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堂软件app下蒌

      “这和我想的差不多,面板系统只是将别人能力抽象为数据化的技能展现出来。这不是意味着,以后我也可能半数据化?”

      齐平心中思考着,他现在的身体肯定没有完全数据化,摔倒了会痛,受伤会流血。

      但是数据化、模块化的技能算不算一种半数据化呢?

      就在齐平思考之际,疤脸李科长站了起来,声音洪亮:“差不多散会了,我去署长办公室一趟,你们在这稍等。”

      卢达明赶忙站了起来,齐平也跟着站了起来,毕竟是求人办事,态度得端正。

      卢达明握着李科长的手,恳切的说:“这事就拜托你啦。”

      李科长一推,哈哈笑道:“别整的这么肉麻,咱们可是一个巷子长大的,你学生就是我学生,把心放肚子里。”

      随着李科长走远,齐平小声感激道:“卢老师,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把我从锡金警署的鸽子笼救出来,我现在估计已经画押流放下层矿区,成了永无翻身之日的矿徒了。”

      卢达明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整理了下齐平的衣服,沉声说:“如果你真的十恶不赦,即使是老师也只能亲手送你去矿区,但你明显是被栽赃的,我不相信自己的学生会偷一幅连卖都没法卖的画卷。”

      齐平有些感动的点头,不得不说,卢达明在自己这件事上可谓是尽心尽力。

      卢达明似乎还有些话想说,欲言又止,这是李科长来了。

      “不辱使命,署长已经签字,杜州大学治安部公章已盖,这是不予执行文书的原件,你放在齐平的档案里。这张是副本,齐平本人拿着。现在跟我一起去技术室,把这定位的铁疙瘩拆了吧。”

      李科长的话好似一道光,让齐平心中暖洋洋的,至少自己不会被抓进鸽子笼,不会到矿井成为暗无天日的矿徒了。

      齐平仔细的看了这带着新鲜油墨味的不予执行文书副本,小心翼翼的折叠,放在自己衣服内侧。

      记忆碎片的【场景重现】功能,已经让齐平深刻了解了下层矿区是怎样的,那样的生存环境,连天幕制造的虚假蓝天红日都没有,犹如阴沟的老鼠,在地下深层的危险矿区打洞。

      那里有很严重的重金属污染和自然辐射,一些高温地区更是没有防护服不能活。

      制式的防护服一般只有耐高温的功能,根本不能防御重金属污染和各类射线的辐射。

      其实换位思考,矿徒们造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无论怎么成为矿徒,一旦成了,几乎终身不可能翻身,如果在矿区有后代,后代也不可能翻身。

      集团的矿井管理处并不直接管理矿徒们的生活,矿徒在矿井的各个分区像老鼠一样生活,打个洞就是家,条件艰苦,寿命短暂,也繁衍出了后代。

      但是,他们的后代依然是矿徒,这是世世代代的挖矿奴隶,没有任何的希望。

      因为场景重现的高自由度,齐平见到了造反矿徒们真实的生活环境,这是几乎没有希望,最可悲的一群人。

      一边想着,一边跟着李科长走进了电梯,五十一区的电梯不像前世的电梯那么干净漂亮,整个电梯就是金属架构,有点像笼子。

      这让齐平回忆起在鸽子笼里的生活,一时间感觉有点压抑。

      好在很快就到了负二层的技术室,这里墙面洁白,灯光明亮犹如白昼。

      技术人员将齐平固定在类似医院的牙科椅,然后开始用仪器敲敲打打。

      “这种技术来自高塔,我们这也只是林研究员懂,还好他今天值班,不然你们还得等三天。”

      另一名大概是领导的人物和李科长说着,李科长和卢老师自然是连连道谢。

      “老李,不用谢。我听说你那有珍藏的豆酒,请我喝点呗。”

      胳膊肘轻轻一捅,李科长哈哈一笑,也不接话。

      卢老师轻轻一推眼镜,笑着说:“我这有一小壶吉州特产的真米酒,您要有兴趣,明天我约上几个朋友,请您和李科长品鉴。”

      他这个人就喜欢交朋友,特别喜欢交有些能力的朋友。

      躺在奇怪椅子上的齐平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眼睛直视着给自己拆卸有可能爆炸脚环的技术人员,很快就浮现出对方的数据信息。

      竟然有一个白色的职业技能【初级强化改装lv3】,确实是个厉害人物,这还是齐平头次看到职业技能,可惜职业一栏显示的是??。

      每一次成功的人类观察,都会让经验条稍微往前,这让齐平很踏实。

      虽然慢,但毫无疑问,这个技能可以升级。

      能通过观察获取信息的技能,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辅助神技了,卢老师和李科长擅长的战斗技能,齐平其实也想要,只是不知道如何入手。

      整蛊、打败好像都不是靠谱的选择,不知道可不可以学习,只是该怎么跟卢老师提?

      难道告诉卢老师,我知道你表面是人民教师,其实背地里是一拳能打爆我狗头的格斗大佬?

      摇了摇头,齐平觉得很淦。

      技术员用手巾擦拭了一下额头,将脚环的某个部位用力一拽,如释重负道:“炸弹取出来了,剩下的用电动切割机直接切断就行。”

      说罢他就起身走人,技术室的领导不以为意:“别介意哈,剩下的是粗活,不需要我们林研究员浪费时间,他一直在忙一个什么机械外骨骼的设计,时间很紧张的。这个活就交给我了。”

      转身,取出电动切割机,刀刃嗡嗡旋转,直接戳到齐平脚环上,火星四溅。

      不一会,哐当一声,脚环落地。

      齐平从好似牙医椅的奇怪椅子上跳了下来:“太感谢您了。”

      技术室的领导摆摆手,和卢老师继续说话,颇有相谈甚欢的意思。

      到了快天黑,卢老师和齐平才从杜州大学治安部走出,卢老师摸了一把汗,低声道:“太能聊了,这个人。”

      “齐平,你现在自由了,恭喜你。但是,你没有洗脱嫌疑,这个嫌疑只要跟着你,你就不可能获得首脑奖学金,也不可能获得杰出学位。简单的说,非常影响你的前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