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链接一

      “成了!”吴林生拿着压印成功的第一张纸张,吓得旁边看教材的艾希娜尔一哆嗦。

      “成功了,艾希娜尔,我成功了!”吴林生把纸挥舞的哗哗响,手指头甩到门框也顾不上疼,像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

      “什么成功了?”艾希娜尔放下从路威尔那里顺来的教材,好奇地打量着近乎疯魔的老师。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吴林生似乎一身都是谜,和蔼可亲的态度,对魔法的独到见解,对料理的充分拿捏,还有那种让人震颤的力量,所以哪怕吴林生现在一副失心疯的模样,艾希娜尔更多的也是纯粹的好奇。

      吴林生将手里的纸张铺开:“你看,艾希娜尔,这是什么。”

      “是纸。”艾希娜尔格外淡定,毕竟这东西她也在生产,“但是上面写了字,很...整齐,就像士兵排队一样。”

      吴林生展示的是报纸的雏形,上面大概地记载了昨晚的袭击事件,但每个字的排布都井然有序,和艾希娜尔手中那种粗糙的手写教材截然不同。

      “没错,但你相信吗,如果我有足够的纸,我可以在一小时里面写出一百张一模一样的纸出来!”艾希娜尔歪了外头,好像老师的想法并不能感染她。

      “就这么说吧。”吴林生开始给艾希娜尔开拓思维,“你觉得羊皮卷和纸张哪个更优秀?”

      “额,应该各有长处吧,羊皮卷更耐久,但纸更轻便。”艾希娜尔把马哲贯彻得十分到位,谁也不得罪。“没错,但如果我用一种方法,就可以让普通人在短时间内生产出大量这样印着文字的纸,你觉得纸的价值会比羊皮卷高多少?”

      艾希娜尔又歪了歪头,和吴林生熟络以后她越来越多地用这个动作表达困惑。这不能怪艾希娜尔的脑回路跟不上了,毕竟两人之间的思维差了两千年都不止。

      “好吧,艾希娜尔,我想改变所有人的生活,就从这张纸开始。”吴林生开始给艾希娜尔描绘那种图景,“你想想,昨晚的爆炸会惊醒多少平民,如果达克罗领主没有及时安抚民众,急于知道真相的民众肯定会对消息充满了渴求。”

      “所以我们就通过纸来传播消息!”艾希娜尔明白了,吴林生这是想贩卖消息。“没错,除了这种重大消息,其他类似哪里新开了一家店,哪里有一个冒险者要来这种消息我们都可以承办!”

      “这就是老师大量收购章鱼墨水的原因吗?”吴林生前段时间买回来一堆墨水,起初艾希娜尔还以为那是什么魔法材料,没有多加过问。艾希娜尔眼睛也亮起来了,她隐隐嗅到了一股变革之风。“老师,我能看看那张纸吗?”吴林生把报纸递了出去,虽然完全没有任何排版,内容也只有粗略的战况报道,但那种工整有序的字体还是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心情舒畅。

      艾希娜尔看了两遍:“我觉得这张纸上还可以有更多的内容,只是记录昨晚的战斗太单调了。”

      “这就是我今天打算做的事情。”吴林生点点头,艾希娜尔说的也正是他所考虑的。“比起这个,你造纸的进度怎么样了?”吴林生扯开了话题,因为他对于怎么做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再讲下去就要露馅了。

      “第一层纸浆已经滤出来了,马上就可以过滤第二层,不出意外两天之后之后就可以看到成品了。”

      “不错,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多地生产一些纸出来,我有种预感,接下来几天纸张的需求量会非常大,毕竟这可是和政府宣传抢饭碗,如果不...”吴林生突然不说话了,他想到了个法子,既然是和政府抢生意,那干嘛不直接去投诚,帮人打工起步阻力绝对比自己创业小得多。

      “老师?”艾希娜尔看到吴林生话说一半,焦急地等待着下文。

      “我TM怎么没想到!艾希娜尔,你现在家里自己规划时间,我要去镇长那里一趟。”吴林生一拍脑袋,自己为啥不早点想到这一层。

      “老师,午饭...”艾希娜尔显然对吴林生的厨艺有些恋恋不舍。

      “我要是中午还没回来你就自己将就一下吧。”吴林生说着已经上楼去换回安东尼奥的法袍了,毕竟是去见官方人员,不穿正式一点是不行的。

      路痴吴林生花了老半天时间问路,跌跌撞撞总算找到了镇长的家。

      镇长的宅子比平民要稍微豪华一点,还有一个木篱笆围出一个小前院,四面开窗,很有点田园风情。但此时院子的门口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戎卫,正在尽力不让三匹旅行马去啃食栽培出来的金鱼草。

      “两位,我有事情要找培吉尼亚镇长。”吴林生没有出示身份证明,那一身花哨的法师袍只要不是瞎都能看得清楚。

      “抱歉,镇长现在正在和夏尔长官面谈。喂,你这畜生,别咬那些草!”回话的士兵手臂被拽了一下,上面绑着缰绳,此时他正在吆喝着让马匹服从。

      “抱歉,我想还是我来说吧。”卫兵的同伴接过话茬,吴林生耸耸肩表示他不介意,“昨晚我们这里发生了一次大型的风掠狼袭击事件,领主大人得知消息之后有些担忧,派遣夏尔大人来处理一些事情,事关重大,还麻烦您体谅。”

      “我就是昨晚的防守者之一。”吴林生微笑点头,活像国王陛下下乡视察。

      两个士兵交换了一下眼神,给吴林生让开了一条道:“是我们怠慢了,请进。”

      吴林生进去之后没有看到一个人,想来是在二楼,便自己找了上去。上去之后有一间房间紧闭着,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吴林生敲了敲门,说话声戛然而止。

      “请进。”说话的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吴林生推开门进去,一身素装的秃顶老头无疑就是培吉尼亚镇长,另一个一身华服的年轻人肯定就是夏尔书记官了。

      “打扰了,两位,我有一些事情要与你们商量。”吴林生开门见山。

      “抱歉培吉尼亚镇长,但我不记得今天的会面会有外人。”夏尔疑惑地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起身行礼,“我是达克罗领主的书记员,夏尔·塞雷。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法师吴林生,现在是盾风镇居民之一。”吴林生也以同样的礼节回礼。培吉尼亚向着夏尔点点头,证明吴林生说的是真的,毕竟贵族苑人口迁动这种事情还是要上报到镇长这里的,只是这种事情下人会处理,不需要贵族本人亲自前来。而吴林生也是不久前刚刚迁来的贵族,培吉尼亚也有些印象。

      “那么吴林生先生,我这里有些关于昨晚的袭击事件要和镇长谈谈,能不能麻烦你稍作等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夏尔多少有些焦急,他急于处理好事情,毕竟这和达克罗领主的声誉息息相关。

      “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因为我参与了昨晚的防守,现在我有资格加入这场谈话了吗?”吴林生征询了一下,事实上他也不是特别着急,只是能多扣到一点信息那也是极好的。

      夏尔和镇长交换了一下眼神,最终夏尔点了点头,镇长也说:“既然是参与防守的法师,那就另当别论了,请坐吧吴林生先生。”镇长起身把位子让开,这一间小茶室里面只有两个椅子。

      吴林生示意镇长坐下:“不了,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说完原地坐了下去,但好像一把无形的椅子托住了吴林生,让他浮在半空。

      “当然当然,您是个法师。”镇长坐了回去。

      三人继续先前的对话。

      “培吉尼亚先生,领主大人为了安抚民意,授意您尽快组织人手探查这次袭击的原因,一般来说风掠狼这种野兽不会离人类居住点这么近,不管是人为原因还是别的什么,达克罗领主都希望能有一个回应。”

      “我也有此意,但先生,镇民们都还在为昨晚的事情多少有些担惊受怕,恐怕现在强遣队伍探查效率不会高。”镇长摊了摊手表示无奈,事实上这也都是实话,一路上吴林生都能听到镇上有人在谈论诡异的爆炸和大量的风掠狼尸体,尽管有知情人去做过解释,但不安和忧虑始终在人群中蔓延。

      “这里有一些调度经费,约莫三十个银库伦,您可以去和冒险者协会那边沟通一下,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您申请一下。”夏尔拿出了一个钱袋放在桌上,“领主大人对此次事件非常重视。”

      “两位不如听听我的想法?”吴林生觉得自己再不插入话题就要被开除了。

      “请讲。”夏尔示意吴林生说说他的想法。

      “这也是我今天前来的另一个原因。”吴林生从怀里把第一张报纸的样稿拿了出来,在桌上铺开。

      “这是...”夏尔转动了一下纸张,让那些文字正对自己,“是低级人类语,嗯,大概记载了昨晚的袭击情况,您有什么用意吗?”

      “我想镇长能不能为我这份「报纸」做出一点官方证明,这样一来就可以通过这个起到抚民的作用,如果夏尔大人也可以这样那就再好不过。”

      “就一张吗?其实我们可以贴出一个官方檄文的。”镇长眯起眼盯着吴林生,看在他是个法师的面子上,不然他早就把吴林生撵出去了。

      “事实上,我可以做到镇上每人一张。”吴林生敲了敲桌面,“两位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张「报纸」的材质,不是昂贵的皮卷。”

      “但这和今天的内容有什么关系,如果您有什么深意还是一次说出来吧。”夏尔也眯起了眼,吴林生发现自己好像正在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远了。

      “是这样,我可以把每一份一模一样印有盾风官方证明的「报纸」送到镇民手上来安抚他们的情绪,这比单纯一份官方檄文高效得多,而且我还可以在上面刊登悬赏调查的任务,也可以为这次行动招揽足够的人手,如果两位觉得我诚意不足的话,我自愿加入这次调查。”

      吴林生一口气把自己准备的话全部倒出来,他想要的只是盾风的徽记而已,至于剩下那些附加条件就看两位大人接受的怎么样了。

      夏尔思考了一会,从钱袋里拿出六个库伦:“吴林生先生勇气可嘉,那这份就算...”

      “无偿。”吴林生两个字就把整个气氛都冻结了下来,他在没有得到盾风徽记之前还会继续提供条件。

      镇长看了一眼夏尔,夏尔踌躇一阵之后点了点头。最后镇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好吧吴林生先生,我同意。”

      记忆告诉吴林生那是一个火漆盒,培吉尼亚镇长加热了一下火漆块,然后将融化的火漆倒在报纸上,最后用一个印章轻轻压下。

      “感谢您,镇长先生,还有夏尔大人。”吴林生起身鞠了一躬。“也感谢您为镇上做出的贡献。”“还有为达克罗领主排忧解难的心”两人也起身还礼。

      “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些关于事后处理的内容要谈,吴林生先生还有什么别的高见吗?”夏尔问道。

      “不,事实上并没有了,今日打扰两位了。”

      “那后天,后天就和队伍前去巡逻,不管是偶然性事件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都希望吴林生能够尽心尽力。”

      客套了几句,吴林生又要了一些有关防御和调查的细节报告,就从镇长家离开了。出了镇长家,吴林生第一反应是松了一口气,和上层讲话他一直以来都倾向于把事情赶紧解决赶紧离开,看来在异世界他也不能免俗啊。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先给艾希娜尔做了一顿饭。自从吴林生的厨艺被激活后他好像慢慢变成厨子的角色了。之后他和艾希娜尔开始赶制报纸。

      “老师要去参加调查吗。”说话时艾希娜尔正在压碎木块,吴林生要赶时间,只能使用魔法造纸了。

      “是的,刚好这也是一个能获取信息的机会,现在我们没有记者,只能我亲自出马了,到时候你要和我一起去吗,还是要留在家里做后勤?”吴林生一手加速一手控制,忙得像是杂耍。

      “记者是什么?”艾希娜尔没有回答,先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额,记者就是...打探记录消息的人。话说回来你要和我去吗。”

      艾希娜尔沉默了一下:“不了,我的实验纸快要收获了,得有人守在这里,而且这次是有危险的活动,我的能力可能会给老师添麻烦。”

      “艾希娜尔,你真的是超理智的。”吴林生抽出手在她的鼻头上刮了一下,“待会把纸张全部搞完,我教你做菜。”

      “真的!”艾希娜尔一激动,一个水球落地破碎了。“嗯,前提是不要再搞出这样的低级错误来。”

      艾希娜尔吐了吐舌头,在那种烹饪方法的诱惑之下,她还是选择乖乖听话。

      在做完纸张之后,吴林生顺带抽背了一下魔法教材上面的内容,都是一些关于魔法的基础知识,事实上这些东西吴林生自己也一知半解,毕竟他一直到在靠自己的理论在忽悠艾希娜尔。不过好在这个世界对于魔法的本质理解也不是十分透彻,基本每一个学派都有着难以填补的漏洞。

      教完几个基本菜,天也差不多黑了,艾希娜尔没有挑灯夜战的习惯,早早回房睡觉了。吴林生在烛光的映照之下开始印刷。两人忙活了一下午,造出来近百张纸张,一张一张地压制还是需要时间。

      火漆的仿造难度不是很高,盾风徽记只是几个简单图形的组合,几分钟就能雕刻出一个模型出来,而且用于刻字的木块还有很多。吴林生前世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夜猫子,虽然这个世界没有手机网络可以打发时间,但是早睡的习惯没有被带过来,他干脆抽出一点时间再雕刻了几个分割线和贴图,都有鲜明的中世纪的那种花哨感。

      随后他大体确定了一下报纸的排版。页眉用最大号的字体印刷报社名字,虽然叫什么他还没想好。分割线下面先是对于风掠狼袭击事件的说明,大概描述了一下战况,歌颂了一下民兵们为了镇子舍命向前的勇气,还表达了一下对阵亡人员的哀思,用一个单独的版面列出了那些名字,因为其中包含不少重字,吴林生只能再赶刻了几个同字方块。

      最后吴林生又列出了一个板块,刊登了调查的需求信息:

      ————————

      “急聘

      鉴于前天晚上风掠狼袭击事件为镇上带了不小的恐慌,盾风镇领主达克罗大人悬赏狩猎队伍对风掠狼袭击原因进行调查。

      有意向参加者请向培吉尼亚镇长报道登记,同时也可向镇长咨询详情,事后镇长会视个人表现和调查结果对参与者发放库伦奖励。

      有相关冒险经验和实力的冒险家优先。

      四辉永存!”

      ————————

      最后吴林生用盾风徽记做结,但美中不足的是他还是没有想好报社的启动名称应该叫什么,在起名字这方面吴林生一直没有什么天赋。

      最后他决定报社就叫做“新星”。因为实在没有什么想法,刚好新星既可以代表报社在这个世界初来乍到的位置,也暗示吴林生也是这个世界初来乍到的外人。

      草率起名之后,吴林生开始马不停蹄地压制报纸,直到压完最后一张之后,他伸了个懒腰,沉沉睡下。

      新星报社就此成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