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艺捆绑会所

      尹扬走到自家门口,他闻着烧鸡的味道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正迫不及待地要打开家门大快朵颐的时候,老李带着三个人回来了,两男一女。

      尹扬情不自禁的向一行人望去,毕竟老李今天说要去解决凶宅的问题。

      “难不成这就是老李请来的专业人士?看这个架势还没有上次的大师敬业,好歹人家看着还像那么回事。

      他对那个周日的正午印象极其深刻,正在赶稿子的他被隔壁的喧哗声吵得无法静心写作。出门一看,隔壁房门大开,很多街坊邻居都在围观。房内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宰了公鸡,舞着木剑,烧着道符,嘴里还念着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意令。

      做派十分复古,和尹扬参与的一部古装剧里道士驱邪的剧情差不多。只是大师杀的公鸡,明显瘦弱了许多,倒像是楼下菜市场里卖的那种营养不良的肉鸡。

      对,就是和他手里拎的烤鸡同款。

      这次老李请来的三个人,比起驱鬼大师更像是一个雇佣兵小分队,而且还是自带美女医疗兵的小分队,每人手里都提了一个银白色的手提箱。

      都穿着深灰色的制服,两个男人脸上的肃杀之气十足,尹扬上次见到这种杀气还是在催稿的总编那里见到的。

      这三个人在尹扬打量他们的同时,也在观察他,似乎想在他脸上找出什么。尹扬瞬间就想结束这场不礼貌的互相观察,反正专业不专业跟他也没关系。

      还没走进家门,就被叫住了。

      “这位小兄弟,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三人中领头的光头络腮胡壮汉问道,能感觉到他的语气已经尽量显得友善了。

      尹扬心想:这还问我,太不专业了,问我也没办法帮你们糊弄过去。

      但还是碍于老李的面子停下了脚步。

      “我是一名编剧,我已经猜出来你要问什么,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半夜没听到过奇怪的声音,没见过可疑的人,没人敲我门,别的没有了。”

      “……”

      “小兄弟,我是想问你隔壁死去的夫妻,生前感情怎么样?有什么喜好或讨厌的东西?毕竟死者家属今天找不到,你是他们的邻居,只能向你确认一下。”

      尴尬的尹扬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回答道。

      “他们两口子感情很好,但有的时候也会吵架。男方的家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两个人欠了一些钱,后来估计实在挺不下去了吧,才发生那样的事……”

      “喜欢的东西么?男人喜欢喝酒,女人喜欢兰花,看她老公给她买过几次,讨厌的东西还真不太了解。”

      “兰花吗……好的,感谢你的配合,如果你想起来什么,可以在今晚十一点前来隔壁找我们。”

      “好的,没问题。”

      尹扬一边随口应着,一边头也不回的奔向了快要冷掉的烤鸡,别说尹扬不知道什么其它信息了,他就算想起来什么也不会晚上去隔壁做客。

      他的生活虽然没有受到影响,也不怕两口子来害自己。但是这种晚上去凶宅和鬼打交道的事,尹扬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很快消灭了烤鸡和啤酒,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

      “嗯,快十二点了,今天可以早睡奖励自己一下。”

      虽然多梦导致尹扬睡多久都累,但是能多睡一点还是好的。

      毕竟编剧写稿子写到天亮是家常便饭,能睡满八个小时已经很开心了。

      幸福的尹扬正要进入梦境开始奇幻之旅的时候,隔壁503室里只剩下了三人小队,没有了老李的身影。

      “从委托者处了解到的情况和我们收集到的情报,现在得出的结论是:这间屋子中是最低级的执念级收容物。两位死者生前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只是不堪压力选择自杀,且房屋内住过的人都只是受到惊吓,并没有实质伤害,房东李先生自己居住的时候甚至没有任何异常。”

      虽然任务难度只有D级执念级,但我们海盗小队一定要遵循猎梦安全法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你们俩也多注意安全,不容有失!”

      客厅中,大胡子在向另外两人嘱咐。

      “明白!”

      短发女队员答道。

      “知道了虎哥,安全法则是要贯彻,但是你这也太小题大做了一点吧,两个都不敢伤人的小执念,还配我们三个一起出手。”

      一个小平头的大男孩儿,一边爱抚着手边的箱子,一边吊儿郎当地戏谑道。

      “还以为是C级任务,能会会幽魂级的对手……算了,正好我的灾祸战锤制作好后还没有使用过,顺便拿他们练手……”

      “够了!你姥姥的赵清平!你忘了上个月,在北苑地下停车场的事了吗?梦魇收容物升级,白鸽小队……全灭!”

      一提到北苑,白鸽小队,在场的另外两人脸色瞬间差了很多,赵清平也收起了漫不经心。

      “检查梦境记录仪和梦境手表,入梦尘准备……”

      这只小队的队长刘虎,队员赵清平,和短发干练的女队员高菲,此时正熟练的检查着手里的箱子和设备。

      “全员准备完毕,行动开始,使用入梦尘!”

      ……

      隔壁的尹扬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能让他这个从小做梦无数的人也认为奇怪的梦。

      他竟然梦见自己在隔壁503的凶宅里,尹扬顿时一惊,但不至于惊醒。

      他向来在梦里都知道自己在做梦,除了极少数的真实梦境。

      而且,这次的梦还是清晰之梦。一切看得都很清楚,思路也很清晰,没有普通的梦那样混沌朦胧。

      隔壁他没有进去过,只是在大师做法的时候和街坊邻居在门口向里看了看。

      那时他只看到了客厅的布局,也就是现在他所在的房间。

      “佛洛依德认为梦是一种映射,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今天早晚两次遇到和隔壁相关的事情,果然就梦到了。”

      尹扬感到十分晦气,但他不怕做噩梦。因为在自己的梦里,他是无敌的。任何东西都是可以随意创造和控制。想飞就能飞,想瞬移也可以,就是有的时候瞬移之后就换梦境了。

      但不怕归不怕,梦到这么真实的凶宅,总归有点犯膈应。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除了客厅以外的房间是什么样的,反正在梦里,那就去转转。不知道能不能看见鬼呢,见到就顺便拍死。”

      尹扬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客卧房门。刚进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这味道真恶心,能在梦里还有嗅觉的情况还真少见。”

      仗着自己在梦里无敌的控制力,尹扬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这里的风格和客厅完全不同,墙壁破败的程度就像废弃了很多年的烂尾房,房间中除了一个破烂不堪只剩下床板的单人床外,什么都没有。

      最诡异的是空气中悬浮着一块块黑色的半透明尘埃,像燃烧后的纸钱灰烬,每块足有成年男性手掌那么大。

      尹扬好奇地伸出手去抓那些黑色尘埃的时候,直接抓了个空,这些东西就像和他分别处于两个位面一样。

      房间中种种诡异的现象,让尹扬失去继续留在这个梦的兴趣。

      “这梦真是又晦气又奇怪,还是换个梦吧。”

      在准备切换梦境之前,他不经意间瞄到了通往阳台的门。

      “从我家厨房能看到503客卧阳台的话,梦中从这里也应该能看到我家吧?”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他推开了阳台门,向自己家看去……

      “这里果然能看到我家厨房,以后我要装个窗帘了,被人看的感觉可不好。“

      ”我晚上啃的鸡骨头还在那扔着呢,看得清清楚楚的。你看我这不是进厨房了么,还穿着这么可爱的睡衣。”

      “?!”

      “什么?那怎么是我?那我是谁?”

      尹扬流下一丝冷汗,看向了自己的双手,毕竟他从来没在梦中梦到过自己。

      “这梦有点邪门,不玩了,切换梦境。”

      ……

      他还在这间卧室里。

      “开个传送门,传送到澳洲。”

      ……

      他还在这里。

      尹扬急忙站在阳台边,一边提防着自己家的方向,一边准备尝试从小在梦里百试不爽的能力——飞行。

      但脚下的刺骨寒风似乎在告诉他,跳出去很有可能会摔死。

      虽然在梦里死了就会切换梦境或者直接苏醒,但是在清晰之梦里体验一次摔成肉饼的感觉肯定不会太好。

      “醒来!”

      ……

      “我去,醒来啊”!

      ……

      尹扬沮丧地停止尝试,在这个该死的梦里,他引以为傲的、在梦中无所不能的能力统统失效了。

      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个梦要么是几种特殊梦境混合成的复合梦境。要么这里,就不是梦……

      “如果这里不是梦,是现实中隔壁的话,那死去的夫妻……”

      想到这尹扬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全部精力都在他身后和客卧相对的那扇门。

      就是主卧室的门。

      也就是两夫妻自杀的房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