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打不开苹果

      剪完头后,两人回家。

      洗手池前,季年和孟夏一起刷牙洗脸。

      学好基础知识的前几天里,季年觉得有必要监督下孟夏的实际操作,确保无误。

      嗯......至于上厕所内个,监督不了。

      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大hentai

      瞥眼看着孟夏一丝不苟的刷完牙洗完脸,苍白的皮肤也透出点红色,季年点点头,不吝啬表扬。

      “掌握的不错!”

      “嗯。”孟夏自己也很满意,但扭头看着季年却不满意。

      “你刚刚姿势不对吧,你不是说牙刷要倾斜一点刷吗。

      还有,你少了几个步骤,不是说刷完牙面,和咬合面以后,要竖起牙刷,用前端刷牙内侧面的吗?

      最后刷完,你也没轻轻刷一下舌头,我都看见了。”

      季年:“......”

      这么快吗?

      师傅这就被徒弟按倒反制了?......

      “我错了!我重刷!”

      季年为了不误导孟夏,立即举手投降,拿起牙膏牙刷重新操作。

      真是的......教人刷牙洗脸他也是第一回啊,具体步骤还不是度娘度出来的。

      结果教给孟夏,她跟记考试知识点似的考了个满分,反而自己还不及格......

      不过刷着刷着,季年转念一想,脸上还泛起点喜色。

      都市传说,男女同居后,男方会改掉许多邋遢的坏毛病,重新做人。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二方面是女友会因为嫌弃,主动帮男方改。

      嘶——看来传说是真的!

      嗯......男女同居。

      嗯......男女朋友~

      季年哼起了小曲儿,愉快的重新刷完,然后提起旁边一袋子刚刚在露台清扫起来的头发道:

      “我出门丢一下垃圾,两天了,还有厨房垃圾也该丢了。”

      “丢......垃圾?你等等......”

      孟夏拉了一下季年的衣服。

      “怎么了?”季年停下,顿了顿以为少女还是害怕,解释道:

      “哦,我出门丢垃圾不远的,就门口,来回估计1分钟,要不我们还是打电话?”

      “不是,不用,我知道不远。”

      孟夏摇摇头。

      刚刚和季年在露台上的时候,季年就跟她简单的介绍过周围的东西。

      孟夏记得他指着那些黑、绿、蓝,红四个大桶说了的,那是丢垃圾的地方,但是她对垃圾的定义还不明确。

      少女蹙眉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头发也是垃圾?”

      “呃......”

      季年眨眼,摸头,说女孩子的头发是垃圾,好像很不礼貌哈......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剪下来的头发,没用了呀,可以丢了......”

      “有用!”孟夏挑眉。

      “有,有什么用......”

      季年摸摸鼻子觉得自己大概猜到了少女的思维,无语道:

      “你不会觉得,头发能保暖,所以要留下备着吧......”

      “不是,我知道这里不一样,不用头发保暖。”

      孟夏道:“我是说,你可以把头发喂给它吃啊!”

      “啊?......喂给它吃?......”

      季年懵了,然后有点害怕。

      “喂......喂给谁吃啊!?......谁吃头发!?”

      “唔......就是那个......”

      孟夏仔细想了想名字道:“那个,扫地......机器人,它不是,喜欢吃头发吗?”

      季年:!?(?Д?)!?......

      扫,扫地机器人!?

      这......什么神奇的脑回路!?......

      怎么感觉跟喂狗喂猫似的......

      季年震惊了,立在原地呆了一会儿,然后双手僵硬转了几圈比划道:

      “这个......它虽然吃头发,但是,不用喂它的......”

      “为什么?好不容易剪掉这么多头发,它,打扫家里,也很辛苦,让它多吃点啊。”

      季年:“......”

      “我的意思是说,它确实吃头发,但那只是打扫,它是不是靠吃头发......活!它是吃电的......”

      “电?”

      又触及到知识盲区了,孟夏蹙眉,不解。

      季年拍了拍额头,拉着孟夏来到了客厅。

      “你看着哈,我让它吃一次它吃的食物......就是那个电。”

      “喔......”孟夏点点头,然后就听季年对着那个叫......触屏音响的东西说了声。

      “芋头同学,让扫地机器人回充。”

      “好的~扫地机器人正在回充。”

      “你跟我来。”季年带着孟夏在厨房找到了扫地机器人,跟着它来到了客厅墙边的一个板子前。

      孟夏见扫地机器人转了个圈,屁股扭了扭,对准板子靠了进去,然后上面亮起了一圈淡淡的白光。

      “这就是它在吃东西,在吃电......”

      季年指着那圈光圈道:“你吃好吃的时候是不是眼睛会发光,你看,它也发光,吃得可开心了!”

      “噢!”孟夏凝视着扫地机器人,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看来它很喜欢吃......电!”

      “嗯......我去丢垃圾了。”

      “好,虽然不远......小心,别死!”

      “......”

      季年满脸忧愁的走出家门,叹了口气。

      感觉想要把孟夏带出来,还需要大量努力......

      正好她喜欢太阳,这几天让她多去露台上看看去,看着看着也许就懂了。

      要让她知道,这里很和平!

      不会动不动就死了......

      嗯......回去就把那些以前很少用的阳伞躺椅、小茶几啥的找出来。

      季年丢完垃圾,一边走一边想,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谁~......滴。

      “喂?”

      “喂喂,季医生,是我,那个外卖员,是这样,您今天下午有空吗?我想来拿药。”

      “噢下午啊,下午几点?”

      “下午3点可以吗,3点我可以抽空过去。

      呃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中午晚上饭点的时候比较忙,3点多我没那么多单子,您看3点可以吗?”

      “没事,那就3点吧,我会先抓好药,你来了直接拿,不耽搁你时间。”

      “哎好......谢谢您啊。”

      “不用谢。”

      电话挂断,季年有些欣慰。

      只隔了一晚就联系自己,说明她和她丈夫沟通的不错,而且也确实是想治这病。

      挺好的。

      只要有心治,剩下的事就交给医生。

      季年回家,和正复习知识的孟夏说了声回来了,然后就钻进了二楼的一间做了防潮防虫处理的房间。

      一排排红木药柜立在四周,每个抽屉上都贴着中草药的名字。

      冠心病,中医上叫做胸痹心痛病。

      季年回忆了下昨晚给那人把的脉、看的舌脉,体征,还有最近连绵一个月左右的大雨,心里已有判断。

      他拿起中药盘和秤,选了自家治疗冠心病的其中一个方子开始抓药。

      檀香、青木香。

      乳香、朱砂、冰片、太子参、红参......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