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在线精品视频

      过完元旦假期的黄总飞来北京了,下榻于中国大饭店,名字很土,却是被誉为第二国宾馆。

      肖勇走进他的房间问道“公费还是自费,住这么好的酒店”

      黄总已经习惯了调侃说“当然是公费啊,来这是你要的大鹅羽绒服,红色是女款,男款我买了黑色和白色二种颜色你挑一件”

      肖勇二件都试了试,还是白色比较阳光,黄总也说白色比较帅,好吧就选白色。

      黄总说“上个月篮球机出口了一千五百多台,欧洲也有家公司代理了我们的产品,美国的二家代理公司都在抱怨我们给他们的利润不合理,你看怎么处理”

      肖勇说“价格方面没有谈的必要,全世界暂时就我们一个生产商,你要想着怎么扩大市场,再说生产成本在哪里,还有香港展示厅的经营成本你就没算算”

      黄总说“我都算过了,生产成本现在已经降到三千人民币了,经营成本不到三百港币一台,我们发给代理商的价格是一千一百美元,总体利润比是百分之一百一十”

      肖勇说“你算没算研制成本,研制出来不要钱的吗,价格没得谈,嫌贵我们可以更换代理商”

      接着肖勇又说“美国大学生篮球比赛叫什么来着,NCAA对吧,去找支球队赞助一百万美元。然后你找美国的代理公司就说组织一个篮球机投篮比赛,总奖金也是一百万美元,这样算上组织费用就算三百万美元吧,一个月就是二十五万美元,按照一千五百台设备一台相当于减价不到二百美元”

      黄总说“是一百六十六”

      肖勇说“我不会算吗,一百六十六是不是不到二百,你就这样去操作,或者找个专业的人去处理这个事情”

      黄总接着说“电脑机箱的样品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看”说完拿出机箱样品。

      肖勇说“准备了几个颜色?光黑色不行最少要五种颜色,美国人崇尚个性化”接着检查完机箱说“行,你把样品和报价单这些往苹果,微软这些大公司发去,这个利润比到百分之二十就好”

      黄总说“那这样算我们的报价比美国和RB的主要机箱厂家低百分之三十,必须要这样吗”

      肖勇想了想说“必须这样,我们要用价格战占领技术含量低的产品市场,这样才能积累出资金和自己的技术”接着问道“电源研发还没成功吗”

      黄总说“技术和质量上跟主流产品没有区别了,但是生产成本还降不下来”

      肖勇说“如果按照百分之十的利润比呢,可以现在的市场主流低多少”

      黄总说“如果只要百分之十的利润我们可以比他们低百分之十,关键是部分元器件需要进口”

      肖勇说“随着产量的提高生产成本迟早会降,你就按照百分之十的利润报价,我就不信他美国人不爱便宜”

      肖勇拿着装红白二件羽绒服当晚回到寝室,还好校门还没锁,气踹嘘嘘的进门就喊“老三,我要你带的饭呢,饿死我了,到现在还没吃呢”

      老三从被子里拿出毛巾包裹好的饭盒递过来说“你不是去大饭店吗,怎么会没吃饭,接你电话我都不敢相信”

      肖勇说“丫的中国大饭店其实是个宾馆,我去就是拿个东西那有时间吃饭”

      老大接过话头说“拿的什么东西,包这么严实”

      老四已经把袋子打开了,“哇,羽绒服,这家伙抗寒,怎么二件,你还穿红色的啊,不对大小不一样”

      老三接着说“是不是送给学姐的,老实交代,要不然嘿嘿你知道的”

      肖勇吃完饭感觉好多了,抢过羽绒服说“不然怎么样,要不要我把你打电话的声音给录下来去校广播电台放放,肉麻”

      老三顿时萎了,抓住你痛点了你小子别想翻身。

      第二天放学后肖勇堵在许晴寝室楼道口,知道她还没回寝室,她今天下午大课没这么早,心想是不是把衣服敞开点先吹吹风,最好来几个喷嚏她就不会和我多纠结了。

      “肖勇”原来是她室友孙俪,她说“来找许晴的呀,她马上来了,我就先上楼了”

      肖勇不动声色的把衣服拉链往下拉点,效果很好,一会就感觉到了许许凉意。

      “许晴”肖勇看她走过来喊到,许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天儿这么冷你不能打电话啊,看你脸色有点发青,没事吧”

      肖勇说“我特意叫人从香港买了件羽绒服送你,这不昨天晚上拿过来的今天我就给你送来了,啊歉,不说了,好冷我先回去了”

      只见许晴温柔的帮我把外套拉链拉上说“那你快回去吧,别冻着,有事打电话给我”

      一路小跑回到寝室,毕竟二个寝室隔着大半个末名湖呢,回到寝室的我当众宣布送礼成功,猜着她穿着这件羽绒服看到我穿情侣款的样子,心里雀跃不已啊。

      嘴里哼着歌: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媚人像昨天你共我

      中午放学,已经打听到她今天穿的红色羽绒服的我换上白色情侣款去她教室门口等她下课一起去食堂吃饭。

      许晴很明显害羞了,还拉拉我的袖子说“快点走吧,我饿了”我就要慢点走,路上还系了一次鞋带,看着别人羡慕的眼神心里那个高兴啊。

      晚上学生会副主席找我,什么事啊,莫名其妙的来到赵老师办公室,一个个子高高的同学,应该就是学生会副主席了。

      他把我叫到门口,看着他恨恨的表情,肖勇说“学长,什么事啊”

      他说“你不要打搅到许晴的生活,也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什么跟什么啊,肖勇说“请你不要干涉我的自由,再说你谁啊,谁是癞蛤蟆”莫名其妙。

      过了二天小叔在门口找我,神神秘秘的问我“小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好像有人要找你事,是谁你告诉我,小叔给你出气”

      肖勇说“没有啊,我都在学校没出去,能得罪谁啊,还有以后我叫你沈哥得了,你才比我大几岁,不到五岁吧,也不怕把你喊老了”

      小叔说“你仔细想想,地头上有人找你是肯定的,要不我怎么知道呢,会不会是上次打架那几个家伙,不会啊,后来我修理过他们,他们不敢再来找茬的”

      肖勇仔细想了想,确实没有得罪人啊,学校就这么大,来往的都是同学,不是吧,莫非是那小子,还学生会副主席呢

      接着就跟小叔说了哪天学生会副主席找我的事,小叔说他会打听就走了。

      肖勇回到寝室,和室友们做了下分析,肯定是他,心想他丫的有病啊,还在外面找人搞我,这事没完。

      肖勇接着暗暗的拟订了一个计划,你丫不是学生会副主席么,我就去学生会一天一天盯着你,气死你,看看谁是癞蛤蟆。

      找到严院长,装模作样的抱怨说“严院长,我们系图书室的期刊怎么都是二年以前的啊,还有四年前的,这样对我们这些读国际经济与贸易的会不会不公平啊”

      严院长说“还不公平,你小子才大一,还在打基础呢,别人大四的写毕业论文的都没抱怨,你倒是抱怨上了”

      肖勇说“毕竟是不方便吗,世界经济形势千变万化,我们也应该随时紧跟时代潮流呀”

      严院长说“那你去找常校长要经费吧,实在不行我这个院长让你来做一个月”

      肖勇忝着脸说“我做院长那可不行,要不我要人定期给咱们系把主要的十几个经济类的期刊送来,您看行吗”

      严院长笑了,说“你小子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有什么事,不违反原则的可以说,其他的面谈”

      肖勇说“那会呢,我就是觉得您上次说要我进学生会的事为了打架搞黄了挺可惜的,我也想为学校多做贡献嘛”

      严院长哈哈大笑,说“好你小子,行,有上进心老师当然支持你,不过期刊的事你别忘了,那可不是小事”

      肖勇说“那谢谢您了,期刊的事忘不了”

      先去图书馆找到期刊目录,回寝室发传真,小事一桩嘛。

      接学校通知,外联部干事,起码也是干部了吧,嘿嘿。

      第一次参加学生会,可能就我一个大一新生,会长是中文系的博士研究生,发起言来悠扬顿挫,荥经论点,大多没听懂,还要装着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到最后分配任务,外联部第一任务帮助大四学生联系实习单位,由外联部部长负责,尼玛堂堂北大毕业生实习还要去联系吗,妥妥的肥差。

      第二任务学校自行车停车棚老旧改造,需要拉赞助二十万人民币。

      第三明年是建校九十周年,学生会标语需要更换,标语征文。

      回到外联部办公室,部长重新分配任务,肖勇被分到拉赞助,这个我喜欢。

      没想到当天晚上部长又找我,说“任务安排有变,你去协助标语征文,这是往届学生会干部中文系的联系方式”

      肖勇拿过那三张记得满满的联系方式,感觉有一万只草泥马从头上踏过,刚进学生会的我就是个小弟弟,哪有挑三拣四的资格。

      苦逼的日子,还好有寝室三兄弟陪着,肖勇专门负责打电话,学长学长的说的我口干舌燥,大部分学长都同意有好的想法会写信过来,然后就是收集标语,打印,心想我有点作茧自缚了。

      肖勇和许晴五天没一起吃饭了,怪想的,打个电话吧,最近看那些标语看得头疼。

      刚电话里诉了诉苦,说了几件趣事,妈蛋刚准备小小调戏一下又来信件了,得了,去签收吧。

      肖勇想起上一世网上冲浪的时候有个帖子,对说的就是学生会的宣传口号,不就是标语么。

      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为了一切的学生。

      就是这个,肖勇把这个标语放第一页,厚厚一沓交给部长,反正有评审会呢。

      今天中午,肖勇找到许晴一起吃午饭,说“马上放假了,你回广州还是在北京啊,我应该要去广州过春节”

      许晴说“应该会和她爷爷在一起过春节”

      计划不如变化,还是俗话说的好呀,放假前夕,黄总来了,电脑电源生产计划扩大有了困难,购买进口设备的外汇不够,找到银行,银行没有额度。

      肖勇心想吗的银行没额度我能印出美元还是英镑,看着黄总一筹莫展的样子,咋办呢,生产规模上不去成本就下不来,成本下不来就抢不到市场,抢不到市场就没有资金扩大生产这不是一死结吗。

      肖勇又想到既然产品是要推向国际市场的,那么金融问题是不是也要在国际市场上寻求突破口呢,贷款,找外国银行贷款。

      和黄总一起飞到香港,有了学校的介绍信终于能买到飞机票了。

      各个银行跑遍,没有抵押,没有订单,找到黄总说“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找到银行能接受的抵押品,把香港三和电子去年的出口订单收集好,以香港三和电子的股权作为抵押品做担保贷款,这是最快的办法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也有可爱的一面,香港汇丰银行同意了我们的贷款担保发放了一千万三年期的美元贷款,利率也是主流的利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