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导航

      清晨,又是新的一天。

      玥宸慢慢张开了眼睛,多年来的习惯让他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自觉醒来,感觉到身边呼吸平稳的小希,玥宸脸上露出了微笑。

      轻轻的翻身起来,没有惊醒小希,玥宸打开房门走到屋外,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

      从院中的水井里打起一桶清水,玥宸准备好好洗把脸,这只是个普通的客栈,不可能有四方居那般周到的服务。

      冰凉的井水拍在脸上,玥宸的心情慢慢舒畅开来,小希说得没错,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太多的事情是自己无法掌控的了。

      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去预测结果,却无法确定,也无法改变结果。

      不管这个结果是好,是坏,是对还是错,我们只能从不同的结果中去经历,去成长,因为这……就是历练。

      小希渐渐从熟睡中醒来,却感觉到身边空无一人,她连忙翻身起来朝屋内看去,可她没有看到玥宸的身影。

      :“不会是自己昨夜说的话太伤人了吧?”小希心里很担心,赶紧起身往屋外跑去,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一颗提起的心终于落地,因为玥宸正站在井边看着她,而脸上,挂着微笑。

      :“你醒了?”玥宸对小希说道:“快来洗把脸吧。”

      :“宸哥哥……”小希低声念叨着,双眼已是泛出泪花。

      从玥宸的神情中小希已经完全可以确定,玥宸没事了,他迈过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在这一刻,小希心中的委屈与痛苦终于控制不住,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玥宸轻轻的向小希走去,温柔的吧她抱进怀里安慰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是我不好。”

      不安慰还好,玥宸这一安慰,小希反而哭得更凶了。

      :“好了好了,”玥宸轻声对小希说道:“不要再哭了,这么一大早的哭成这样,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宸哥哥,答应我,”小希泪眼婆娑的看着玥宸说道:“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好不好?我会很担心你的。”

      玥宸温柔的看着小希,认真的说道:“我答应你。”

      被玥宸这么一看,小希顿感脸红,连忙把玥宸推开后,小希径直跑到水井边,一边跑还一边对玥宸喊道:“宸哥哥,你快点去收拾东西,我们要赶路咯。”

      片刻后,两人一马重新上路。

      彷佛是感受到玥宸已经没事了一样,追风走起路来雄赳赳的,时不时的还发出两声低鸣。

      而小希则是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喝着新鲜的牛奶,一脸满足的表情。

      两人也不着急赶路,此时雅城大多的店铺早已开门,小希拉着玥宸到处闲逛,她终于可以实现愿望了,那就是买,买,买……

      昨晚在赌坊赢了差不多三百金,小希现在可算是个有钱人呢,不但给自己和玥宸各买了两套衣服,更是给追风换了个非常帅气的马鞍。

      这还不算完,小茶壶,小杯子,小碗小锅什么的一件不落,就是各式各样的调料都买了不少,买着买着,小希更是连生肉和蔬菜都买上了,整一个回娘家的小媳妇一样。

      用小希的话来说,她要好好的游一游这伏国的大好河山。

      等两人一马走出雅城城门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追风的背上也多了整整一个大包袱,当然,午饭理所当然的在雅城里解决了。

      :“宸哥哥,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山岩关啊。”小希对玥宸问道。

      :“如果让追风全速赶路的话,要不了几天就能到达岩郡了,”玥宸笑着对小希说道:“到岩郡后,山岩关就不远了。”

      :“那么宸哥哥,你着急赶路吗?”小希对玥宸问道。

      :“当然是不急的了。”玥宸微笑着回答道。

      :“那我们就轻轻松松的赶路,一路游玩到山岩关好不好?”小希一脸期盼的对玥宸说道。

      :“好,都听你的。”玥宸宠溺的对小希说道。

      :“那真是太好咯,”小希欢声雀跃的抓着追风的马头晃了晃,开心的说道:“追风,我们去玩咯。”

      追风被小希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黑溜溜的眼珠子直盯着小希,可它也不敢发脾气,连嘶鸣都不敢。

      因为在追风心里,或许已经把小希当作另一位主人看待,女主人。

      因为不用着急赶路,追风自然是不用速度全开了,所以小希也坐到了前面,两人一马就这么休闲的赶路。

      一路上不管是经过集市还是城镇,他们都会进去逛一逛,瞧一瞧,若是碰到些山清水秀的地方,小希还会特意停下来,泡上一壶好茶,与玥宸开心的聊着天。

      没有太刻意的去寻找城镇或者村庄过夜,玥宸和小希是走到哪里算哪里,但小希总会在路经这些地方的时候买上些生肉蔬菜以备不时之需。

      清澈河边,山间小林,两人就这么生起火堆,玥宸负责烤肉,小希负责煮一小锅鲜美的菜汤,玥宸的手艺真的不好,他总会把肉烤焦,可身为草原人的小希对烤肉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在小希的慢慢指导下,玥宸一手烤肉技巧是越来越好了,两人一边吃着,喝着,一边看着月亮,数着星星……

      小希总会打趣玥宸,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四海升平,再无战事,玥宸可以开个专门烤肉的小饭馆,到时定会宾客满堂,逍遥自在。

      这是属于玥宸和小希的旅途,一段开心美好的旅程,哦,对了,还有追风……

      ………………

      ………………

      鹿城,元帅府,张傲和华悦正看着下人刚刚送来的信,一封来自仓城的信。

      信上说道:父亲,母亲,孩儿安好,请勿挂念。

      路经仓城,孩儿偶遇琐事,恐与城防军有些摩擦,特来信告知父亲与母亲,请勿替孩儿担心,孩儿自会照顾自己,也请父亲与母亲保重身体,勿念,落款是宸儿。

      :“看来云儿是猜对了,宸儿还在北疆,”张傲呵呵一笑,对华悦安慰道:“没事的,只要还在北疆就行。”

      :“这个宸儿,才离家几天呢,就跑到仓城去了,”华悦一脸担忧的对张傲说道:“还与城防军发生冲突了,傲哥,你要不要派人去看看,宸儿在仓城发生什么事了?”

      :“夫人无需担心,“张傲对华悦笑说道:“昨天军部已经收到仓城城防军统领赵军的请责信了。”

      :“赵军在信上说了,他儿子被人打伤,”张傲继续对华悦诉说道:“他一气之下私自调动城防军围捕此人,所以他为私自调动军队的事请责。”

      :”他说的那名打人者不会就是宸儿吧?”华悦对张傲问道。

      :“我猜是了,”张傲对华悦说道:“因为我还听说了,赵军不但被打了,连刀都被劈断了,在伏国,敢打城防军统领的还真没几人。”

      :“不会吧?”华悦一脸难以置信的对张傲说道:“宸儿怎会无缘无故打人呢?”

      :“赵军在信上也解释了,”张傲不以为然的对华悦说道:“后经查证,是他儿子主动滋事在先,他私自调动军队在后,所以我看啊,这事该是宸儿占理。”

      :“宸儿怎会被那赵军的儿子挑衅呢?”华悦对张傲问道,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儿子的性格当娘的肯定清楚,虽说玥宸是元帅之子,但绝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不可能因一点事就动手打人的。

      华悦问到这里,张傲的脸色也变得怪异,感受到妻子凶狠的目光,张傲只能苦笑道:“说是宸儿与赵军的儿子赵文毅在醉红楼里为一头牌争风吃醋。”

      :“什么?”华悦大惊,对张傲叫道:“醉红楼?为一风尘女子争风吃醋?”

      :“这个宸儿,气死我了,”华悦生气的说道:“这才出门几天啊?就学坏了,还跑去醉红楼那等地方了。”

      :“夫人先不要着急生气,”张傲拍了拍华悦的肩膀安慰道:“宸儿的性子你我都知,况且这件事我们并未亲眼所见,单凭赵军的简单诉说,不见得就能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也对,”华悦点了点头,丈夫说的并非没有道理,转而对张傲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这老赵我是知道的,”张傲对华悦说道:“实打实的一个勇猛汉子,那城防军统领的位置是他一刀一刀攒下来的。”

      :“至于说怎么处理……那就交给风儿打算吧,”张傲继续对华悦说道:“如今风儿眼看就要继任城防军总领了,这么点事,就当是对他的考验吧。”

      :“风儿这才去几天啊?”华悦一脸不悦的对张傲说道:“那赵军毕竟是功臣,你这不为难风儿吗?”

      :“那有什么好为难的?”张傲对华悦说道:“功臣犯的错不是错啊?为自己的私事调动城防军,这事要我说,直接官降一级,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是是是,你是元帅,谁敢不服你?”华悦没好气的对张傲问道:“那宸儿呢?就这么任由他在外面乱跑了?”

      :“孩子长大了,终究是要闯荡四方的,”张傲笑着对华悦说道:“由他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