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吧好大啊快插我

      见吕军强两口子有些戒备,张青上前一步,递了一张名片过去,“我是青龙安保的张青,按辈分来说张奶奶是我大爷爷那一脉的,我们是一家人的。”

      “哦,你好。”吕军强接过名片,看了一下,顿时放下心来。任谁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找亲人,第二天就找到了,能不怀疑吗。

      要不是张蛮是儿子的同学,这张青还是一个安保公司的老总,没必要骗他们的,肯定不会相信的。

      “大青哥,我们就要开新生会了,你带着叔叔阿姨他们过去吧。”张蛮看了下时间,发现不早了,赶忙安排了起来,“对了,回来的时候多捎些鸡蛋过来。”

      “好。”张青以为是拿给方远山他们的,并没有意外。等张蛮他们离开后,招呼道:“你们吃饭了吗?”由于还没有确定是不是张奶奶的后辈,张青没有套近乎。万一不是的话,多尴尬啊。

      “我们吃过了,您要没吃的话,我们可以等一下。”吕军强知道这点,并没有介意。

      “我也吃过了,那我们早点出发吧。”张青带着两人开车驶向望远村,路上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张蛮这边来到教室,班级的二十多个人都来了。女生占了一少半,样貌只能说都算普通吧,比方小菁差远了。在荷尔蒙的影响下,每个人上台介绍都会引起男生的起哄捧场。

      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士李如燕,让他们挨个做了自我介绍后,安排了一下班长、体育委员等职位后,然后领了课本。上课的事情要等军训完再安排,没事的情况下让这些新生做了些小游戏,彼此熟悉了一下就散会了。

      他们这里气氛只能说一般,隔壁班里都快闹翻天了。自我介绍的时候,方小菁一上台,那些男生就抓狂了,没想到校花会在他们班里。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一个拍桌子起哄的样子,班主任都差点压不下去。

      不过散会后,看到张蛮和方小菁挽着手离去的样子。无数声的哀嚎下,玻璃心都碎了一地。

      吕胖子和秦辉他们紧跟在张蛮后面,很是狗腿的拍着马屁,“蛮哥,这书太重了,我们帮你拿吧。”

      “那啥,蛮哥、嫂子啊,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咱们出去吃吧,我请客。”胡小伟拍了拍干巴瘦的胸膛,很是豪气的打算放血。

      对于他们的打算,方小菁是心知肚明的。虽说不喜欢吃外面的食物,但看在张蛮的面子上还是同意了,“好吧。”

      找了个饭店坐下后,胡小伟不像其他两人那么闷骚,厚着脸皮问道:“嫂子,您宿舍里还有其他美女吗?不用像您这么漂亮的,有您一半就够了。”

      “呵呵。”方小菁笑了起来,感觉张蛮这些舍友都挺好玩的,“有啊,不过我们还不太熟,以后熟了介绍给你们吧。”女生毕竟不像男生这样大大咧咧的,冒然联谊还担心人家不满呢。

      “诶,那就太好了。”胡小伟赶忙倒上茶水,“嫂子,您喝水。”

      且不提他们这边欢声笑语的,张青带着吕军强两口子来到了张来福家里。由于事前通过电话,张来福知道了他们的来意。

      张蛮留下的东西本来就少,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那个老相册。上面不仅有张奶奶结婚时候的照片,还有她小时候养父母特意留下的照片。

      看到那个照片后,吕军强两人眼都红了。这就是他们的姑姑啊,家里有她小时候的照片,跟这个几乎一模一样。

      “姑姑她老人家走的时候没受罪吧?”吕军强吸了吸鼻子,没想到找到了连面都没见上一次。

      “没有,这是她老人家过寿时候的录像,你们看看吧。”张来福拿出一张光盘,打开电视播放了起来。

      见张奶奶开心的样子,吕军强两口子松了口气。好歹老人家走前没受罪,要不真不好跟老爷子交代啊。想了一下继续问道:“姑姑她啥时候走的啊?”

      “农历八月二十一,去年过完大寿就走了。”张来福记得很是清楚,毕竟事情都是他操持的。

      “哎,来晚了一年啊。”吕军强叹了口气,“我们想去祭拜一下,来福哥,您看方便吗?”

      “行,东西家里都有,你等一下。”张来福点了点头,这事还是婆娘会做,“红他娘,准备些烧纸、果子。”

      “诶,我这就去。”刘红走向一旁的屋子里,去准备东西。

      “真是麻烦您了,这次来的匆忙,东西都没来得及买,下次一定补上。”吕军强有些歉意的搓了搓手,太急着赶过来了,连礼节都忘了。

      “自家人不说这个。”张来福摆了摆手,知道不是有意的,“你能找来,老婶子在天有灵会很开心的。老人家临走前,还念叨着这事呢。”

      准备好东西后,张来福带着两人来到祖坟那里,祭拜过程中低声说道:“老婶子,您老家亲人找来了,来看您了,您老安心吧。”

      吕军强两口子哭了几声,跟着跪拜行礼。等祭拜结束后,留在张来福家吃了顿饭。还想再了解一下姑姑的事情,好回去告诉父亲。

      这里的事情刚结束,远在市里的张蛮仿佛有所感应,只觉得神魂一荡,然后通体一阵的舒畅。只觉得道心更加通明,连带着修为都提高了一大截。

      他明白这世的执念彻底消失了,如今神魂和身体彻底融合如一,不再有桎梏了。同时知道这吕胖子一家确实是奶奶的亲人,突然多了这么多亲人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虽说他不是亲生的,但这份因果要认下。如果那边把他当亲人看待,以后有麻烦的话,他会出手帮忙,算是了了这份因果。

      现在不用想那么多,看着三个围着方小菁巴结的舍友就有些头疼。揉了揉眉心,喊道:“喂,你们够了啊,还吃不吃饭啊?”

      其实方小菁都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看在张蛮的面子上,早就发飙了。现在虽然挂着微笑,但十分的生硬,身上慢慢有了一些清冷的气息。

      “好,吃饭,吃饭。”胡小伟看出来了,讪笑了两声,知道他们有些失态了。毕竟见着这么一个大美女,说不动心都是瞎说的。虽说名花有主了,但说上几句话也是开心的。

      没了他这个厚脸皮带头,秦辉和吕胖子都停了下来。让他们起哄行,带头的话就有些放不开了。

      凑活吃了一顿饭,方小菁只吃了几口,不合口的实在吃不下去。不过女生本来就饭量小,其他人以为她为了保持身材不愿多吃呢。

      只有张蛮知道原因,他同样还饿着呢。等吃完饭,找了个借口一起回了租房,做了一桌子菜,算是填饱了肚子。

      还记得法阵的事,在方小菁的凤形玉佩上用灵力刻画了护体法阵。一道银灰色的光芒闪过后就恢复如常了,不激发的话根本看不出异常来。

      下午张青等人回来,吕军强两口子带着光盘和一些照片回家了。临走前见了张蛮一面,认下了这个外甥。不过关系太远了,并没有太过亲近。

      这些张蛮早就想到了,这样反而更好一些,让他没那么多牵挂。不过吕胖子可不那么想,死皮赖脸的缠了上来,“蛮哥,这回你可是我亲哥了,以后的终身大事就全靠你和嫂子了啊。”

      “好,尽量吧。”张蛮使劲把那大胖脸从眼前推开,很是无奈的答应了下来。看来这份因果可以用在这胖子身上,那倒是省事了。

      第二天,开始军训了。那运动量根本难不倒张蛮和方小菁,不过为了不引人注目,并没有表现出来。

      熬过了无聊的军训,开始了大学生活。每天上课、吃饭、修炼,安排的满满的。加上一些来自各地的新朋友,日子过得还挺充实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