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容无双

      他心里非常明白,他自己这几下子虽然和一营长陈俊霖相比,都在一个谱上,但是慢了节拍啊。

      就象下象棋一样,你差那么几步,虽ꃇ然噐明白,但是没用。

      与其㉰说了画蛇添足,倒不如不说了。骤

      所以他压根就没准备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他知道,一营长先打的肯定是鬼子的人然后才是鬼子的物资。

      “马参谋这是谦虚,他是尊重咱们基层㤇干部。我看还是听陈营长说吧,大家听的时候都动动脑筋,都给自己个问几个为什么밐。”

      三营长高明秋接过马参谋的话对大家说。

      这ἷ时候大家听一营长陈俊霖不紧不慢的说:

      圵 “大家说说,现今这个时候啥最金贵?”益

      䡿 一听营长这么问,大家就呼啦一下抢着回答: 㨏

      “机关枪”“子弹”“大炮”펤“钱”“老婆”“爹”“娘”的什么都出赸来了。

      一营长说:

      “我说的是现在,现在什么最金贵,最重要!

      当然是人的命了。

      小鬼子和鱇咱们中国比,差啥?

      흸 差的就是人啊!

      这啥事情都得人去摆弄,没了人不就啥也弄不成了吗?

      小日本就那么点大,也就那么点人,就是现在敞开ⴄ了肚子生,到可以拿的动枪了,不还得个十几年吗?

      我听高营长平时唠嗑,这小日本的男人都去当兵괟了,现在国内干活的全是女人,连配种的都没了,根本就赶不上趟了。

      劳资就瞄着他这点,先消灭鬼子的有露生力量,杀一个少一个。쒺

      쐃到时候鬼子连䃁掩护和埋伏的兵力都没有了,那槴就是劳资♐高兴那天打他的物资就是那天的事情了,吃饱了没事儿干,去打打小鬼子,睡醒了没事儿干也去打打小鬼子,那ၨ时候就咱们说了算了!

      냀 现在咱们先弄他鬼子ូ的人!”

      陈营长这么胸有成竹곾的一说,大家都急着问:

      “营长你别卖关子,你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

      ᕏ ㈅ 一营长陈俊霖接着说:

      “咱们钓鱼得有鱼食儿,打狼得亮䎪出儿子,得有一个有种的班去当这引뵹头才行啊。”

      쳩 一听这话大家就明白了,几个参加会的排长连考虑都没禕有考虑,齐唰唰的一下子站起来,几乎是同时在说,叫给我们排吧ꯢ!㬓

      这也是八路军和고新四军于其他军队不相同的地方꿀,越是危险的任务越有人抢,你抢不回去任务,班长都得寒碜你这个排长!

      钟贵站起来了,手一摆,对几个該排长܀说:

      “冀你们干什么?轮得到ꇍ你们吗鼄?都给老子坐下!䨷”

      ꟼ坐下后的排长们才明白쟔,大家把他当副连长了。他캆现在不就一个班长吗?

      也就一起发难了。萛

      “你一个班长在这耀武扬威的干啥?抢任务也轮不到你啊?”

      “老子刚才是被他一下子懵了,蚣还以为是钟副连长呢?仔细一瞅,걀这不是四班长吗ﴞ?”

      把一营长陈俊霖,三营长高明秋和一连长陈世璞都引的哈哈大笑!

      过去的副连长现뇟在的䚣四班长끤一看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也没有计剈较,抔马上接着说:

      “老子和你们说不着,营长心里比你们有数。我问你们,连长为什么不派你们去监视和骚扰鬼ﴏ子的运输呢?ꡢ 

      북告诉你们,那是连长早就想뺪到这一招了,派俺老钟去就是先閱熟悉熟悉地形罢了,俺是连长早就布好了的棋子。是吗?连长?”

      说着朝一营长把笑的非常非常恭维的一张脸转过去。

      一连长陈世璞把嘴里没嚼烂的一块羊肉吐在手掌里,朝现在的四班长钟贵觼脸上丢去,笑㠈骂着:

      “瞧你那个脸,都快变哈巴倊狗的脸了,老子还想吃薫几块呢,你这么一笑,得了,没有胃口了。

      让我说啊,这任务还真的得让你去,将功赎罪嘛。

      䤠你狗日的ౚ一头黑毛猪,不在开水里滚几个来回,能变白了吗?

      完成不好,劳资就老帐新帐一块算!”

      冦 钟贵也来的实在,他说:

      “到时候不劳你们动手,这点任务还完成不了,老子就自己挖个坑,撒泡尿,自己把头抻进ૐ去闷死得了!”

      “差不多了,”

      一营长陈俊霖说瘀:

       “我不说,大家也差不多明白怎么打了,就是用鱼饵引㝸诱大鱼上钩!

      根据送最近一쥭个阶段的Ć侦察,鬼子现在的零星运输,也是设的套,和咱们现在摆弄的是一回事情,都是鱼饵。

      鬼子想打掉咱们的主力,劳资不着你那个道!

      䲈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为什么叫你们不穿军㴿装,用点破烂枪骚扰了吧。

      豾 你憧要想消灭敌人,点子就得高过他。

      㸫但是鬼子也是小心的很啊,릏虽然咱们궶没有漏出什么破绽,但鬼子还在纳闷着尛呢,怎么一大块肥肉,这新四军怎么就不动心呢?

      怎么不动心?퉳老子早就动心了,这次啊,就给他来个竹子笋子一块砍!

      ➨东西咱们收了,人咱们也不放过。”

      椹 一营长陈俊霖夘接过钟贵讨好的递上的一个酒碗,喝了一口,把쿎碗还给他,说:

      “陈连长说的对,你那身黑毛不褪干净了,指望着这个班长干到抗战胜利吗?

      你这个人,老子还是喜ꔏ欢的,就打仗能玩命这一条,那就豭了不得!

      这个仗我准备这么打,四班长踭你带你们班,军装给老子穿整齐了。

      섟 你们班有挺机枪珷,再펼给你配挺小日本的‘歪把子’。

      ꝷ ‘歪把子’鬼子熟悉啊,一听就知道,从目前情况看,小鬼子也知道,‘歪把子’也就咱们ꇑ新四军主力部队有点,地方部队还真不多。

      劳资就是想让鬼子知道,这一回可䂢是正规的新四军主力部队在打他们。

      你们呢,还是在老地方设伏,我估摸着鬼子会兵分两路越过大车道包隹围你们,我就櫤带一连和九连一排在靠近根据地的上方埋伏,高营长带九连二,三排在下方埋伏。

      你们要问了,为啥你陈营长带四个排,高营长带两个排呢?

      告诉你,鬼子肯定会把主要的兵力投在上边,上边人少了,他看着你朝山里的根据地撤啊?

      马参谋带重机枪,迫击炮占领背后的有利地形,等鬼子撤退逃跑的时候,好好的再招呼招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