这种伏击,又牢牢地把猎物控制在包围圈中。

      袁朗相信,就算天神下凡也不能带走这些毒贩,手中的九五式说的。

      太阳光穿过山顶,散射的光缓缓照亮山谷,周向杰已经不需要红外夜视仪就能看清眼前的情况,双方几乎都是一宿没睡。

      不过相比物资齐全的老A还能轮值观察吃饭,毒贩身上可没带多少粮食。

      先是激烈的枪战,又开始一夜紧张的对峙,毒贩早就人困马乏,饿得头晕眼花。

      这也就是袁朗的目的,毒贩忍不住冲击封锁直接开枪击毙,或者被迫投降,顺利完成任务。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天光大亮,只是山里的视线反而变得糟糕起来,早上的晨雾弥漫,视线严重受到影响。

      特别是对于周向杰的狙击小组来说,没办法继续换地方。

      周向杰和郑光武又带着沉重的装备快速转移阵地,选择一个上风口利于观测的位置。

      面对老A们的气定神闲,毒贩们终于坐不住了。

      毒贩大声地吼着猴子语,根据吴哲的翻译。

      大概意思是求袁朗放他们一马,只要放他们过去,给袁朗一半的货。

      对于毒贩的这个提议,袁朗根本没有兴趣回答。

      很快毒贩又加码,表示只要让他们离开,所有的货都给袁朗留下。

      留给毒贩的依然是冰冷的晨雾和寂静的山谷,袁朗早就在无线电中警告众人,不要轻易发出声音暴露自己的位置。

      因为有先例,毒贩会趁着和对方交流发起突然袭击,毒贩好借着给对方造成的混乱好突破重围。

      毒贩终于明白了,眼前的中国军人根本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而投降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忍不住对面前的袁朗等人破口大骂,问候大家的先辈。

      周向杰冷笑,如果先辈有灵知道自己做这样的事,必定会保佑自己无往不利。

      所以这些毒贩的咒骂,大家完全当着夸奖的话来听。

      见利诱不行,毒贩缓慢地聚集到一起,整理一下身上仅有的武器。

      “我们都会死的,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刚才喊话的还是用猴语,忽然又变汉语,让周向杰等人把注意力集中起来。

      因为很可能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放我们生路!”毒贩喊得嘶声裂肺,看来这一宿没少遭罪。

      忽然许三多这个二货挺起身子对着毒贩吼道。

      “放下武器,快!”还没等喊完就被袁朗拽倒在地上卧倒。

      不过毒贩似乎也知道对面有非常厉害的狙击手的存在,毒贩用一根树枝举着白布,颤颤巍巍站在丛林后不敢露头。

      就在所有人注意力都在这名毒贩身上的时候,周向杰看到另一侧丛林有黑影一闪而过。

      “注意有情况,要小心毒贩耍花招,老郑锁定毒贩,力求一击致命。”周向杰说完,开始专心寻找一闪而过可疑的目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