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聊天室

      一个漂亮的拐弯,皮卡车稳稳的停在客运站旁边,不远处便是乘客出入口。

      鮌 逝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了书呆子一般的陆学东,急忙打开车门,叫喊了一声:“学东,这边。”

      ᧝ 在出入口的陆学东,正应付着两个摩托车司机,一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转䶡过头来,面露喜色招了招手:“修远。”

      看到즀黄修远,和紧随其后的黄伟常,那两个摩托车司机,也ᾱ知道这生意ꁫ泡汤了,便攸去寻找其他客人。

      þ 黄伟常走过去,麻利地接过뒍行李。

      而黄修远和陆学东俩人,则聊了起来。

      皮卡车再次启动,向埔边镇过去。

      “我还以为你要过几天才来,现在只能暂住我家了。”

      陆学东笑了笑:“没关系,我也不是娇生惯养的人。魷”

      “对了,你来了刚好≙,帮忙搭把手,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黄修远拍了拍额头,一副头疼的样子。

      他事情确实非常多,公司场地、公司䋵注册、人员招聘ꕉ、公司章程、实验室筹办,都是近期需要解决的事情。

      给陆学东接风洗尘,休息了一天。 ྱ

      2旙月13日ჹ,年初八。

      三个实验设备供应商如期而至,双方该谈的롻条款,早已沟通好了,黄修远也没有和剰他们废话,确认b合同没有问题后ᴦ,迅速签署了采购合同。

      将30嵲%的定金,汇款到对方公司的账户。

      然后约定在半年内,交付这些实验设备,这还包含了安装调试,以及日后的笀一部分售后服务。

      搞定三份实验设备采㚳购合同。

      第二天,趁应聘人员没有来,黄修远带着黄思孝、黄伟常、陆学东,四个人一起。

      “小远,这里就是韩海服装厂。”黄思孝给궧他介绍起来。

      位置是在埔边镇隔壁的红草镇,봲和埔边镇紧密相连,厂삗子面积相当大,被围墙包围的范围,目测有40亩左右。

      在厂门口,一个矮胖的中年,带着金戒指和大金链子,看ࢷ到皮卡车停下来,急忙迎上来:

      훃 “黄老板,里面请。”

      显然对方将黄聾思孝,当做主事人了,弄得黄思孝有些尴尬,给对方解释了一下。װ

      黄修远倒是没有太在意,而是观察着场地的情况。 䊳

      看着空荡烣荡的生产车间,第缸一栋厂房旁边,还有第二栋烂尾為的厂房,他来之前,就了解过这个服装厂的情况。

      ꞷ 对方是⸒专门给米国客户代工衬衫的,其实次贷顆危机去年就开始了,作为纯粹的出口型企业,而巾且是毫无ﱫ技术含量的服装代工,面对次贷危机,简直是噩梦。

      服装厂老板韩海,去年上半年刚贷款婀,拿下工厂一旁的20亩地,准备扩大规模,结኶果去年下半年的订单,就整体下降了36%左右。

      而今年的第一季度,情况퍝就更加不容乐观了,其中一个采购商破产了,导致他的一笔尾款收不回来。

      至于订单,直接暴跌㜍到不足去年同期的20%,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贷款的压力,尾뎣款成烂账,外贸贫订单的锐减,还有外国愈演愈烈的次贷危机,让韩海不得不断尾求生。

      黄修远估算了一下,开≳口问道:“韩老板,你打算卖多漲少钱?”

      ➭“3000万。”쥬韩海脱㲋口而出。

      “3000죝万?呵呵!”黄修远笑着摇了摇䊀头:“我看最多200万。”

      䄱 “什么?”ᣜ仿佛被踩到尾巴一样,韩海칭直接跳了起来:“我把地皮卖了,都不止这个数,黄老板是来消遣韩某吗?”

      化依旧淡定的黄修远,喝了一口茶,缓缓陈述起来:“你用服装厂的二十귽亩地和厂房作抵押,向银行贷款了700万,这是事实吧!”

      “额……”韩海顿时哑口无言。

      黄修远的话,仿佛在自言自语:“算上银行利⩾息,拖欠的工璟资,和采购材料的ͷ欠款,请问你还有多少流动资金?”

      ⟍这些话,直击Ꙩ韩海的心底,他额头不知何时,冒出了一层细汗,故作镇定的嘴硬着:

      “黄老板你这价格,没有一点诚意,你不要,别人会要。”

      “是⸽吗?”黄修远直接站起来:“我们走吧!去下一个厂子看一下。”

      说完就向门口走去,黄思孝三人也连忙起身跟上。

      看着没有一丝停顿的黄修远等人,这下子韩海也是着急,他没有想到对方闓这么直接。

      脸色变幻了十几秒,眼着脆黄修远四人,就要走出厂门口,他终于开口了:“黄老板,等一下,等一下。”

      뢣黄修远䍇平淡地转过身来:“韩老板,숉还想留我们吃午饭?”

      “黄老板,万事好商量,这个一口价1500万如何?”韩海追了上来,说出一个心里价位。

      不过黄修远还是摇了摇头:“200万,工厂的债务我承担了,包括银行欠款和工人工资,另外我不要你的设备,成就签涾合同,不成就当㔁我没说。”

      “不要设备?”⵸韩海快速盘算起来,他工厂现在的情况洧,是真的有些难以为继。

      单单是银行贷款的问题,就是一个大麻烦볶,贷款到期为今年的四月份,折合起来的年贷款利率为7᥸.8%,这个还是他找了门路,才拿到的贷款。

      而现在流动资金,都投入到建设新厂房和购置设备,加那一笔尾款烂账,流动资金都空了。

      一旦贷款到期,他拿不쥹出钱来,那作为抵押的20亩地和厂房,就要被银行收走。

      现在不用承펶担债务,又可以带走设备,还有两百万,再努力一下,说不定可以东山再起。ᒴ

      “我同意了。”

      “那就合作愉快。”黄修远伸出逸手来,俩人握了握手。

      中午一起吃了一顿饭,又请了一个律师,双方迅速签订鎿了合同,将韩海服装贸易公司,转到黄修远名下。

      接먜下来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个公司需要更改营业执照、业务范围和公司的其他一些事情,特别是确认债务的转让。

      䇗 当天晚上。

      뀂服装厂的办公室,仍旧灯火通明。

      “孝叔。팻”

      叔“小远,要我做什么?”

      “你和李会计一起,明天开始安排工人回来结算工资,这是裁员名单。”黄修远荡将一份文件递过䵨去。

      忌黄思孝连忙接过去,除矉了四个保安、三个厨房、六个名保洁、一个电工,和眼焱前的李会计等三个财务人员,其他人全埝部辞退。

      “小远,这补偿会不会太高了?” 䛮

      “依瞃法办事,工人们也不容易。”黄修ࢭ远态度坚决。

      其实如果他心够黑,完全可以不给辞⿀退补偿金,因⨐为服装厂的员工牧,绝大多数都没有签劳动合同,属于临时工性质。

      韩海给普工开的工资,每个月才底薪才1200,这个是需要每月完成基本量才可以领,最后就是超出的计件提成。

      䏅就算是每个ჯ月连轴转,工资最多两千多,普遍在一千㋔五百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