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和盲人按摩师

      77年,还没有双休,只有周日一天的休息。姜斌经过两天的教学工作,终于轮到一个周日。

      为了明天不再吃玉米糊糊,他起了个大早,趁着这难得的日子,心里迫不及待的要做些什么。于是,他决定去借了个水斗(一种两人使用的汲水农具),再带上老爹的探网,抓点渔获改善一下生活。

      虽然不会伺候庄稼,但是淮河边长大的人,抓鱼的技术还是与生俱来的,这是看家的本领。

      扛着铁锹,手里提着探网,带着弟弟妹妹们就出门了。

      “水斗给哥呗。”看着后面合力抬着水斗的妹妹们哼哧哼哧的走路,姜斌很是心疼。

      “大哥,我们抬的动。”

      “那走慢点。”

      最后再看看姜满,手里的鱼篓和木桶也是不轻,不过看样子还能拿动。

      不一会儿,就到了选好的地方,是一条百来米长的干渠。春天的时候,给麦子浇水,就是走的这条干渠。

      不过,马上就是麦收了。干渠有段时间没有上水,再加上天气炎热,大部分水都已蒸发,只剩下了三十来公分的水深。

      姜斌来回转了转,挑了段有鱼打水花的地方。先用锹铲土修了两道个坝,然后两兄弟合力用水斗汲水。

      不大的功夫,二十来米的地段就已经没水了,时不时看到漏着脊背的鲫鱼被惊吓的打出水花。老三老四一阵阵欢呼,一会惊呼着渠边有大鱼,一会又说看到大鱼跑了。

      姜斌不慌不忙的收好水斗,吩咐姜满一起抓鱼。

      妹妹们看到哥哥抓到鱼,兴奋的递上了篓子。

      淮阳地区的河流多,鱼也是不少。只要你想抓,鲫鱼、鲤鱼、老虎鱼,甚至是野生鳜鱼,那也是一抓一大把,一会儿就抓了十来斤,装了半个篓子。

      “今天的鱼真多。”老二姜满很是兴奋,他是个爱玩的性子,姜斌带他抓鱼,正遂了他的心意,再加上收获满满,因此非常高兴。

      “今天天还早,咱们把这百来米的干渠,都给逮了。吃不完的,让娘给做成鱼干,以后吃着也方便。”姜斌抬头看看天,大概不到十点的样子。

      结束了第一段的逮鱼,姜斌如法炮制,又抽干了第二段的干渠,此时鱼篓已经不够用了。

      没办法,姜斌只能先带着渔获回了趟家,并留下老二看着妹妹们不准下水。

      夏天天热,鱼出水就死,因此回到家的时候,他赶紧让老娘收拾了。留下几条大鱼,一部分自用,一部分送给奶奶和伯伯家。

      等到送完第一趟渔获,姜斌又赶着回去,继续“改善生活”的大事业。

      这一条不起眼的干渠,硬是让四兄妹折腾了四篓鱼。

      逮完鱼,他还不忘扒开坝子,不至于堵住用水,然后才带着弟弟妹妹三个性高彩烈的回家。

      到家后,老娘王芳干净利落的收拾着,杀鱼、洗鱼、晒鱼……

      这夏天晒鱼可有讲究,必须得经常翻面,防止肉没干之前,遭了蝇子。特别是农村的绿头蝇子,个儿有手指头大,叮咬一下,几百斤的老牛都受不了。

      绿头蝇子最爱这些肉食,只要在这上面爬一下,就有产卵的可能。这些未晾干的鱼,只要被爬过,再没照着太阳,不需要几个小时就会生蛆,那就意味着一天的功夫全白费了。

      因此,老三老四被安排了非常光荣的任务,照看鱼干。拿着柳条,时不时的挥一下,赶走可恶的绿头蝇子。

      而这会儿,姜斌也有自己的“任务”,最近一段时间,天天棒子面粥、棒子面饼、棒子蒸饭,连好不容易吃一顿蒸鸡蛋,都得放棒子面(鸡蛋不够吃,因此会放一些颜色相近的棒子面)。他觉得自己这会儿,放屁都会有棒子味。因此,趁着“丰收”,是他发挥自己厨艺的时候了。

      灶上的鱼汤已经熬的雪白喷香。刚攒的一点豆油和猪油,可舍不得用,所以油煎,红烧只是奢望。不过,有鱼汤喝,已经很满足了。

      等到一人一碗的鱼汤下肚,瞬间幸福感爆棚。人总是容易满足,特别是着物资匮乏的时节。

      老三老四由于人小,一大碗鱼汤喝下,肚子简直成了小皮球,被家人一阵取笑。

      下午,日头偏西的时候,鱼干已经晒的硬邦邦的。姜斌放了一大半的心,只要大体晒干,就不用担心绿头蝇子了。因此,老三老四也光荣的完成了任务。

      这会儿,趁着还没到晚饭,姜斌又抓紧复习了一段时间,顺便督促着弟弟妹妹们也跟着学习。至于,老二没有读书的天分,但是姜斌还是希望他多认识几个字的,因此也没有对老二放纵。

      晚饭后,天气闷热的厉害,实在辛苦。于是全家收拾一下,准备下河洗澡。

      乡下不像城市里,没那么麻烦,洗澡直接下河洗就行。特别是半里地以外的大河,每个生长队都有自己的码头,每天放工以后,队里的社员都会去洗澡。

      男社员光着膀子,穿个裤衩下水是常规操作;女社员,穿着全身衣服下水,也不用担心走光;孩子们更是没有讲究,穿或者不穿都可以。年轻的社员,更是喜欢这样的场合,因为这是表演自己泳技的绝佳场所,顺便还能吸引一下自己的心上人。老年社员,就算不下水,也是喜欢这样场所的,吹着河风,抽一杆旱烟,很容易让人消除一天的疲劳。

      等到一家子到达的时候,码头上已经来了不少人。姜斌老爹不停的打着招呼,不一会儿遇到了几位相处融洽的,就直接坐下聊开了。老娘也是加入了七大姑八大姨的“战团“,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弟弟妹妹们更是开心,与不少年龄相仿的孩子,早已疯玩了起来。

      姜斌往前走了走,不一会儿也是找到了自己的圈子。只见人群角落,几个年轻的后生在那儿有说有笑。

      高个,天然卷,一笑起来眼就没了的是毛涛,外号毛桃。

      皮肤黝黑,长了两酒窝,老远就听到笑声的是徐良。

      还有一个瘦瘦的,笑的有些矜持的是李龙。

      这几位都是和姜斌玩的比较好的,因为是同年,所以交集特别多。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尿床的交情。

      看到姜斌走过来,他们老远就打起了招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